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 It Comes】2019✪腦粉影評✪血在呼喚我

中島哲也導演一樣擅長地描述關於「人性黑暗面」的真實,雖然總是用對比艷麗的色彩相互輝映出迷人光澤,但仍掩蓋不了醜陋的事實。《來了》以一驚悚故事情節來影射出在生活裡,每一個人誰不是披著羊皮的狼,偏偏我們都不是單純的小紅帽乖乖走向前去當作食物,我們選擇一起披著羊皮後成群結隊的壯大聲勢,雖然以多對少有點贏的不是那麼君子,但又有誰在乎呢? 大家圍過來關心的是今天誰能夠拔得人氣王的頭籌、或是誰能成為人生勝利組、或是誰才是團體中的領袖,我們對於所有的假象明明都知己知彼,卻又要演一齣棋逢敵手又既生瑜何生亮的爭奪決賽勝出,這個遊戲到底還能玩到多可笑? 在某種形式上,《來了》和《我們》其實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紛紛用不同的方式呈現關於另一個面相的故事; 《來了》不惜用最虛張聲勢的浮誇手法,來言之鑿鑿証明是每個人都兼俱的,就算我們試圖用外力 (例如儀式、趨邪…等) 去改變,都是不可能動搖的事實。「邪惡」與生俱來,差別是你決定是否顯露。

 

「血在呼喚我」電影開頭是一小男孩和小女孩追逐著進森林玩耍的畫面,潮溼的午後天氣,綠色的毛毛蟲像是湧出般紛紛散落在畫面的四周; 緊接而來是掉落在一旁的紅鞋,在此之前,小女孩曾經拉起身上的衣服露出滿佈瘀青的手臂說著:「他總是要來找我,我跑不掉,你害怕嗎? 他有一天也會呼喚你的哦。」,掉落在草叢裡的紅色布鞋已經被雨淋溼積滿水,畫面總在這時就戛然而止。長大成人的秀樹還是時常會夢到這段童年,就連要和香奈結婚了也是,他總是無時無刻散發出活力,像是小團隊中最亮眼的那顆心,當在祖父第十三回祭祀的場合裡,還是有許多長輩讚許秀樹是這個小村鎮眾青年中最成功的一個。

 

★「血在呼喚我」的日文是「血 (ち chi) が ga 私を呼んでいる」; 而秀樹的女兒知紗ちが 唸法和血是相同的發音 chi ga ★

 

《來了》作品分別以各自的角色詮釋一段關於自己的故事; 先是秀樹喜孜孜地迎娶了美嬌娘香奈,接著是獲得新生兒的喜悅,再加上自己是公司的得力助手,於私,他應該還有位偶爾可以小曖昧一下舒壓緩解情緒的女同事。無論旁人怎麼看,秀樹都擁有著人人稱羨的生活,他甚至一心一意地為即將出世的女兒「知紗」設立了一個已經廣為人知的育兒網站,完全十足十的完美奶爸模式。大家最常掛在嘴邊的就是:「完美男人、完美先生、完美妻子、完美工作、完美生活,是集所有的完美於一身的秀樹。」但唯有中島哲也導演會不惜將這樣的一個「完美」血淋淋地剖開來解析,我們才能像是驗證般的確認完美並不存在; 換個方式表達,我們一直都知道完美不該存在的,只是不願意看清現實罷了,畢竟擁有一個想到達成的「完美」夢想,人生才不會顯得漫無目的。

 

最後眾多趨邪儀式非常壯觀,甚至是讓我們也像是身歷其境一樣; 悲哀的是原來每個人都很脆弱,你無法捨棄它,只可以抱緊它,就像是溺水者必須緊握住那唯一的一根稻草一樣,如果放手了,那就是死亡。原來我們最不屑的才是最真實的,而我們又要到什麼時刻才肯看清呢? 每個人都有想要成為旁人目光的私心,只好用盡一切手段,像是必須活下來的本能,絲毫不能懈怠。「生命和死亡是息息相關的」,當你在享受生命時,你會不自覺地想更靠近死亡的界線,所以你可能會殺害一些小昆蟲,像是毛毛蟲或是蝴蝶; 當你即將死亡時,你又害怕的想再與生命多一些些微弱的連繫,人類就是如此矛盾的可笑。

 

【相較於成為旁人眼中目光焦點的閃亮主角,若沒有失敗的例子擺在一起對照,那又該如何評定為成功? 為了能夠選擇光鮮亮麗的生活方式,我們犧牲了些什麼? 如果有一天可以扯下臉上一直戴著的面具,真實的模樣會多滑稽和可笑。晴空萬里之下的幸福美滿家庭彷彿是人生的指標,你必須先抵達一個階段後才能再繼續前往下一個; 而當你可以蒐集齊全所有人生勝利組的象徵獎座時,你有沒有任何一刻在害怕失去手中現有的? 或是因為所有人都是以表象為目標活著的時候,我們充其量也只是進行階段性任務。你戴上的面具是為了表示自己比別人更成功? 還是想炫耀你能人所不能者? 那掩蓋住的現實呢? 是又髒又臭的垃圾已經因為堆積許久而散發出揮散不去的惡臭,你可以清淨周圍的空氣,卻淨化不了心靈; 所有你渴望的、奢求的、厭惡的、不屑的、羞辱的、卑微的、自以為高尚的,只是誰也懶得戳破誰的心照不宣罷了。】當這個社會上每個人都學會惺惺作態的虛偽時,就像是為了求生必須戴著的防毒面罩一樣,差別也許是出廠的品牌是不是LV聯名款、或是某某人氣王加持…等等,雖然搞笑,但是事實。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