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英雄 Falling Down】2019✪腦粉影評✪我們都載浮載沉

『美國』多少人心目中充滿著自由與和平的國家; 但種族歧視、性別平等、身份位階…等等都還是充斥在社會的每一個角落,像是提醒著人們那『忿憤的不平』。比起《計程車司機》或是《喜劇之王》的悲鳴,菲菲更喜歡《城市英雄》中慷慨激昂的情緒。比爾從一根棒球棍進一步換到一支摺疊小刀,然後再換到一個運動用品袋大小的滿滿武器; 他真的有想要毀滅掉整個世界嗎? 他沒有,他只是終於咬著牙關也苦撐不下去了,所有的事情都像是『命中注定』的與他作業; 擁擠的高速公路車潮,持續不斷的鳴笛喇叭聲、四周的轎車裡好像同時承載著數百名孩子,尖叫、大笑,悶熱的空氣讓人汗如雨下,溼黏的氣候讓人怒火中燒『再也忍不下去了』!!是比爾內心裡的尖叫和嘶吼,他不顧一切的打開車門,伸手拉了拉領帶,穿越車潮往旁邊的小山丘上走去,他聽不見後面車主搖下車窗對他大喊著:「你要去哪裡?」,他無視這條塞滿各式各樣車輛綿延不絕的堵塞,比爾只想現在、立刻離開這裡。走過山丘後是一間人煙稀少的便利店,他拿起一旁公共電話亭的話筒,熟練地按下一長串數字,聽筒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Hello ? Hello ?」但比爾什麼話也來不及說的『咔嚓』一聲,電話斷了。他心急如焚的拿著一元鈔票想在便利店換把零錢,好讓他能把『想』說的話說完,店員賣弄著不太熟練的英文告訴比爾,想換錢就買樣東西。《城市英雄》的故事開端看起來平凡,但其實每一句對白都藏著玄機。

 

『白色襯衫、打著領帶、拎著公事包』標準上班族模樣的比爾,隨便走在任何一條街道上都與其他人無異,他甚至沒有什麼特殊的表情,好像整個世界的喜怒哀樂他都不想參與,他整個心思只關心一件事情:『我要回家』。在《城市英雄》裡比爾雖然個性強硬,且已經瀕臨崩潰點的『以暴制暴』,但也僅只於此。他對環境的諸多不滿是來自於『不平等』的對待,有趣的是,比爾並非有任何偏激的概論或是會直接衝動的產生功擊性; 他只有在當『依規矩行事』可偏偏規矩又被人不攻自破的前提下會產生厭煩。好比他不能理解為什麼人與人之間無法妥善的溝通? 又或是為何總是有人喜歡大張旗鼓巴不得讓全世界人知道自己是個『性別歧視』的支持者? 或是沉溺在根本天地不容的『納粹主義』中。比爾可以中規中矩的過著自己的人生、享受著『原本』美滿的家庭,也許是他無法從規則裡更委婉的從善如流,說一不能是二的個性讓他成為激進的偏執狂; 而讓偏執成為導火線的原因是接踵而來,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你可以說比爾是一個近乎瘋狂的人,但他同時又按規矩行事,雖然他總是不能明白為什麼要有這麼多的『規矩』? 為什麼人總愛對自己已經錯誤的行為再大言不慚的講成道理? 他也不能理解如果世界可以依照A條例行走的話,為什麼不能有個『比爾條款』? 尤其身為土生土長的『美國人』當張開雙臂迎接各國種族人民到來後,那些人居然『反客為主』再來頭頭是道的嚇斥比爾『這是個自由的國家』。和《計程車司機》的崔維斯或是《喜劇之王》的Rupert相比,反社會的人格障礙才是主因,比爾從腦袋到腳指頭突然之間都不能明白了! 曾經深愛的妻子、自己幾乎奉獻一生努力的工作,轉眼成空,他理解身為一台大型機器裡面的一顆小螺絲釘,當不具有『經濟效溢』後就會被汰換掉; 只是他不甘心,而這份『不甘』就成為種子,在『某一日』特別不順遂的時候開始,燃起熊熊烈火。

 

所以比爾成為《城市英雄》,他炸毀那條始終修不好的下水道、他反將二手商店行老闆一軍、他告訴速食餐飲店的實品就都該圖片上的相符、他讓當地小混混知道人不是好欺負的,也同時在最後一刻用最慘烈的方式讓妻子知道他是深愛著她,雖然也許比爾還不自知環節究竟錯在哪一步。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