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火 Black Coal, Thin Ice】2020|等待一日|腦粉影評

一九九九年和二零一四年先後發生了類似手法的謀殺命案,死者都被分屍後散落全省各處,唯一的共通點都指向了巷尾那間毫不起眼的榮榮干洗店。洗衣女工吳志貞 ( #桂綸鎂 /飾) 有著齊耳的黑短髮和白皙的皮膚、瘦弱的身子像是禁不起風吹。那一年,她還將自己未婚夫的骨灰埋藏在店門口的大樹下,情深義重的讓偵辦員警都陪著她感受著未亡人的悲傷。因為一時的『措手不及』而害死隊友的警員張自力 ( #廖凡 /飾),在意外發生後整日只曉得利用酒精麻痺自己的喪志。說的好聽些是思想周全,講直白點就是莾撞,就連這次也是,啥都不聽的就直衝進榮榮干洗店裡,偏偏看見了吳志貞後就神魂顛倒。究竟是為了辦案或是真愛,真的只有倆人明白。《白日焰火》綻放了兩回,都是在最靠近彼此的心的時候,一次是帶領著吳志貞在黑漆漆的遊樂園裡俯看下方唯一閃亮著招牌的酒店,一次是在距離最遠的時候施放出在烈日下的煙火,只看見一道道濃灰色的煙霧在白濢的天空下劃出一道道『煙火』的痕跡,碰的一聲炸開在心底; 兩次吳志貞都只是泯著嘴微微一笑,這是兩個人之間才懂得的暗號。誰也說不準假以時日,或許男自力就成為了愛的最深切的那個人。

 

不過當各位熱愛偵探型電影的觀眾們欣賞完《白日焰火》後,或許還會有諸多的疑點無法解惑,更貼近的形容的則是想像力尚不能完整發揮 (笑)。如吳志貞坦言丈夫梁志軍在一次搶劫中意外失手將對方殺害,靈機一動掉換身份證件,讓被害人成為自己,而梁志軍則從此活在暗處,過著見不到光的日子。在吳志貞口中的梁志軍是個『活死人』,日夜尾隨著自己像是監視行動般,只要有任何男子接近吳志貞,他就會毫不留情的將對象置於死地。吳志貞面無表情、眼神空洞的望向遠方:「我就是在守著一個活死人過日子。」緊接著兩行淚無聲流下,任誰看了都無法克制住自己為紅顏的怒火。

 

網路上評論一面倒地將《白日焰火》區分為中國版及柏林版,找著這部電影時標榜著是為『柏林版』。不枉費在二零一四年時男女主角雙雙提名第五十一屆金馬獎最佳男女主角名單; 在《白日焰火》中桂綸鎂將一名洗衣女工內心情感和洗練轉折,都透過那一對無辜大眼襯托在寒冷冬季裡的優柔卻又強硬。揭開序幕的是讓人震撼的分屍命案,死者被切割成數塊,分別經由全省各大煤炭車運輸前往各地。有的拾獲一隻手臂、有的是一隻腳就這樣慘白的躺在黑鴉鴉的煤炭運輸道上,極大色彩對比突兀的出現在畫面中央。工人們圍著那隻手臂評頭論足著,誠誠懇懇回答著警官的問題,在一九九九年時,這樁命案震驚社會,也讓警察們卯足了勁各個有恃無恐的蓄勢待發。雖然警方一度攻堅髮廊要將嫌疑犯緝拿歸案,沒想到年輕小夥子氣盛極了,迅雷不及掩耳撿起掉落在地板上的手槍,毫不猶豫的射擊警察! 刁亦男導演一路從《夜車》到《白日焰火》,在故事結構上愈發成熟,形容更貼切的像是『跳躍』,導演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然後逐步剖析在觀眾面前。雖然電影收尾依然總留下茫茫然的大霧給觀眾,可也許這正是導演的特色,比起大夥兒照單全收的接下所有導演想傳達的,大抵是想要切磋一下心電感應,思考著究竟那場煙火的意義? 摩天輪上擠在一方小格子裡的擁吻? 在擠滿遊客的滑冰場裡,又該是誰追上了誰?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