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出口的遊戲 Little Tickles】2019✪腦粉影評✪死去的白天鵝

電影一開始是在全黑的背景中,一名金色及肩短髮的女舞者強而有力地扭動著身體,且恣意將四肢展開到最大,張開的手掌心裡其實空空如也; 她從未真正擁有過什麼,我們單純以為的身體、靈魂、思考,其實都沒有了。奧黛好喜歡畫畫,會乖乖的待在自己的房間裡拿著小黑板塗塗抹抹,她不太吵鬧,稱得上是個乖孩子; 平時文靜的她只有在芭蕾舞課時顯得活潑開朗,她每一次旋轉的大跳躍,都會讓舞蹈老師讚嘆不已。奧黛很快成為舞蹈老師心中排名第一的學生,持續不間斷地要求奧黛的母親填寫申請巴黎學院的表格;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過,於此同時,奧黛一直被父親最要好的『朋友』帶到洗手間玩芭比娃娃的遊戲,這是一個『不可說』的遊戲。在《說不出口的遊戲》中,成年的奧黛面色蒼白,兩眼無神的凹洞,她像個特大號的芭比娃娃,時不時的脫序表演,因為早在更多年前開始吸食毒品。她熱愛在吸食古柯鹼以後像是『暢行無阻』般奔放。

 

當母親在多年後指責著奧黛在沒有考慮過家庭經濟的情況下,就選擇離鄉背景到城市求學,認為奧黛的自私和追求夢想的權力遠遠超越自己,就連在丈夫心中的地位也是。某種層面,奧黛母親思想傳統且控制慾又強,更進一步來說,她應該認為自己目前被困在婚姻裡的種種不幸都是因為奧黛; 是奧黛終止了她也曾經有夢想的追逐、是奧黛的可愛活潑對比自己逐漸人老珠黃的現實、奧黛的自由和未來是母親曾經幻想過但卻已經流失的機會。即使奧黛在長大成人後,在心理諮商師的勸解下,決定向父母親訴說過往經歷的童年,究竟是什麼樣的殘害時,母親居然認為是奧黛在說謊?! 她嚴厲的用最華麗的詞藻來形容奧黛現在陳述的事實是多血腥且不顧及他人顏面,但她拒絕嘗試去想像八歲的奧黛在被吉伯特叔叔帶進洗手間玩『搔癢遊戲』時,是怎麼玩耍的。甚至她曾經隨手拿起一條桃紅色花樣的浴巾,大聲怒罵奧黛為什麼要亂扔吉伯特叔叔『好心』贈送的禮物,一邊嫌惡地說:「又髒又黏黏的浴巾」時,手上觸摸到的是什麼呢?

 

成年的奧黛在能夠跳舞的時間裡盡情揮灑,在沒有舞蹈陪伴的日子裡,就只有毒品。奧黛讓自己身體與精神進入麻木的狀態,即使是一日當中隨機挑選清醒的時刻,只要一回過神,她就彷彿看見吉伯特的臉在自己的手掌中漸漸浮現、立體; 當她躺在床上或是坐在椅子上時,她回想起吉伯特總在幫忙父母接送自己放學回家的時候,要求自己脫下內褲後乘坐在副駕駛座上; 即使吉伯特是帶著自己的三胞胎兒子和小奧黛一起去山間露營,他都有辦法坐在床畔搖醒小奧黛,任憑兒子就熟睡在旁,也絲毫不畏懼,好像只有這麼做才能讓吉伯特更容易勃起一樣。光是在台灣,過去十年來,平均每天都有5.3件『兒童性暴力』事件發生,施暴者超過一半以上的比例都會是熟人,尤其以雙親好友佔多數。『性暴力』這件事情受害者是成年人時已經無法承受,更何況是小朋友,他們不會明白該如何尋求協助或是排解。大多數案例中的受害者都會一直到成年後,才恍然大悟的明白幼童時期經歷的事件有多殘忍; 所以《說不出口的遊戲》裡的奧黛也是到長大後和隔壁鄰居好友瑪努說過經過時,第一次明白原來自己一直堅強的是非常殘忍階段。

 

《說不出口的秘密》是Andréa Bescond和Eric Métayer共同編導作品,且係以Andréa Bescond親身經歷改編。如同影中女主角奧黛一樣,在心理諮商師的勸說下,回到童年時期小奧黛的眼睛再一次地看待整件事情,也唯有如此,才能夠釋放一直被囚禁在黑暗處的童年、才能夠重新看見人生的光明處、學習到擁有愛人與被愛的能力,每一次的擁抱都該是溫暖彼此的心、感受到滿足。

 

:「你好,我叫奧黛。對,是天鵝湖裡白天鵝的名字。是的,最後死掉的白天鵝。」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