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往事 A Time to Live and a Time to Die】2019✪腦粉影評✪足以慰風塵

雖然生老病死,雖然悲歡離和,事過境遷後的回頭佇望,往事依稀浮上心頭,淚水不禁溼潤眼眶。太多的事情成全了一個大男孩的成熟,彷彿在成人前的每一個時分,都是為了等待著這一刻。假如母親仍然健在、身體依舊安康,阿孝永遠都不會分辨清楚自己人生的方向。他的肩上,從未有過挑起一整個家庭的重擔; 阿孝太享受自由、享受生活,在已知的日子裡,將年少輕狂四個字發揮的淋漓盡致。長姐及長兄的犧牲,在阿孝及父母親甚至是奶奶的眼裡,都是稀鬆平常的小事。是一眼一眼的晃呀,歲月就也這些輕易的從手指縫溜走,希望留下什麼呢? 想要記住什麼呢? 值得慶幸的是,雖然阿孝多半的時間都表現出『天之驕子』不可一世的傲勁,也無所畏懼地拿出藏在煤坑裡的武士刀和人追打、砍殺,可至少母親教育他成為一個懂得體諒別人的孩子。也許會有人說,阿孝不和葉媽媽討回會錢,是太軟弱,但我們倒寧願說他是知足的明白自己擁有的,而那筆會錢既然早在母親活著時就已經被葉太太拿去,多年來母親也未曾嘗試過追討回來,一家子倒也這般的活過來了; 得饒人處且饒人,大概對阿孝而言,就是這樣子吧。

 

套句大姐阿竹的話,阿孝就是運氣好又小聰明,瞎混了中小學時期,居然還能考上省立鳳中; 且大姐阿竹和大哥阿忠都為了這個『算命的說以後會做大官的阿孝』犧牲自己考上的榜首高中、大學,只是要把家用省下來讓阿孝以後讀大學的學費。父親坐在一旁書桌上認真寫著毛筆字,就像是只需要負責拿薪水回家養活一大家子的嘴,其他都無需多言的隔閡,只有母親總是殷殷切切地對孩子們嘮叨著; 以前剛結婚時的日子有多辛苦呀、睡在都是臭蟲的床舖上、為了不被婆婆酸言酸語地說只會生女兒,還抱了一個男嬰回家,不想到二女兒阿琴就在疏於照顧下夭折。偏偏抱了男嬰阿慶,又沒有一起帶到台灣落腳,留在南洋只唸書到小學三年級,也許,這就是該時代的縮影。

 

大遠景、長鏡頭,標準侯孝賢導演式攝影作品。在《童年往事》裡,記錄的都是些瑣碎的事情; 偏偏這些再細微的回憶碎屑又都影響著阿孝,甚至是侯導。從阿孝的童年至學生,看得出來他對於人生的目標感到非常茫然; 祖母總愛叨唸著他『會做大官的命』,所以誰也不疼,只有最寵愛阿孝,幾次都想牽著阿孝『走回大陸』,為的是『拜祖先』。時間對阿孝來說都還不重要,反正每天每天都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來過,有什麼珍貴的呢? 直到母親過世,悲慟感油然而生,他才頓時驚覺時間是匆匆不等人的,所以阿孝在吊唁時痛哭,哭的不只是失去了庇護自己的母親,同時更是責怪自己從未好好承擔該負起的責任。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