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小桃的信 A Letter to Momo】2019✪腦粉影評✪簡單中的平凡

《給小桃的信》在已經被細田守導演或是宮崎駿監製給養大胃口的觀眾們來說,是相對簡單、平凡的溫馨親情; 不過比照現實面,《給小桃的信》也許是更輕易的能夠融入觀眾們的情緒。也許導演沖浦啓之有嘗試著想要傳遞些什麼,不過細微的線索還不足夠在每個人心裡醞釀,妖怪們接踵而來的畫面,反而更逗趣著讓人不自覺嘴角上揚。或許,這才是《給小桃的信》的精髓吧~樸實及安逸的生活著,就是對在身邊的家人或是逝世的亡者最好的慰藉。在父親過世之後,小桃隨著母親搬回到家鄉小鎮,早已習慣都市文化生活的小桃,對於這座島上居然只有一間雜貨店感到不可思議。還沒撫平失去父親的傷痛,就被要求面對嶄新的生活,對小桃而言,是非常讓人挫敗的一件事情,尤其她總看見媽媽每天梳妝打扮著趕著學習護理師課程,這是更讓她感到孤立的事情。沒想到,閣樓裡一個雕著花邊的美麗木盒裡,居然只藏放著一張妖怪誌,這真是太奇怪了! 完全被嚇瘋的小桃在這時候,壓根還沒有意會出這些妖怪會從紙張裡『活』出來,一起參與小桃在島上的每一天。

 

《給小桃的信》是一部很中規中矩的故事架構; 原本喜孜孜地安排在父母結婚周年記念日的維也納合唱團賀禮,卻因為父親工作上有要緊事而不能赴約。小桃氣急敗壞的說:「你最好不要回家了!」成為絕響,父親真的再也沒有返家; 喪禮儀式過後,小桃在父親書房桌上發現一張寫著「給小桃」的信紙,但是沒有任何更多的隻字片語,就這樣空白白的,讓小桃的內心也空蕩蕩的。藉由雨滴的模樣從『天上』來到人世間的妖怪們,就這樣和小桃『不期而遇』了; 雖然剛開始時,總是讓人不習慣那些『應該要』可愛的嬌怪們,到底為什麼真的長的有點可怕,不過久了倒也是習慣,無論是『青面獠牙』、或是身形瘦長的飢惡鬼、還是熱愛把長長的舌頭伸出來的健忘豆子,都是在忙於工作的母親之餘,最長時間『陪伴』(驚嚇?!)小桃的。然而,力撫悲傷而用忙碌生活療癒的母親,不自覺地和女兒小桃間的相處時間愈來愈少; 沒有母親可以依偎訴說悲傷的小桃,內心的哀愁則是愈積愈深。她們一個是失去了深愛的丈夫、一個是失去了敬愛的父親,偏偏這個往生的角色佔據她們各自內心一個很大的缺憾; 小桃沒有機會再和父親說一聲對不起,為那天因為父親要趕往工作而不能參與的家庭聚會發怒,這個內疚的傷口愈來愈大,已經即將吞噬小桃,她一直非常非常自責,甚至認為是因為自己的一句話,才會讓父親死掉。

 

『妖怪們』在《給小桃的信》中佔據極大的地位,假若他們真的是如口中所說的『空窗期』來保護小桃母女的,那他們真的也是盡最大心力了吧 (哈); 尤其當小桃在面臨母親因為自己憤而離家的舉動,導致在夜裡冒雨奔波氣喘發作之時,她深切地體悟到和父親分離的場景可能再一次出現! 從這段開始,劇情急轉直下,長達兩個半小時的故事終於開始有了高潮迭起,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普遍認為『不夠深入』的原因之一。可這樣的故事背景倒也不會不無張力,相信大家都會一直記得片尾那封隨著飄洋而來的小船上『載』著那封信;『大家一切都好』就是最好的結局。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