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胎 I WeirDo】2020| 剛好我們相愛了 |腦粉影評

我們剛好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相遇了…OCD並不是這部電影真正想要傳達的概念,反而是以OCD的角度去比喻著愛情; 就算是旁人眼中詭異的強迫症患者,都會遇見懂得欣賞自己的另一伴,關於愛情我們最了解的就是『剛剛好這件事』。《怪胎》中的陳柏青 ( #林柏宏 /飾) 與陳靜 ( #謝欣穎 /飾) 都是強迫症患者,在一次固定的SOP採購流程裡,因為柏青習慣去的超市臨時公告整修,迫使他不得不去下一個備案的超市,也是在那裡,柏青遇見了和自己一樣穿著雨衣和戴著防菌手套以及口罩的陳靜。《怪胎》將一段愛情的開始放大譬喻,經由強迫症視角去重新詮釋『正常人』眼中『不正常』的愛情; 但是捫心問問自己,哪一次愛情火花來的天崩地裂,追隨對方到天涯海角,奮不顧身放棄自己熟悉的世界踏入截然不相同的環境時的勇氣,就算對方在外人眼中是不可思議的怪胎,可是當我們正深愛著時,那些缺點都像是被修圖過後的完全,如此地被吸引、如此地耀眼…

 

《怪胎》無庸置疑是一個最常見的愛情故事,只是身陷其中的我們就如同柏青和陳靜一樣,並沒有發現自己有異於旁人之處。在電影中,柏青和陳靜的缺點是強迫症,而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的缺點則是個性,簡單的這樣思考下去,就不難理解這段愛情的發展,也會和我們一樣經歷激情、愉悅、磨合、了解後的分離。但是當局者迷,被遺落下的那一個可能永遠也不會明白,到底是在哪一次的差錯被扣分、踢出場外。我們會哭泣、會委屈、覺得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的孤獨,所以像陳靜相同的選擇死去,好像只有重新來過才能夠得到命運悲天憫人的答案。其實就在『那個時間點』我們才瞬間恍然大悟地去試著『感同身受』,然後捶胸頓足的願意看見『真相』。愛情的真相無需你費盡心機的猜測或是蒐集蛛絲馬跡,大多時候就是單純的不愛了,可是面對曾經許下承諾深愛著對方,我們是千方百計地說服自己不該『輕易』的看見『不愛了』的這個原因。

 

對於《怪胎》的結局網路上眾說紛雲,不過這當然是個開放式的結尾,每個人都會有屬於自己的答案。而我偏向的答案是 : 雖然柏青和陳靜雙方開始就約定好如果其中一個人先痊癒並且拋棄對方的話,就會再多得一種強迫症是重覆的說著『一切都不會改變的、一切都不會改變的…』; 而柏青真的在某一天清晨突然的痊癒了,然後開始回歸正常的生活、一份穩定正常的工作、如大家眼中正常的社交圈。陳靜悲傷的不能自已,痛哭渡過每一個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夜晚,終於在某次回診時醫師為了幫助陳靜解決失眠的困擾,開立安眠藥的處方簽。那一個晚上陳靜看著數月份量的安眠藥,躺在偌大的雙人床中央直直淪陷下去…突然一瞬間彷彿回到那個柏青變成正常人的第一天,只是這次角色換成陳靜自己,而沖洗著第一天相愛的合照又一次緩緩從相機盒緩緩現身…在每一段愛情滋長時候的甜美相對應的是離別該有多傷人,當下我們不是先知,誰也無法預告結局是不是海枯石爛; 我們只能『強迫』自己從分開的那天起『一夜長大』,無論是《怪胎》裡的柏青與陳靜,抑或是『正常人』的我們,誰不是都面臨同樣的問題呢? 而美裕看見那個又再次罹患『強迫症』的柏青時,不過就是再一次的愛情輪迴而已,不是嗎?

 

 

 

 

 

 

 

你問結局嗎?

我想陳靜不會死的,那只是她一瞬間的想法,甚至是吃了藥之後出現的幻覺。也是這樣的幻覺,讓她變換身份成為強迫症被治癒的正常人,所以她才明白,就算今天那個人是自己,她都沒把握可以繼續愛著柏青。柏青呢,他也沒有因為背叛愛情的承諾而被多加一項OCD,影中出現柏青不斷地洗手和喃喃自語著:「一切都不會改變的、一切都不會改變的」只是預告了柏青與美裕間的愛情也終有分手的那一天。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