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心之刀 Knife+Heart】2019✪腦粉影評✪刺心

七零年代起,法國專製同性電影導演安妮的作品不斷陳列在大家面前,然後,這並沒有成功促使更多人接受同性戀者,就連安妮自己和剪接師露易絲的愛情亦相同。尤其是男同性戀們,除了可以在巴黎這個大都市看似容易的做自己,其實更多時間他們必須學會隱藏,還來及等到大家認識他們前,就已經被貼上『錯誤』的標籤。安妮幾乎所有電影內容都是以男同性戀為主,旗下許許多多的男演員們,一夕之間突然成為一位隱形殺手的目標,接二連三兇殘的虐殺行為,終於迫使警方必須介入。《插心之刀》電影開頭是一名美的讓人目不轉睛的少年,熟練的在畫面裡搔首弄姿,當然他也幸運的被選上了; 淺色捲髮略略遮掩住額頭,纖瘦的四肢趴在白色的床單上,他一臉挑逗的轉身看著選上他的男人,泰然自若的背對著他。一場火辣辣性愛即將展開之餘,男人戴著面具,讓人無法輕易看透在面具後的表情,但這並不算什麼,因為他們有著慾望,卻被迫壓抑。沒有想到的是,面具男人在美少年翹起屁股準備享受歡愉時,他拿出一把鋒利的小刀,讓小刀代替自己的性器官,一次又一次強烈又猛壯的插入、拔出、插入、拔出。美少年鮮紅色的血液快速地渲染應該像徵純潔的白色床單。

 

《插心之刀》刺激觀眾的視覺神經,面具人被大眾定義為憤恨同性戀的殺手,他只把安妮作品中的男主角們視為標的物,人人驚恐自危,到最後連家門都不敢踏出。夥伴們紛紛勸誡安妮應該低調,等待鋒頭過後再繼續,可對此時此刻和伴侶露易絲間若即若離的愛情,迫使安妮必須繼續拍攝,才能夠見到心上人露易絲一面。不知道是因為面具殺手的殺害方式太過偏激或是煩惱著與露易絲間的感情,安妮開始斷斷續續的夢見一些沒有原因的畫面; 有時候是男性變成女人、有時候是原本溫柔的舉止突然變得粗暴,早就嗜酒成性的安妮現在更是不離口,彷復只有酒精才能讓自己不安的情緒稍稍得到疏緩。但她開始分不清楚現實和夢境的差別,安妮已經讓自己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兇手到底是為她而來? 還是為了根除同性戀者而來? 無論是因為誰,但是是為什麼?

 

一隻黑色的鳥親吻著安妮是《插心之刀》的宣傳圖,在一個很古老古老的傳說裡,一直遺留在兇殺現場那支黑色的羽毛,是來自天葬的使者; 在現實生活裡,也曾出現過蛻變為人類化身的神秘病變。雖然當男人伸出詭異的手掌撫觸安妮時,安妮無法控制的倒退一步,但她從凹凸不平的肌膚溫度中感覺到許久未曾體會到的平靜和安心。獨來獨往的安妮是都市裡的我們,每每以為掏出真心渴望獲得的回應都是空想; 我們太害怕過於靠近的距離取代我們原以為已經夠真實的生活。逐漸靠近的面孔,假使只是從鏡子裡反映出的倒影就好了,不是嗎?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