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的陰謀 A Conspiracy of Faith】2019✪腦粉影評✪懸案密碼_3

太難想像要活在什麼樣的時代下,會將宗教信仰奉為法律般遵從,甚至可以捫心自問地說這都是神的旨意; 但假若祂真的是上帝,又怎會允諾讓虔誠的信徒們失去摯親之痛?! 或者你們可以言之鑿鑿的認為這是命運的安排。曾經有一個例子在講已經絕症的病人,無論家人或是醫生怎麼勸解治療都不為所動,他認為現在身體上所受的病痛,都是上帝的安排,他只有繼續虔誠地禱告祈求健康; 而當生命臨終之際,他忍不住開口詢問上帝:「為什麼他這麼虔誠的信仰,最後還是敵不過病魔的襲擊呢?」上帝回答:「我知道你很虔誠,我也盡我所能的安排世界上最好的大夫醫治你,但是你不願意接受任何治療。」在懸案密碼第三部《信仰的陰謀》中,總讓人不自覺的想起這則故事。當偏遠鄉鎮的孩子們接二連三的失蹤時,父母一反常態的噤聲,他們很害怕,也願意用盡全部的財產贖回孩子,但卻閉口不談這件事情,甚至還會打電話到孩子唸書的學校說:「已經將孩子安置在某一個國家的親戚家裡。」卻堅決不會報警。

 

在多年後的某天,Q部門的卡爾及阿薩德收到一只漂洋過海的玻璃瓶子,裡面裝有一張已經泛黃且墨水不清晰的紙條,像是小孩的寫作方式,還有許多單字都拼錯了,但還是看得出來這是一封求救信。就在此時,他們發現網路上有父母報案孩子失蹤了,可隨即又撤案,他們依循追蹤到這個小鄉鎮裡,只見爸爸剛毅的臉龐完全感受不到孩子失蹤的驚慌樣,反而神色自若的說著:「我把姐弟倆送到國外的姑媽家了。」卡爾及阿薩德聽到這裡,已經評估出這和瓶中信內其一生還的兄弟失蹤案非常相似,尤其又隱約聽到屋子裡傳來女人的涰泣聲; 但他們不理解的是,為什麼小孩子都不見了,父母卻不願意報警,甚至好像整個鎮上都擁有及維護著一個共同的秘密。

 

被綁架的小女孩Elices家庭是非常虔誠的信徒,他們信奉上帝,Elices還是當地的信使,但就在放學途中和弟弟一起失蹤了!!《信仰的陰謀》導演和前兩部不相同,手法也很明顯的有差異; 從一開始跟著卡爾沒有任何信仰的視角到最後他深入險境要救回小女孩時的天空,畫面從陰霾到清徹,甚至在白雲間些微透出絲絲太陽光線,宛如上帝降臨。直到那一刻,卡爾才認真審視自己過去對於宗教信仰的迷思。『信仰』對人類來說是一種在已知範圍外的無能為力,也許是害怕、畏懼預期外的事物,例如還沒有到來的未來,某種程度上和『信念』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而對卡爾來說,他從未相信因果,他堅持著的是對『現在』直覺,例如當時他下令在後援未到前先進行攻堅; 又或是當他去探望只能躺在病床上動也不能動的夥伴時,他雖然『希望』但同時又看清『事實』。也許就是這樣的個性,卡爾其實不如外表看起來的堅強,當困境來臨時,真相就是他比誰都還脆弱。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