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 Little Women】2020|悲愴第二樂章|腦粉影評

貝多芬的悲愴奏鳴曲一共三個章節; 在第一樂章時從極緩板到中後開始是強而有力的快板,就像是為一個故事輕輕地揭開序幕。從沉重的和弦展開,再以哀傷的情緒下行,接著像是難以壓抑的感情充滿矛盾和反覆不定來回游走,當不再猶豫時隨之而來的第二樂章,即是為電影《她們》漂浮不定又蠢蠢欲動的心情下了中繼站。喬曾經為了自由和夢想所付出的行動及靈魂,都在弗里卓克教授 ( #路易卡瑞 /飾) 出現後,像是雨後的天空會因為陽光的照射而呈現出橫跨天際的彩虹般閃爍迷人耀眼的光彩。所以教授出現時,電影細心地出現了他在喬家彈奏悲愴的第二樂章,讓前半生都仍在游移的心的喬埋下一個浪漫的伏筆。那些貝多芬在第一樂章就已經給出的鏗鏘有力和跳躍,都是過去式; 來來回回的舉棋不定,幾度音階間的上上下下,以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期待,最終亦不過如此。因為在第二樂章裡是像走過一段回憶後的沉澱,那些讓人悲傷或是懷疑都該有它歸去的方向。所以輕輕彈奏如歌似的柔板,是卸下所有心防的休憩,曾經緊緊封閉著以為不會被打開的內心,原來都只是在等待一個不早不晚恰好的時間。隨著上行愈升愈高的響亮,是一盞指引迷途羔羊的路燈,好似在說「就停下來吧,累了還有這裡可以佇留。」。一聲聲的呼喚、扣人心弦的音律陪伴著喬走在潺潺流水的河岸邊。

 

一個家庭五位女人,她們各有各的特性和夢想,總在適當的時機裡自在徜徉; 即使偶爾嘶牙裂嘴的劍拔弩張,切不斷的血脈相連是注定為彼此張開溫暖的臂膀。你可以看輕一部以女性為視角的電影故事,卻不得不否認堅毅宛如流動在身體裡頭鮮紅色的血液般命中注定; 有的獨立擔當、或是愛的柔情似水又剛強、也會天南地北的走了一回才明白愛情的樣貌、紅顏薄命和天妒英才。《她們》改編自一八六八年的小婦人,才讓觀眾在幾世紀後明白女人該是撐起一片天下的必須。走過風風雨雨、看遍繁華和潮落,當然會有為了夢想遠離家園、也會愛的可歌可泣以為最終的陪伴不過只是插曲、走得獨來獨往彷彿自由價更高,當然忽略若為愛情故…《她們》以喬 ( #瑟夏羅南 /飾)為視角,描述了在一般人眼中看似平凡可當凝聚在一起時撼動人心的情節。瑪格 ( #艾瑪華森 /飾)擁有著驚艷的美貌卻願意甘之如飴的嫁給一位家庭教師,數著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日子再難過,她仍時刻將愛情撼動自己的感受懷抱在心中。艾美 ( #佛蘿倫絲普伊 /飾) 總是跟在姐姐們身後,渴望著被寵溺和愛護,即使現實無時無刻逼迫著她應該長大。虛弱的貝絲 ( #伊麗莎斯坎倫 /飾) 一把病骨頭卻比任何人都還要更強壯,沒有害怕過與命運為伍,雖然從未離開過「家」。但以貝絲為中心的方圓百哩都可以感受到「家」的溫暖,這就是貝絲的溫柔魔力。

 

馬區一家在南北戰爭的歷史下過著貧窮又熱心的生活; 母親 ( #蘿拉鄧恩) 在丈夫決心從軍的那刻起便一肩挑起照顧女兒們的責任,她像是要用盡所有心力般將慈祥和溫暖的氛圍籠罩在所有因戰爭而孤苦的各家庭中。發放食物、照顧其他的孤兒寡母,當男人都在為國家奮鬥時,女人們都在為彼此的家庭奮鬥。即使是唯一的公子哥勞利 ( #提摩西夏勒梅 /飾) 加入,即使曾掀起暗潮洶湧,本是同根生的眾姐妹們又怎會輕易的隨波遂流。母親將一切看盡眼底了然於心,然而世事的因緣際會自有它來去的方向,沉默有時就是最大的安慰。比起為什麼而來,或許我們更該學習著如何讓他過去…《她們》以現在與過去交疊方式呈現,比起平舖直述更帶著濃厚情感承載,我們會從中了解喬決定離家的原因、會看見在艾美倔強的眼神裡發現縱使天涯海角,生命都會有自己的出路; 而當瑪格善解人意的出現,就算連姑媽 ( #梅莉史翠普 /飾) 都冷嘲熱諷的認為瑪格與約翰的結合是「下嫁」,連讓人生脫離貧窮的轉折點都放棄了,她也從未後悔過。貝絲像是渺小的妹妹,蒼白的臉孔下是看盡事態的成熟,命運固然待她輕薄,可她自始自終是高貴的存在。

 

對大家而言,什麼是女人最好的歸宿呢? 在「結婚」與「死亡」間抉擇,是那個世代賦予女性的「重責大任」。《她們》就是獨一無二的新時代,在「生與死」間的心境轉折和畫面交替,都是導演要帶給大家不同於以往的「小婦人」。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