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 導演 / 감독님 / 映画監督 / Director 2014_黃金時代 許鞍華導演

【黃金時代 The Golden Era】2020| 我活著、我愛著、我追求著 |腦粉影評

那一日我決定背棄整個家族與愛人私奔到一座陌生的鄉鎮,可惜我意無反顧的愛情換得到了愛人因為家族斷開金錢援助後,偷偷拋下我回家鄉去了。父親知道我被拋棄後,連家都搬了,帶著弟弟和傭人們回到祖宅,畢竟,我丟了整個家族的顏面。那時候我還青春著,飯吃不飽、煙不離手、隻身瑟縮在簡陋的旅舍裡,還因為積欠過多的房款被關在倉庫中。但是上天終究是眷顧著我的,我遇見了三郎,在因緣際會下,三郎成為我的世界中心,我繞著他打轉著。是的,只要天地間仍有三郎的存在,我便不會死,在那一刻我剎那間明白了,原來我活著為的不是別的,只是為了一段足以讓我刻骨銘心的愛情。求生與求死對我來說不過是向前跨越一步或是向後退一小步,眾叛親離、流離失所、一件破棉襖、三餐不濟都不過是生活中的點滴罷了。許鞍華導演藉由《黃金時代》敘述了民國30年代四大才女之一『蕭紅』的傳記電影,原來可歌可泣的愛情是真實存在過的,那樣肝腸寸斷、撕心裂肺; 波瀾壯闊的情海起伏以及深受文壇矚目的才華洋溢,可以吸引一個男人的魂牽夢縈,也可以突顯出天賦與凡人間的相異。蕭紅軟弱又悲慘的一生,細緻且生動,影中人物在大時代流亂中的心靈深處,都還懷抱著一丁點不該屬於這個時代的冀望…

 

蕭紅顛沛流離、寂寞空虛的一生,渴望愛情的滋潤卻總是落空。想擁有被呵護的女人是不想長大的,蕭紅多希望記憶停留在童年時候,對這個世界懵懵懂懂的體會著。可惜她活著時候的生命是挫敗不堪的,「人為什麼活著?」蕭紅直至在戰火中慘澹離世時依舊沒有答案。《黃金時代》以黑白畫面的蕭紅自述著說明自己本名張迺瑩,享年三十一歲。蕭紅在貧困飢荒時遇見了作家蕭軍 ( #馮紹峰 /飾),是蕭軍讓蕭紅相信只要有愛情,現實生活中的問題都將迎刃而解。激烈的愛情讓兩個冥頑不靈的岩石也可擦出火光,但卻不能相互取暖,因為他們各自有菱有角,靠的太近了是兩敗俱傷,徒留下遺憾。蕭紅痛苦、寂寞,時常一個人獨坐在魯迅先生家的小中庭間,只是望著遠方,任憑手指間的香煙燃了又滅。蕭紅的文章作品敘事風格是相當英武,但在處理問題時是感情大過理智,或許每個女人都是如此…蕭軍屢屢外遇,蕭紅沉默不語。說到幸福只得面向過去,或者面向除了墳墓以外毫無任何希望的將來。每個戰士都是如此,我們活在這樣的地方、我們活在這樣的時代…

 

獨自東赴日本的蕭紅依舊時常給蕭軍寫信,一些簡短的日常,原來即使已經分離,愛仍存在蕭紅的心中。「軍 : 這幾天火上的不小,嘴唇又全燒破了。其實一個人的死是必然的,但知道那道理是道理,情感上就總不行…」一盆魯迅先生家長擺放的萬年青,也因為主人的逝世而枯萎,更何況是對重感情的蕭紅呢?! 魯迅先生的生離死別是蕭紅沒有意想到的,她滿臉是淚,哭的也許不僅僅是對亡者的追悼,也包含著魯迅先生是蕭紅與蕭軍在文壇上的提攜者。爾後一夜,蕭紅又提筆了「軍 : 當窗上灑上白月的時候,我願意關著燈坐下來沉默一些時候,就在這沉默中,忽然像有警鐘似的來到我的心上,這不就是我的黃金時代嗎? 此刻! 於是我摸著桌布,回身摸著藤椅的邊沿,而後把手舉到面前,模模糊糊的,但卻確認這就是自己的手。自己就在日本,自由和舒適、平靜和安詳,沒有經濟上的一點壓迫,這真是黃金時代! 是籠子裡的。」彷彿是自此時此刻開始,蕭紅一夜長大,從對愛情強烈渴望的女孩長成一個必須面對痛苦的女人。

 

「花開了,就像睡醒了似的。鳥飛了,就像在天上逛似的。蟲子叫了,就像蟲子在說話似的。一切都活了,要做什麼,就做什麼。要怎麼樣,就怎麼樣,都是自由的。」是的,一切都活了!蕭紅內心深處最大的夢想還不是愛情,而是『一切都活了』! 不但活,而且能永遠的活,突破死亡的最大拘禁。若非如此,那麼人生就是被陰府監禁,生命被苦痛虛空不斷的循環嚙咬著。」蕭紅在面對蕭軍最後的背叛以及蕭軍的指桑罵魂後,選擇與端木共結連理。蕭紅像是放棄了再與世界背道而馳的拉扯,求的是一份平凡夫妻的生活。送走端木前往看似平安的重慶,大抵是蕭紅再也無法多承受一些了吧! 這般無愛的日子,光靠『謝謝諒解』和『成全』是無用的,與其假裝適應著平凡夫妻的生活,相信任何一個女人都會寧願選擇依靠自己便好。有的男人可以陪你走過萬劫不復、有的男人只會殷殷期盼著勸你回頭; 『無愛』是會讓一個女人溺死在自己的眼淚裡、『無愛』是會讓一個注定才華洋溢驚艷文壇的才女,從此靈感枯竭、『無愛』是再也無法將內心裡腦海中那些刻在骨子裡的文字咀嚼轉化成作品的,一段『無愛』的平凡生活,太委屈蕭紅了。蕭紅的愛就該沸沸揚揚,如同她將點燃的煙燙熄在自己的手腕心一樣,椎心刺骨的痛,是奠定文壇的根基啊!

 

我們透過《黃金時代》看著蕭紅從一個異鄉再流浪到另一個異鄉,能夠令她佇足停留的愛情,總是將她推往另一個充滿鄉愁的情殤。蕭紅利用自己的文字,反覆地回味著故鄉和童年,像是祖父或是魯迅先生帶給她的溫暖,她從來沒有從愛人的身上得到。惟有一點一滴的童年視角在看盡世態炎涼後,用憂傷的語氣淡淡地闡述呼蘭河這座小城市裡,一個少女隱秘的憂愁。「我家有一個大花園,這花園裡蜂子、蝴蝶、蜻蜓、螞蚱,樣樣都有。蝴蝶有白蝴蝶、黃蝴蝶。這種蝴蝶極小,不太好看。好看的是大紅蝴蝶,滿身帶著金粉。蜻蜓是金的,螞蚱是綠的,蜂子則嗡嗡地飛著,滿身絨毛,落到一朵花上,胖圓圓地就和一個小毛球似的不動了。花園裡邊明晃晃的,紅的紅,綠的綠,新鮮漂亮。」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