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車站 Central Station】2020| 世界的盡頭 |腦粉影評

『我看見你眼神中的無助,但是現實的苛苦並不容許我有一顆柔軟的內心。當然你會說這世界該如同你眼裡般的純淨又充滿未來的希望,可是我啊~ 經歷那蒼桑、經歷了沉浮,我看透了人生不過只是生命的轉換詞,不需要有任何憧憬、也不需要有善良,這是我們的世界; 一但你將期待賦予在他人身上時,你會得到的是滿身傷痕。只是孩子,我還捨不得告訴你這些殘酷的未來,我只知道我所過得生活並不足以填補你渴求的一個家庭的溫暖; 當我這麼告訴自己的時候,我竟然忍不住地流下眼淚,當我帶著你走遍近乎半個國家的領土、當我看著你居然聰穎地想出賺錢的方法、當我發現你眼中對我涵蓋的溫暖,我才真正明白自己的歸屬,不只是耗費生命般的簡單。請原諒我,如果我原諒你的任性,因為有你,我發現了我還是可以選擇成為一個相信美好的人。』

 

《中央車站》於1998年上映,當時獲得許多影展獎項。在女主角朵拉滿是皺紋和乾枯的頭髮又銳利的眼神下,我們居然輕而易舉的就被矇騙了,以為她真的只是個脾氣差的中年婦人; 不過,約書亞童稚的堅持和小孩子的韌性,像是不會輕易被狂風吹倒的嫩芽,即使是貧瘠的土地上仍有機會落地生根長成一棵大樹。溫暖的故事情節,從一趟曲折離奇的公路旅行開始,一位在里約熱內盧的中央車站中靠幫忙寫信賺取微薄生活費的婦人朵拉,又怎麼會遇見了一位剛失去母親的小男孩約書亞? 而這趟尋親之旅,好多次機會朵拉都可以扔掉約書亞這塊燙手山芋,為什麼他們一路相陪走到世界的盡頭?

 

在中央車站裡下車的旅客人潮洶湧,如同對照這個世界的芸芸眾生。先是一個胖胖的女人說:「親愛的,我的心裡只有你。不管你以前做過多少過份的事,我都愛你。你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對你的感情永遠不會改變。我等你出來。」這段看似在對她坐牢的愛人的說的話,其實又像是對著我們所有觀眾說,畢竟鏡頭佔滿了整個畫面,她的話彷彿意味著寬恕。接著觀眾們明白了,原來這些人說話的對像是一位奮筆疾書的中年女子,她打扮的非常簡樸,書寫的工作台也只是像學校廢棄的課桌椅,然而這是中年女子的工作,她靠幫人寫信賺錢,她是朵拉 ( #Fernanda Montenegro /飾)。一天,一名少婦安娜牽著小男孩約書亞 ( #Vinicius de Oliveira /飾) 來請朵拉幫忙寫信,收信人是她去外地工作許久的愛人耶穌,但是少婦轉身離開後就因為意外被車撞死! 約書亞緊握住他剛剛不小心被衝撞掉的木製陀螺驚魂未定的站在馬路旁,母親安娜就是停下腳步回頭尋找他才發生車禍的。呆滯的約書亞就這樣流浪在中央車站周圍,一直期待著母親醫好後就會回來找他,然而安娜就此撒手人寰,但是約書亞並不知道…起初約書亞又走返至朵拉的攤位,請求朵拉再幫忙寫一封信給父親耶穌,告訴父親母親病重,快回來! 嗜錢如命的朵拉當然不可能照辦,她揮了揮手像是趕蒼蠅般不耐煩的叫約書亞快快離開,但是數日過去,約書亞睡在中央車站的垃圾堆旁,朵拉終於覺得不捨,她俯身溫柔的問約書亞需不需要食物,以及,要不要一起回家?

 

原本為人非常現實的朵拉在從小就失去母親的溫暖下,反而由內心散發出母性的驅使,答應約書亞要帶著他尋找父親。兩人之間的嫌隙是源自於約書亞到朵拉家的第一個晚上就發現朵拉根本沒有把信寄出去,是個騙子,即使朵拉狡辯說只是因為太忙還沒有時間去郵局,可我們都看見約書亞眼神中不信任的目光。可是一路上他們不斷遇到重重難關時,反而對彼此愈來愈坦誠,同時也是在這趟約書亞的尋父之旅中,他們逐漸卸下彼此的心防,朵拉也尋找到了自己…

 

《中央車站》是一部站在社會最底層的人們追尋人生的夢想和希望所組成的,就算是每一個微乎其微的細節都透露著人類的坎苛及渺小,可是卻讓人動容。因為朵拉與約書亞間一來一往的相互抵抗、互相埋怨、互相傷害到互相遷就和包容,在再襯托出我們都是任憑命運之神擺布的一枚棋子。也是這般寫實又充滿幻想的故事情節更具有深刻人心的張力!!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