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永遠沒有辦法成為朋友 – 考克多【聽媽媽的話 I Killed My Mother】多藍2009✪腦粉影評✪2018

【黑白鏡頭慢動作呈現出雨貝內心的真實告白; 當攝影機錄下他獨自出現在鏡頭回憶起對母親的依賴時,卻又無法克制的在彩色的現實生活中瓦解。他愛著母親,但卻又不如愛其他一百個人; 他想保護她,力量強到足以毀掉全世界。在激烈的爭吵後,各自選擇用逃避或退讓的方式隱忍和包容。直到表面的武裝像破碎的拼圖再也無法放上最後一片時,將只能選擇玉碎。】從 #不過就是世界末日 回頭看 #札維耶多藍 導演作品,親子關係間的若即若離,無從割捨也無法靠近。對母親的愛是雙面刃,鋒利的無需劃下,血已將「家」為中心包圍,流出一條護城河。堅守住這個家的存在,但卻傷痕累累的讓人不忍直視。親子關係間的矛盾感,充滿衝突卻又掙扎; 甚至分別以母親及孩子為出發點,探討各自的內心想法。愈是親蜜的人,愈可以毫不費力的傷害對方,字字句句重擊在雨貝和母親的心上,消磨著這個看似堅不可摧的名為家的堡壘。

 

沒有分早晚、沒有分日子,雨貝和母親只要一見面就是針鋒相對; 他們不是不懂得對方心裡最脆弱的那一點,但卻都不想成為爭執後的輸家。內心中最微薄的那道牆埋藏著沒有說出口的原因。雨貝憂鬱的眼神帶著對「家」及「母親」的不信任,而這不信任的因子也將是風雨欲來的擊垮這對母子。彩色和黑白的畫面,就像現實的衝突與心靈上的隔閡; 他們彼此難以承受,卻又無法割捨。雨貝和母親緊緊相繫卻充滿矛盾,暴力反抗的行為充斥在彼此之間。劍拔弩張的氛圍、一觸即發的憤怒,後青春期的雨貝越來越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沒有辦法和其他人一樣; 無論是無法像其他人一樣愛著自己的媽媽,或是無法時和別人一樣去愛異性。「母親」是唯一無法透過自己選擇而決定的,當無法切斷又無法相容時,是不是我們的內心中都存在著一個雨貝。我們只是比他更擅長偽裝自己。

 

也許向王家衛導演致敬的不只是慢動作鏡頭,還蘊含著那與鏡頭渾然天成的背景配樂。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