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妹 Intruder】2020|現實與幻覺之間,你分得出來嗎?|腦粉影評

《詭妹》以男主角書振因為一場車禍意外痛失愛妻後展開,心繫工作的他在無法獨力照顧女兒藝娜,所以轉而投靠父母親幫忙,四人連同幫傭阿姨同住一屋簷下。雨天的那場車禍意外,卻使終沒能逮住肇事逃逸的駕駛,令書振感到心灰意冷。書振逐將重心在進行催眠治療上,希望透過數次的催眠療程,能讓自己一直利用不同角度的視線幫助回憶起事發經過,就是想還給愛妻一個真相。不可思議的在催眠過程裡,書振反覆地重回童年時期的遊樂園,那天媽媽帶著書振和宥珍兄妹倆站在旋轉木馬前,叮嚀著哥哥書振要牢牢牽緊妹妹,沒想到一連串氣球隨風飛逝讓書振看呆了,等到回過神時,原本握緊的小手已經鬆開,從此妹妹宥珍下落不明。母親與父親發生多次爭執,不停地藉由與上帝懺悔,期盼得到救贖的光明,沒想到書振成年後的車禍意外,雖然帶走了媳婦,卻送回來失蹤長達25年的女兒宥珍!! 對父母親而言,宥珍的歸來宛如上帝的恩賜,雙親沈浸在失而復得的喜悅之中,反而忽略了兒子的喪妻及孫女的喪母悲慟。雖然種種的一切像是奇蹟般地降臨,但是書振仍然獨自守在哀傷中不可自拔,他怎麼有辦法相信母親說過的話:「書振啊,雖然這麼說可能不太好意思。但這就像是天堂帶走了我們的一個家人,卻又還給我們另一個家人一樣,真是讓人太開心了…」

 

自從宥珍回來後,整個家庭都瞬間生氣篷勃了! 母親更是在宥珍安排的物理治療師的幫助下,決定嘗試從輪椅上扶著助行器站起來; 父親一反常態的不再對書振大呼小叫,總是開心地在前院勤練習著早已積滿灰塵的高爾夫球竿; 女兒藝娜的改變最大,之前不分日夜的哭鬧著找媽媽,現在只想牽著姑姑,讓姑姑送上學、接下課、一起吃飯、一同睡覺。也是在這一瞬之間,書振在這個家裡彷彿是多餘的,他更熱衷在催眠治療與工作間,即使同一屋簷下接二連三地發生許多難以理解的怪事,書振都後知後覺了…《詭妹》以宋智孝為賣點,沸沸揚揚地宣傳這部驚悚劇情電影。而其故事轉折方式是鋒迴路轉,即使你以為猜中其一手法,卻還不知其二,沒有觀影到最終,我們都像是書振數度被催眠後的狀態下認為現實就是與幻覺的層層交疊。

 

在伴隨著書振的催眠治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和憂鬱症的籠罩之下,宥珍的奇蹟返家,帶給書振的衝擊力道超乎想像。尤其書振從原本被害者的悲情立場,轉換成為造成家庭緊張氛圍的『加害人』時,一個是情緒陰晴不定的書振、一個是親切和藹的宥珍,劇情宛如一面倒地引領觀眾走向。可是實際上,宥珍的出場完全的同時也令身為觀眾的我們感到不可思議,哭與笑之間情緒收放自如,劇本像是隨時疾筆修正著每一個細微的錯誤。乍看之下以為是《寄生上流》的進階版本,殊不知這恰巧落入編劇及導演的陷阱安排之中。宥珍的歸來有她的目的,只是以世俗標準的金錢來衡量時,實在是失之毫釐,謬以千里…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