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光年 Enternal Summer】2019✪腦粉影評✪是我愛你?還是對不起?

《盛夏光年》起始於一個約定,而到底是未完待續,或是結束,仍回歸到那一句:「你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其實我從那時候開始,就知道你和別人不同。可是我不夠勇敢,不敢與你為伍。』從來沒有人能夠追究出愛情發生的原因,可能那天我們一起站在天台上眺望遠方、或是我們一起走過的沙灘、大概是我們一起畫出那架比我們都還大的飛機、還是我們兩個加起來等於一百分…就這樣我們成為彼此『最好的朋友』,但其實坦白地說『好朋友』這個詞對我們來說卻是不夠的; 一個不斷挖掘自己內心想尋找到真實答案、一個是低著頭不願意承認。至少在《盛夏光年》裡,一直被珍藏著、重視著、保護著的是一份愛情。三個人是太擁擠的關係,可是誰也不願意先認輸放棄『我們都有想守護的人吧,你一直守護著他,那麼我來守護你。』如果可以,那一夜的擁抱真希望就這樣延續下去,到底是藉酒裝瘋還是真心相愛,我都已經不那麼在意; 外面的世界總是很容易讓人受傷,改變不了的是我,那就讓我一個人承擔吧。未來的日子再久再長,我都永遠記得那一夜,是此生我們最靠近同時又最遙遠的距離。

 

:「班長,老師想請你幫個忙。老師知道班長是個乖小孩,那余守恆…老師希望呢你可以去當他的小天使。幫忙他,跟他做朋友。這樣子老師相信啊,不久余守恆就會變成像班長一樣的乖小孩囉。」他們真的變成最好的朋友了,原本品學兼優的班長考試成績越來越落後,太多的時間正行和守恆總是在玩耍,成績不會傳染,但是快樂會。:「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會想如果當時的我能勇敢的和老師說我不願意。那麼現在的我,到底會多得到什麼? 或失去什麼呢?」多得到的是一段回想起來很平淡、很平順,和其他人沒什麼不同的際遇; 失去的是愛的刻骨銘心後的傷痛。正行拉著守恆走向大人們口中乖小孩的道路,形影不離的倆個人就像是一開始說的『最好的朋友』,一路從小學、中學、高中,那一天突然轉學過來的惠嘉則是恰如其份的闖進兩人之間。青春就是摻和著任性、叛逆、奮不顧身且勇往直前的愛; 惠嘉喜歡著正行,但是正行喜歡著守恆、好不容易回到正軌卻發現內心最深處的依賴來自於正行陪伴的守恆、沒有辦法傾訴的愛情,用友情環繞著的正行。惠嘉將兩個人緊密的連繫在一起,卻又吹彈可破的薄弱,每個人都選擇視而不見,將最真實的秘密緊緊包裏起來; 夢想中的台北,繁華的都市、擁擠的人潮、炫目的霓虹,但我們依然孤獨…

 

當守恆在籃球場上奔馳、投籃時,正行總是習慣的坐在一旁的涼椅上,或站在場邊,手中握著的那罐可樂是要給守恆的。守恆很喜歡這樣子的感覺,這是正行特意為自己準備的,那樣明確的重要性。但當有一天是惠嘉和正行肩併肩站在藍球場邊看著守恆練球時,一切就將開始不一樣了,夏天開始苦澀; 一路引領著守恆的正行,後來才明白,真正領導著這一長長路途是守恆。友誼正在產生變化,而且是辛苦的變化,如果單指正行或守恆是gay,不如說他們愛著的只有對方。誰說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孤獨的? 在為愛付出的單向道路上,也許,我們都是孤獨的。最後守恆說出的:「你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對正行來說,會是真正的答案嗎?

 

守恆有多害怕寂寞,他直至現在這一刻都還深刻記得小學第一次和正行變成朋友時,是起源在班導師的安排; 守恆到現在都還記得一個人孤伶伶地坐在空曠的操場中,那樣被全世界孤立的感覺; 他喜歡的是正行總在藍球場外等待著他? 還是只是希望和渴望被愛? 所以他抓著惠嘉也無法對正行放手。一道二選一的問題是正行鼓起最大的勇氣問出口:「我和惠嘉?」。盛夏在那個海岸邊終於宣告結束了,回不去的青春、重拾不了的勇氣、創傷後的結痂、曾經無憂的開懷大笑; 光年指的不是時間,而是你和我之間的距離。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