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啟動 Inception】2019✪腦粉影評✪最害怕的是將幻滅當成希望

多年後再一次欣賞《全面啟動》才發現當時真的是浪費了電影票錢呀(菸),能夠在一部電影裡將故事由低處往高處層層堆疊起後,又遺留下一個讓人討論至今都還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結尾; 當然我們也可以選擇相信米高肯恩在二零一八年親自解釋當時諾蘭導演說 :「只要有你的場景就是真實的。」這句話來畫下句點,但是眾親友呀~ 事情真的這麼簡單就讓人雲淡風輕嗎? 畢竟結尾時,那個重要的『陀螺』到底是有倒? 還是沒倒? 才是決定一個check結局的『唯一』重點。《全面啟動》真是諾蘭導演超級顛峰之作,尤其是以夢中夢為開頭,如何深入一個人的夢境以致於改變現實生活中的抉擇? 完全神來一筆的故事背景,真是讓觀眾一『秒』都不能鬆懈。

 

由柯比 ( #李奧納多 /飾) 為首的夢境竊盜團在未來的年代裡,該是個炙手可熱的目標; 他們擅長潛入目標人物的夢裡得到在『光天化日』下無法靠偷竊達成的任務。夢境竊盜團隊認為一個人在睡眠時間裡是最脆弱的,所以藉由不知名的高科技手法來參與目標人物的『夢』裡,去發掘重要的秘密。《全面啟動》的開頭非常有趣,一名看起來根本已經老到動不了的老者端坐在長長餐桌的一邊,在山崖下柯比被海浪推到沙灘上,全身濕漉漉的他完全想不起來自己來到這裡的原因,是當他從口中掏出那枚陀螺時,老者緩緩地開口說在自己很久很久的記憶裡彷彿認識這個象徵物,此時,鏡頭轉到鮮明色彩的畫面。這根本是諾蘭導演仁慈心大爆發啊~ 願意用淺顯易白的手法讓觀眾可以簡單地領悟到換了一個時空,雖然我們一直看到了最後才發現這個仁慈真的是最微小的,因為最大的挑戰不是先後,而是真實和夢境的區分。當我們依照導演給的路線緩緩向前時,我們一面驚嘆著堆疊『假』的夢境居然需要耗費如此大的心力,同時也讓觀眾們成為夢境竊盜團的一員,因為我們也正在目標人物的夢境之中。如果今天只需要偷到一個秘密,對柯比團隊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任務,畢竟大多數的人類都還未意識到這將會是一個『局』,我們只會以為這是一個『夢』。偏偏『夢』又該是『自己』造出來的,想當然爾也只有自己才會知道自己的夢境; 但那又該在除了『偷』以外,利用極反差的方式『植入』一個想法呢? 團員成員各個抽絲剝繭的認為必須一層一層地將『植入想法』這件最根本且重要的事情包裏起來,慢慢地透過觀察先瞭解目標人物的日常作息和平日裡的思考邏輯,再透過最在乎卻又最薄弱的方式衝破核心,才能夠放入一個完全不突兀的想法,讓目標人物在『不知不覺』間相信這是自己內心最在乎的緣由。如果事情總是能解決,那就不會總是有位美麗動人的破壞者出現了…那位有著微短捲髮的年輕女子,偏偏總是在任務即將完成的前一分鐘現身,絲毫不費吹灰之力的『終結』目標人物的性命,因為在夢裡人是不可能真正死亡的,就好比你或我一定也都有過瘋狂奔跑被追逐的夢境,每當你正要縱身一跳、或是敵人拿著刀刺向你的同時,我們都會嚇瘋似的驚醒。但這對夢境竊盜團來說,就代表任務失敗。謎般的女子三番兩次的出現,到底是為什麼?

 

綜合各式網路上眾說紛云的『重點』; 最具有說服力的當然是米高肯恩轉述當時諾蘭導演告訴他的說法。其二,網路評論裡有提到關於以為柯比重要物品是陀螺,可實際上是無名指戴的『婚戒』,在現實生活裡,柯比的手指上是沒有任何飾品的,但每當他進入夢境時,左手無名指則會出現一枚戒指; 這個說法很合理的解釋是柯比曾經說過『夢境裡會出現的人物或是環境多半是在清醒時我們參與過的地方,所以在建構夢境的首要條件是,可以相似,但絕對不行完全相同。』所以在進入夢境時出現的戒指,是柯比和妻子還在婚姻狀態裡的自己,因此他每一次重返,都等於是回到當初他和妻子被困在夢境時生活的自己,偏偏那又是一段柯比不願意放下的曾經,導致一而再再而三的讓自己的錯誤不斷的重蹈覆轍。回到現實裡時,沒有婚戒的他是因為妻子已經過逝,而也只有在這段時間裡,柯比才是真真實實的現實生活中。再來,則是菲菲發現,柯比一心一意牽掛著兒女,也是反覆的出現在每一次的夢中,可惜,因為柯比在倉促離開的時候,並沒有來得及等待兒女們轉過頭來說聲再見,所以柯比也總是只能在夢中看見他們的背景,僅此而已。而記憶,也始終停在最後的畫面,姐弟倆穿的衣服分別是粉紅色的洋裝和紅藍黃格子襯衫…那麼電影的最終呢? 弟弟還是穿著那件紅藍黃的格子襯衫和灰綠色的短褲,姐姐彷彿有一瞬間是清楚可辨認在粉紅色洋裝裡,其實還穿了件白色短袖上衣,當然重點是,孩子們轉過身來了,柯比可以緊緊的擁抱住他們。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