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拾光公司 La Belle Epoque】2020|恨之入骨的愛 |腦粉影評

中間失業的插畫家維多 ( #丹尼爾奧圖 /飾) 在兒子的邀請下決定參與一趟『時光旅行』; 創辦『時光旅行』的是兒子從小的好友經營理念,他深信每個人都會有一個特別想要重新回味的年份,也許是某個具有歷史意義的一天、或是你記憶中最想念的時刻,可能是一場生離死別、或是一次初相識的戀愛衝動。畢竟在這個時候維多已經和結縭四十多年的妻子分道揚鑣,妻子再也不想多停留一分一秒在家庭關係中。妻子是一位很懂得打扮的中年女子,歲月一樣公平的在她臉上留下痕跡,但從她的行為舉止以及生活方式和態度,就可以理解她非常跟得上時代腳步,即使是新穎的科技話題或是電腦網路、手機、VR等等,她都積極地鞭策自己前進。相反地維多是一個只想活在回憶中的中年男人,不修邊幅的裝扮和穿著,在再都顯示著自己不願意與時間並行的獨一無二。對妻子而言享受當下是人生活的原因,如果連讓自己愉快的方式都不能盡情放縱開懷,那又有誰可以給自己快樂? 因此,維多在某個半夜被掃地出門,尤其是被妻子怒吼再也無法忍受那套睡衣、這款髮型、打呼聲和說話方式; 我們當然都明白,壓垮愛情的最後一根稻草多半都平凡無奇,絕非當下的一句氣話、一個動作甚至是一個眼神,那些是日積月累在內心中的悶氣無處宣洩,最後就走散了…

 

1974年5月16日在里昂的一間小餐館裡,兩鬢灰白的維多遇見了一位來去一陣風的女孩,女孩口無遮攔的話說方式和一頭紅色的中長直髮,深深吸引著維多的注意,耳邊一首Por una Cabeza高亢又沙啞的嗓音動人地唱出即將扣人心弦的回憶。在下一次見面來臨之前,維多特意染黑了頭髮的色澤,他希望可以更讓女孩發現自己並且印象深刻。隔壁桌則是一對正在擁抱著分別的父子,髮色已經金白色的兒子眼眶泛著淚水依依不捨地和老父道別,沒有人會知道老兒子已經在這趟『時光旅行』裡重溫這幕場景多少次? 而每一次道再見都還是刻骨銘心。老兒子在與維多分享時,維多才明白老父親早已經去世,多年前的與兒子見面之後,老父親在回程途中心臟病發去世,從此兒子只能一次又一次透過『時光旅行』回到這時刻,和老父親多說幾次發生的事情和想念。畢竟這只是一場耗費心力安排的『時光旅行』…

 

當熱情不再你還會願意多留一刻我的笑臉和笑聲,而付出所有剩下的時間都只能流淚嗎? 為了一次愛撫,一點點的溫柔,你還願不願意把從明天開始之後的未來都當作獻給我的禮物? 我們回不了的過去,是時間證明留下的軌跡; 我們相愛過、憎恨過、流淚過後,才明白珍惜眼前人這句話的難能可貴。在品嚐過溫柔的眼神和為了你而散發的佛手柑香味,遺留在餐館門口的那條紅色圍巾,該是我們重新來過的暗示。過去,在維多只有黑白的畫風中,獨獨一抹紅是瑪麗安娜的頭髮和圍巾,正如同她燃燒了熊熊烈火的青春,只為眼前仍年輕洋溢的小夥子而微笑。《美好拾光公司》以『時光旅行』告訴觀眾現在正當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有它出現的原因,每一個時間點都是為彼此的未來埋下的伏筆,再渺小的契機都需要時間發酵的醞釀才是最香醇且美味又口齒留香的別出心裁。

 

維多將從瑪格分飾的角色中去逐漸體會愛情發生的因果,以及學習著自己面對和妻子一樣的難題。而瑪格亦從現實與演戲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尤其在自己愛之入骨的男人眼前,放下身段不該是委屈,而是連繫成一條線以愛編織…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