【地下情 Love unto wastes】2019✪腦粉影評✪烈火青春…

【可以指是一段簡單的愛情,或是各取所需。不變的初衷應該是脆弱的心靈和卑微的靈魂,在人來人往的大都市裡,即使擦肩而過的陌生人無數,但有誰會真正停下腳步來看看彼此? 大多都是猛烈的撞擊但又無視吧~ 人潮再多再洶湧又如何呢,身體的碰觸只是一副皮囊,被包裏在身體裡的心臟依舊是孤獨的跳動著,碰咚碰咚自顧自的,緩慢有節奏的持續向前。你偶爾會享受微風吹拂過臉龐的舒爽,但沒有辦法忽略夾雜著清新又誘人的綠葉香,枝椏綻放的美麗就像是以為遇見一個可以和自己共識名為愛情的禮物; 沒想到拆開後只是一個空蕩蕩的紙盒,搖晃時發出的轟隆聲,原來只是錯覺而已。我們一定是太渴望,渴望被了解、渴望被擁抱,渴望有個人不畏風雨的堅守對自己的情感、渴望就算大雨淋溼了衣服都不覺得寒冷。可憐的是,愈薄弱的願望愈難以實現,碰撞的只是身體,不是心靈。】

 

《地下情》的故事裡,雖然以一宗未破的謀殺懸案帶出重點,但,欲強調的卻是更深層的寂寞。貝兒成為當時香港百貨龍頭的平面廣告代言人,她陶醉地站在對街人行道觀看了一上午,以及如她所言已經上上下下的整棟來來回回地一遍又一遍看過; 這是她最驕傲且一直期待著的一天。她也將自己和那些知名模特兒相提並論,例如幽幽地坐在床畔邊說著:「我還不習慣香港的時間。」,還有一直戴著墨鏡,與其說是害怕被路人認出來,更不如說是利用一副有色鏡片突顯自己與其他的不一樣。自卑在內心持續膨脹,絲毫沒有因為她拍攝了雜誌內頁或是廣告看板而有什麼不同,這已經是最悲哀的事情; 貝兒內心踏踏實實的知道自己美中不足的缺陷,可還必須假裝忽視那道醜陋的疤痕。而玉屏和淑玪之間若有似無的依戀情愫,也許不僅僅是同性朋友間的情誼,但多了又超越了當時代下的傳統,即使飄渺又虛無,但同時也多了臆想; 淑玲人在異鄉打拼,內心又掛念著台灣的情郎,而世事多變的是,當她在香港有了另一個依靠時,在台灣的正雄又何嘗不是如此。兩方面的相互眷戀和折騰,撕心裂肺又彷彿蕩氣迴腸。《地下情》非意有所指單一主角的情事,泛指在該時代下,所有的男男女女們面對未來的憧憬以及自身期望,更多的是迷惘; 米店小開張樹海就是最好的例子,曾出國留學後返港,也只是守著家中的小米店,可事實上真正為小店張羅大小生意事的,其實是那打少女時期就來工作的女孩。樹海唯一擅長的是拿著小開的名片,在酒吧裡聽聽淑玲唱歌、和貝兒約約會,也不忘和玉屏眉來眼去。

 

《地下情》在《胭脂扣》之前,故事內容勢必為當時投下一枚震撼彈; 其意會的憂愁情感,與王家衛導演是截然不相同的風格。但當主角是落在男主角身上,也就是張樹海 (#梁朝偉 /飾) 和警探藍振強 (#周潤發 /飾)時,描述的細膩感反倒不如描寫女性了; 這從《胭脂扣》和《長恨歌》就可見一番。《地下情》想透過角色們詮釋對愛情的渴望和不知所措略顯簡略,引申出的『只愛自己』反倒有些薄弱; 但結尾停留在周潤發和梁朝偉身上是一畫龍點睛,讓一名癌症末期的警探藍振強語帶強悍的:「我就是想看看你們是怎樣浪費時間、浪費青春、浪費愛情,然後呢? 當你們的時間和我一樣已經流逝到這個時候時,回過頭看一看,都做了些什麼?」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