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 High Heels】2019✪腦粉影評✪如果你真的受傷,就想想我吧

『母與女』大概因為同樣是女人,所以更容易可以相互了解彼此的心、也容易產生誤會與嫌隙,甚至是不知該道怎麼相處; 但總還是會有一方較顯弱者的,做盡一切自己張開手長度距離般寬闊的優點,去換得一道肯定的目光,或是一個發自內心的擁抱。《高跟鞋》裡的主播蕾貝嘉,當在機場等待知名巨星的母親蓓琪時,不斷地攏攏整理自己的頭髮,又小心翼翼地從鮮紅色的香奈兒包裡拿出那對小時候和母親及繼父共遊瑪格麗特島時買的珊瑚貝圓圈耳環。開頭時,是一個長相甜美的小女孩跟在一位美貌的女人身後,同行的還有一位面露煩燥的繼父。蓓琪是非常當紅的歌星,她也非常熱衷在如日中天的演藝事業上,家庭好像是拖累她的產物,她總是不斷地抱怨、不斷地抱怨、不斷地抱怨…蓓琪享受著浮華般的人生,感受著愛情的滋潤,蕾貝嘉很容易變更一個甩也甩不掉的拖油瓶; 所以當她有機會到墨西哥拍攝電影時,蓓琪毅然決然地離開,而且是頭也不回的就這樣過了十五年。

 

蕾貝嘉痛哭失聲掩著臉孔,卑微又憂傷的說著努力一輩子的時間,是為了得到母親蓓琪一次認同的目光。可是偏偏,諸多微小的細節都毫不遮掩的指出在蓓琪心裡,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忽略蕾貝嘉的,無論是從前或是現在。就算兩人併肩站在一起,中間也彷彿是暗潮汹湧的驚天巨浪; 蓓琪如同阿莫多瓦導演賦予的女性獨立主般,擁有自己的人生且不間歇地朝著自己想去的方向走,她直接遺忘自己有個女兒,反正她在乎的只有『自己』。偏偏在蕾貝嘉的心中是非常非常依賴又需要母親的,所以她曾經幽幽地說:「當我很想念妳時,我會到玫瑰谷看看別人模仿妳唱歌或是說話。」、「我親愛的母親啊,我是如此地渴望和祈禱可以讓我們之間的距離近一些。」、「我花了一輩子的時間來模仿妳,結果我只贏了一次,那就是搶走曼奴的時候,但是妳又把他搶回去。你從小都沒有把我放在眼裡,但我仍然深深愛著妳。」這般深沈的對話,卻是建立在一對母女身上。

 

蕾貝嘉終於將自己內心多年對來母親蓓琪的愛與恨毫無保留地說出來,這時候的蓓琪才恍然大悟母女關係不如想像中般地容易。這麼多年來,蓓琪一直刻意的做一個非典型母親的角色,就算回到了熟悉的環境,她仍試圖逃避著母女關係,而這點從她只想搬回從小居住的地下室套房就能夠理解。蕾貝嘉從小就好喜歡母親蓓琪高跟鞋的聲音,一步步咔咔聲傳來,陪伴著蕾貝嘉的童年,她是聽著母親高跟鞋的聲音才能夠入睡的孩子。甚至不惜到最後,蕾貝嘉激動地脫口而出童年往事,才將一直懸而未解的疑惑昭然若揭,而這正是蕾貝嘉向母親宣示『忠誠』的手段; 她是毫不猶豫地將自己、別人、所有可以讓母親歡心的人都當成祭品獻到枱前,只求母親蓓琪可以看自己一眼。就算耍了個小小心機搶奪了曼奴,可又如何呢? 蓓琪也沒有想要他了,只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罷了,不是嗎?

 

一部接著一部阿莫多瓦導演作品集,越來越深刻了解在導演心裡烙印下的母親或是女性的定義,溫柔與剛毅並重地堅強,無論世界發出多大聲的怒吼要和自己為敵,都該抬頭挺胸的繼續向前邁開步伐前進; 途中也許很難過、也許很辛苦、也許挫敗、也許得不到其他人的關心,那都沒有關係,很多事情等待的只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