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故事 A Tale of Winter】2020| 柏拉圖的輪迴說 |腦粉影評

對費麗斯而言信仰就是愛情。五年前的一場意外的旅程,讓她遇見了這一生注定魂牽夢縈的男人夏何洛,倆人在沙灘上留下不間斷地並列足跡、沖上岸的浪花喚醒沉睡在呢喃中的愛侶、一次次的擁抱、一回回的親吻,即使只是夏何洛溫柔撫觸著費麗斯的髮絲,都能挑逗起全身毛細孔的感官刺激。《冬天的故事》無疑是四季作品之中最輕而易舉擄獲觀眾們的心的電影,畢竟誰不希望走過一趟人生能夠喚回朝思暮想的愛人? 我在你的臂彎裡輕輕地睜開眼睛,仔細地將你臉龐的輪廓在我的內心描繪一遍又一遍。是深遂的雙眸,或是如潭深的情意? 我放縱你在我的身體、我的靈魂漫步留下只屬於你的記憶。當所有人都笑著我的癡嗔時,只有我相信著那短短數日的相遇,已經足夠彌補我獨自守候的夜晚和我等待著你的孤寂。每當我舔拭著傷口,再一次嚐到鮮血的味道,獨特又迷人的刺喉味便可以將我帶回從前,返回到那一年的海邊。最浪漫的愛情、最忠誠的信仰、最全心全意的渴望,當命運之神已經捉弄著彼此各分東西,再見一面的祈禱,該用什麼來交換?

 

盧瓦克與馬克桑斯在知道對方的存在下仍不氣餒地愛著費麗斯,身為單親媽媽的費麗斯雖然對感情的態度開放,但在內心深處依舊為萍水相逢的夏何洛保留著一個位子。日子就這樣過了五年,女兒艾莉斯也在外婆的照顧下快樂的成長,而周旋在兩個截然不同個性的男人之間,終於在馬克桑斯即將拓展新店面時,毅然決然的離開盧瓦克。原本以為應該要一帆風順的愛情,反而在費麗斯與馬克桑斯同居開始後逐漸決裂,費麗斯說:「要有足夠瘋狂的愛情,才能夠讓我和一個男人共同生活。」馬克桑斯只卑微地說著:「我不會用友情或愛情挾持你,我只希望你留下來,別棄我於不顧…」我們享受著孤獨、卻又害怕太過靠近,我們奢望被了解、卻害怕被看穿,我們希望有某個人願意永遠地守護著自己,卻又要假裝不在意。在盧瓦克和馬克桑斯的眼中,費麗斯是道不難解的謎,在她的心裡始終牽著著夏何洛,這是眾所皆知。他們誰也沒有想要挑戰費麗斯回憶中愛情的模樣,但真正讓他們不解的是在給予寬廣的自由之後,費麗斯轉身選擇了迷惘的未來…

 

你知道柏拉圖曾提出一則輪迴說,採用華達哥拉斯派的靈魂輪迴,宣稱靈魂不死,認為靈魂在未轉世進入肉體以前,生活在理念世界中,具有理念的知識; 進入肉體時,由於肉體的玷污,忘卻了這些記憶,通過一些具體事物的刺激,才能再次喚醒不朽靈魂對理念世界的回憶。費麗斯相信現在眼前經歷過的種種一切,都將是為通往與夏何洛重逢的路徑; 所有承受的悲傷、曾經流下的淚水、或是不被諒解的瘋狂且唯一愛情,都將會在她一心一意的追求下得到一個完美的善終。即使命運過去錯將一對相愛的戀人分離,心既然曾為對方燃燒過,那麼餘下的灰燼在隨風飛散的時候,都該能夠喚回迷途的戀人,為愛情的信仰指引一道前往的方向。

 

《冬天的故事》宛如《夏天的故事》裡最終時說的一句:「冬天是最好的季節」。所以《冬天的故事》與氣候相反地以最溫暖、愉悅的方式做為開頭,而真正到了結尾,我們彷彿不約而同的驗證了這句話的真實性『冬天,是最好的季節。』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