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米納里 (又譯 : 水芹)

《米納里 / 水芹》2021| 我們啊 ! | Minari | Faye

我們啊 ! 懷抱著可以重新來過這一輩子的冀望,遠走他鄉來到人生地不熟也言語不通的國家。這裡的人有著金色頭髮、白色的皮膚,和我們的黑頭髮以及略顯蒼黃的肌膚完全不同,家鄉的人都是口耳相傳著,遠渡過大海洋的另一頭賺的錢幣值好大,只要再更勤奮點,未來的我們啊就可以享享清福,看著兒女成群過上不需要再為錢煩憂的日子。但是人生呀,往往總是事與願違,眼前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我忍不住興奮地擁抱住家人,就在此時此刻起我即將要將夢想踩在腳下,如同過往那些不堪入目的記憶,我開拓著嶄新的未來,並且一步一步地向前邁進。你知道我想要成功的決心是什麼嗎? 當在國外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靠著不知從何而來的盲目的資訊時,我相信我仰賴的是我的智慧,而這正是我們韓國人與外國人的不同,我錙銖必較著一分一毫,我相信我自己,因為我可以…《Minari》( 暫譯 : 米納里 / 水芹 ) 是導演鄭李爍半自傳式電影作品,故事描敘80年代懷著美國夢而移居美國的真實童年。透過《米納里》我們再一次見證了女性堅韌的頑強生命力,隨著丈夫雅各的夢想,一次次遷侈到新的地方; 為了孩子、為了家庭,即使愛情已經逐漸消磨殆盡,莫妮卡 ( #韓藝璃 /飾) 依舊不離不棄,總是咬緊下唇不發一語,眼神中的銳利早已經洞悉一切,卻不說破,數次看著雅各綻放熱情的笑靨,偶爾知足的淺淺微笑…

 

一名清秀臉龐的女子熟練的駕駛著一台小貨車,後座是一對姐弟,姐姐安妮 ( #諾兒.凱特.趙 /飾) 有著超乎年紀的成熟,輕輕安撫著躁動的弟弟大衛 ( #艾倫.金 /飾); 駕駛座的女子跟著前方一輛大貨車,從公路走進蜿蜒的泥濘路,每經過一戶人家再到下一戶人家的距離,是光靠步行走不到的,足以見這座『森林』的寬闊。雅各就在前面那輛大貨車裡,領著司機從城市一路駛到這座農場來,然而眼前所及只是一望無際的草原時,莫妮卡的內心不由得一陣驚慌,小兒子大衛的心臟從出生就不大好,莫妮卡每天總要用醫師的聽診器冰涼涼的輕壓在大衛溫暖的心房上,維持數分鐘的聽著大衛的心跳聲和次數,並且仔細地紀錄下來。可是,現在因為雅各的夢想,全家搬離市區來到這裡距離最近的醫院也要一個小時的車程,莫妮卡擔心了,如同全天下的媽媽一樣,憂慮著萬一有突發狀況的意外時,孩子該怎麼辦。這已經不是夫妻兩人第一次爭吵了,每一次爭吵聲總是天翻地覆的驚醒熟睡中的姐弟倆,安妮一如既往溫馴的安撫著大衛,大衛總是流露出懵懂的神情,半知半解的只知道媽媽很想念自己的媽媽,然後又因為爸爸總是把辛苦賺來的錢送回家鄉給自己的母親感到不悅; 媽媽最常掛在嘴邊的那句話就是 :「到底哪一個才是你的家?」偏偏爸爸總是回答不出來,因為爸爸拿回家的錢不只自己的那一份,也包含媽媽的。有時候被逼急了,爸爸會說:「我是長子,我要養家。」那麼媽媽就會含著眼淚說:「我的家只有我和我媽媽兩個人,我跟著你來到了美國,那麼我媽媽呢? 誰在照顧她?」。姐姐安妮是認識外婆純子 ( #尹汝貞 /飾) ,雖然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不過今天的媽媽很開心的和大家宣布外婆要過來了,媽媽很想念外婆,但是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允許。爸爸肯定是因為自己花了大錢買下農場,深怕會再惹媽媽不開心,所以才順了媽媽的心意吧…

 

純子外婆雖然年紀大了,但終於可以和女兒見上一面,倒是使盡了洪荒之力搬運了很多東西過來,路程的遙遠也敵不過對女兒的思念。當雅各與當地伙伴保羅 ( #威爾.派頓 /飾) 在農場裡翻土、灑種子時,莫妮卡正緊緊擁抱著許多年未見的母親,純子喜孜孜的不斷從箱子裡翻出一樣又一樣的東西,惹著莫妮卡驚呼連連,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又開心的哈哈大笑著,最後純子神神秘秘的掏出一包包裏著層層花布的物品,莫妮卡急忙連聲說著不要不要,純子還是慎重的塞在抽屜中,埋藏在疊好的許多衣服下方。搬到農場的生活不可能一開始就順心,雅各悉心地照料著農場,莫妮卡就到小雞分類工廠上班; 小雞分類工廠是要把每天孵育出的小雞迅速的分出公或母,工廠只留下母的小雞,公的就放進煙囪裡火化。雅各曾經吸著煙對兒子大衛說:「公的就必須勝出,否則就只有被丟棄的份兒。」小大衛心想,這或許就是父親孤注一擲的原因吧!! 純子來到這個家裡,像是為枯萎的家庭注入一股暖流,她不聽信女兒莫妮卡對大衛的病情如何仔細的講解或是各個注意事項,純子喜歡逗著大衛在草地上奔跑著,一路跑到一處小溪流邊。純子曾經帶著大衛和安妮來到這裡,純子沿著溪流邊灑下許多水芹菜的種子,純子說:「水芹菜這種東西只要有水就會自己生長了,無論是貧窮或是富有的人家都會需要水芹菜的,因為它很有營養又很便宜。」

 

《米納里》其實是一則非常簡單的家庭故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男主角是史帝文.連的關係,總是讓人不自覺的聯想到李滄東導演的電影作品,但是相對下實在是溫馨多了。《米納里》裡的畫面構圖非常的迷人,恰到好處的節奏不慢不快的讓觀眾適時的融入進李家; 莫妮卡為人母與為人妻的身份,讓她不得不考量現實要做出對家庭、對孩子最穩定的判斷; 雅各比起像個父親更像是個不願服輸的大男孩,他堅信自己將有一番作為,絕對不僅僅是小雞分類工廠裡手腳最快的一名雇員而已; 大衛與安妮夾雜在母親與父親之間,母親總是掛念著大衛的身體,任憑安妮喪失了屬於該有的年紀的無憂與無慮,大衛似懂非懂的在母親諄諄的告誡下思索著天堂與地獄的何去何從; 純子的丈夫在戰爭中過世,獨力拉拔著莫妮卡長大成人,樂觀開朗的性格不是與生俱來,是因為看盡了世事的無奈與生離死別的哀愁。這一家人克服一次又一次的困境,偏偏老天爺像是捉弄他們般不肯罷休,眼看雅各與保羅的辛苦終於有了豐碩的成果,命運又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考驗著一個家庭生活親蜜又揪心的同化過程。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