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快樂愈墮落 Hold You Tight】2019✪腦粉影評✪沒理由,相戀可以沒有暗湧

【像是乘坐在浮雲之上,隨著風的吹向而流動著; 即便走在人來人往的道路上,擦身而過的陌生人都不存在似的; 宛若在水中游泳著,以為和小魚兒一同徜徉,回過神來才發現只是幻想。愛情,終究不是垂手可得、終究不是盡如人意、終究該沒有結局、終究走到無法挽回。你嘲笑著我的墮落,沉溺在情慾中、沉浸在性愛裡。每一聲喘息,都是將我推向更遠離人群的助力; 每一次沉淪,都是叫我看清現實的悲劇。愛與不愛,已經不是同住一屋簷下就算幸福快樂的結局; 我的每一次輕輕嘆息,也換不到你一次回眸和關愛。再苛責,都不如內心為我的快樂和墮落鼓掌著; 與其睜隻眼閉隻眼的繼續虛情假意,不如就睜隻眼閉隻眼的看待愛情。】《愈快樂愈墮落》開頭是讓人震驚的,你以為是一人分飾二角,實際上更像是荼靡; 原來世界上真會有一個和自己神似的另一位陌生人,過著和自己截然不同的人生,又或者說是成全了你內心始終渴望但卻沒有去把握的人生。女主角月紋是形形色色的我們的代表,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正常的收入、總是事不關己的老公; 掌握工作比面對婚姻更得心應手。步入婚姻後,反而更清楚明白自己與先生的差距,以前還有著各自小屋子的獨立空間,一瞬間都要開誠佈公起來; 無論是已經擺滿著樣品香水的小窗沿或是堆疊起來和人一樣高的黑膠唱片,突然針鋒相對的一觸即發起來。剛剛還濃情蜜意地規畫新宅的室內設計,現在宛如兩個陌生人尷尬的在一個空間裡,連一同呼吸著都讓人難受。

 

持續關注關錦鵬導演的電影,腥羶色早已不是重點,藉由情慾衍生出的依賴,用彼此是唯一來形容太過牽強; 而是這一刻因為有對方的體溫溫暖著,可以暫時逃離現實生活裡的不快樂。可大家倒也不是非逃避不可,而是如果可以忽略掉問題,才是輕鬆的。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議題很早就在關錦鵬導演的電影裡體會到,但導演並非搖旗之人,而是藉由電影帶領觀眾逐步踏進這個領域,然後漸漸知道這不過就也只是個愛情故事,性別早就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關乎著心或是寂寞? 亦或兩者皆是。《愈快樂愈墮落》中有一段是在早期台北市的Funky,假若是老台北人肯定不陌生; Funky裡再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都不及和姐妹們掏心肺地討論男人的負心有趣,而會涉入Funky的女人,大抵都和Rose ( #邱淑貞 /飾)個性差不遠,在現實裡是大刺刺以為可以惡狠狠獨立著的新女性,偏偏這種個性又不討女性朋友的喜愛,相反的是可以和男同性戀者們分享情緒。

 

九七正值香港即將回歸之際,眾多香港導演無一不想方設法的拍攝出一段在大環境動蕩不安情境下,人人對未來的迷惘和不安的心情; 雖然沒有辦法經實證來確切提出『回歸』這件事對香港人有多大的影響力,但再微乎其微都會成為一個故事,而且經典的值得再次回味,《愈快樂愈墮落》在部份觀眾眼裡,可能會把它歸類在三級片裡; 但如果你是像月紋般已經對自身的生活和婚姻感到無力,其實無論誰來都好,阿哲也只是剛剛好的出現在這個點上,你說他們真的彼此相愛嗎? 答案其實是寂寞吧!

 

男同性戀阿哲 ( #柯宇倫 /飾) 獨獨愛上總會和妻子一同來到泳池的已婚男升馮偉 ( #陳錦鴻 /飾),可能對自己的性傾向還在猶豫不明究理的階段,他始終不敢和馮偉表白,卻進而攀搭上馮偉的妻子月紋; 月紋充滿活力的熱情感染著阿哲,兩人形影不離地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月紋因為工作要到台灣出差的航行途中,飛機意外失事,已經許久未和妻子聊聊天說說話的馮偉,直至這一刻才明白月紋在自己心中佔有多大分量,他開始深陷在懊悔沒能好好溝通的回憶之中。而阿哲則自責地認為月紋的意外和自己脫不了干係,他倉惶地逃到台北,居然撞見了一名和月紋相同外貌的女人ROSE…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