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麗特 Harriet】2020|我會在前方為你們開路|腦粉影評

堅持! 將你的手放在犁上。堅持! 想要上天堂就聽我教你怎麼做,把那隻手放在福音犁上~ 在1849年仍舊有著奴隸制度,你曾經是被買下的奴隸,那麼你生下來的孩子、你的每一個後代,都將依然是你現在主人的奴隸。當男奴因為年輕力壯的身體可以耗費每一分精力在工作時,女奴的代價除了和男奴相同的工作內容外,也抱括了生兒育女繁衍源源不絕的後代奴隸。這是一個見不著終點的折磨,每當你以為自己即將壽終正寢之際,其實圍繞在身旁的兒女們,都像是代替著你延續著世世代代的工作。莊園主人們多划算,花一次費用可以買到永遠永遠的奴隸。明蒂從小記憶開始,母親就在農莊裡工作,其他兄弟姐妹也是,當女人太多時,主人就把姐姐們往下游賣,而她們永遠都不會再回來…周末日的唱詩,在格林牧師的帶領下,必須要唱出忠誠「奴隸們,在一切事情上都要尊敬你們一主人們,不要僅僅因為他們監視你,亦或是為了討好他們而展露尊敬。而是用真誠的心,用尊敬上帝的心,阿門。」明蒂的眼神總是不禁意的流露出渴望,她想要和心愛的丈夫約翰生下孩子,而且希冀是如同約翰一樣的自由之身。渴望是藏不住的,尤其農莊主人拒絕法律認同給予她的「權利」,被撕碎的律師聲明,是曾經背負著明蒂滿滿的期望。

 

然而故事最厲害的發展就是即使在如此嚴肅的題材下,是藉由明蒂一段段的人生經歷,讓觀眾可以隨著明蒂的腳步,一同抬起步伐迎向自由。在日正當頭時,我抬起胸口看著萬里無雲的天空,我看不著天空的邊際,而我就想隨著天空一路向北。天空看起來那麼地爽朗,怎麼會我的一生就只是佇立在此? 為了未來、為了孩子,我必須奮不顧身地向前奔跑著,穿越黑暗之中的森林、跳下連男人們都畏懼的高橋,我必須穿越過湍息的河流、我要相信在月夜裡最亮的北極星,它會指引我到自由的地方。 當明蒂知道自己試圖爭取的自由已經破滅,她決定為自由放手一搏。當那輛漂亮馬車即將來臨,我就要離開你了。我將在承諾之地與你相會,我就要離開你了,很抱歉我必須離開你。再會吧再會吧~

 

小時候的明蒂總是陪伴著莊園主人的孩子吉迪恩,就像是吉迪恩說的,童年的日子裡總是一睜開眼就看見與自己不相同的明蒂。或許是從小的相濡以沫,吉迪恩在父親的觀念教導下是清楚明白明蒂就是自己的,即使明蒂會和同膚色同種族的男人結婚,不過真正擁有權是在吉迪恩手上,而且除了明蒂本人之外,也包含著明蒂的兒女。吉迪恩就是一個從小生長在富裕家庭的孩子,毋需更加倍努力或是為了證明自己而開拓新的一片天,就這樣安然無事的長大,已是父母親最宏偉的心願。明蒂掙脫的不僅是制度上的束縛,尤其在她千辛萬苦的從自由的北方回到南方家鄉,卻發現自己心心念念的愛人丈夫約翰早在她離開不久後再婚。讓明蒂更深刻且恍然大悟的明白自己不僅僅是為了自身的自由而誕生、也不是因為平白無故從天而降的奴隸生涯,而是這些千辛萬苦又千錘百鍊的考驗,才是明蒂存在的原因。重獲自由後的名字哈麗特,結合了母親、丈夫包容和忠誠的愛,但「摩西」則是一個上帝賦予她的新名。走吧摩西,在埃及的土地上,告訴老法老「讓我的人民走吧。」

 

哈麗特恐懼的不是死亡,是日復一日活在被操控裡。雖然身體是她的、血液在四肢內旋轉、心藏噗通噗通的跳動是維持生命的原因,但她沒有自己的靈魂。無論白天或是黑夜、過去或是未來、甚至是下一代或是再下下一代,即將都是相同的命運,那又何需持續存在? 哈麗特選擇不停地向自由奔跑,帶著同胞往前奔跑,她說「自由? 或是死亡? 」

 

罪人啊你要去哪裡? 你要跑去哪裡? 在那一天,我跑上岩石,請把我藏起來。我跑上岩石,請把我藏起來,請把我藏起來,上帝。在那一天,所以我跑到河邊洶湧而下,我奔向大海,洶湧而下。所以在那一天,我跑向河邊,全身沸騰。洶湧而下我奔向大海,洶湧而下。洶湧而下,所以我奔向上帝,請把我藏起來吧,上帝。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