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普照 A Sun】2019✪腦粉影評✪一個兒子

有太陽就有影子,而無論陽光是在前或是後,也總還是有人嫌曬的頭疼; 然而若是活在一個終日只有黑暗的日子裡,我們卻又像行走在沙漠尋找綠幻的旅人般,渴望著有一絲絲的光線,來代表前方應該有著『希望』。《陽光普照》算是難得一見的、可以引以為傲的國片內容,至少在楊德昌導演之後,很少有人願意耗費很長的故事線來描寫一個角色。在這部電影裡,每個人的身後都有一段故事,一段以為只要自己默默耕耘著就可以苦盡甘來的故事。

『妳知道司馬光的故事嗎?

『你是說他打破水缸救出另一個孩子的故事嗎?

『有一天司馬光和附近的孩子玩捉迷藏,當他找到一個一個躲起來的同伴後,司馬光很認真的說:「還有一個」。同伴們你看我我看你的仔細地數了數,沒有漏掉任何一個人。但是司馬光還是很堅持少了一個,於是他們慢慢地一直走一直走的尋找著少了的那一個。司馬光帶著同伴們找到了一棵樹,樹下有一個比任何一個孩子都還高的水缸,於是司馬光拾起一顆石頭朝著水缸丟過去。司馬光從破洞的水缸看進去,躲在裡面的孩子,是司馬光自己。』

 

阿文 ( #陳以文 /飾) 只是個駕訓班教練,收入不多,琴姐 ( #柯淑勤 /飾) 是個美容師,傍晚開始出門到酒店為小姐梳妝打扮; 倆人育有兩個兒子,大兒子阿豪 ( #許光漢 /飾) 高大帥氣又聰明、小兒子阿和 ( #巫建和 /飾) 總愛惹事生非、打打殺殺。四個人住在同一間小小的屋子裡面,話卻說得不多,就算是父親阿文為大兒子阿豪送學費到補習班,也總是生疏的遞出駕訓班推銷用的筆記本,淡淡的說:「學費夾在裡面,加油哦!」就轉身離去。這一天,小兒子阿和又闖禍了,他帶著死黨菜頭一人拿著武士刀一人拿著開山刀說要去找黑輪『算帳』。菜頭衝第一個,一踏進人家廚房二話不說就剁下黑輪的一隻手; 琴姐千拜託萬拜託的只求丈夫到法院好好地和法官求情『再給阿和一次機會』。《陽光普照》像是一個社會的縮影,每一個人物是兩個角色的結合; 最強烈的襯托是阿和和菜頭,前者努力地改過自新,希望能朝著未來繼續前進,後者則是死命的抓住阿和的腿,說什麼也要拖著阿和一起承擔所有的委屈。每一個人物都有屬於自己認知的情節,可偏偏無論是家人或是情人或是手足,誰也沒有辦法好好地、完整地說出一個『印象』,腦海裡好像只儲存著片段,關於自己想要記住的片段,拼拼湊湊也不齊全的故事。

 

小玉 ( #吳岱凌 /飾) 十五歲就未婚懷孕被阿姨 ( #尹馨 /飾) 帶到阿和家,要看看『陳建和』是何許人也,讓小小年紀的小玉就懷上了身孕,但小玉卻也是到了阿和家後才知道,阿和已經因為傷害罪被關進少年觀護所。阿和的母親琴姐,也是到了這個時候才知道兒子闖下的禍居然不止一個。兩個都愛著阿和的女人,各自有著不同的心情,卻都同樣地不了解『陳建和』。陽光的確是公平地灑在每一個人的身上,所以你會有影子,而且應該是無處可藏的影子; 怎麼有辦法忽略掉影子呢? 不能一昧地只希望擁有光明而捨棄陰暗。這就像是太極一樣,在大圓裡的黑和白是各據一方的。

 

在欣賞《陽光普照》的時候,肯定很多觀眾對於菜頭這個角色是深深的厭惡,但假使你願意轉個彎來思考,也許菜頭對阿和不全然是恨,而是羨慕。他羨慕在法院開庭時,阿和身旁坐著律師、父親、母親,而自己的身邊只有奶奶; 他羨慕阿和只是輕微的被判刑一年半,而自己是三年; 他羨慕阿和從觀護所出來後可以找到正常的工作,而自己只能拼了命的往最黑暗的地方深掘; 他羨慕阿和擁有妻子和孩子、他羨慕阿和努力地擺脫過去,抬起腳跟奮力向前。因為當阿和愈往『光明的方向』奔跑去時,自己只能夠鬼魅般躲進更黑更暗的深淵。『我們不是有著相似的過往嗎?』這個問號會在菜頭的內心裡逐漸擴大。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