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金馬相關 ◆一家之主

【一家之主 Reclaim】2020| 我們給的愛 |腦粉影評

一位中年女子忙進忙出的,近乎片刻也不得空。才剛結束才藝班的課程,就馬不停蹄的又拎著便當打開家門,丈夫只是坐在一張厚實的古董單人座沙發上,麼麼著:「我今天終於得空幫妳把書櫃清理了一下。」女子才剛放下便當又轉身回頭看見滿地隨意亂堆棄的書籍,她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地再一本一本拾起來、擦乾淨後放回已經空曠的書櫃。畫面中和牆面等大的櫃子,以電視為正中央,兩側及上方分別各有八到十格的均等空格,奇特的是,唯有右半邊的櫃子被清空了,其餘地方都仍塞得滿滿的,是一些精裝書,厚厚的一本又一本並且成套的擺設在書櫃中,似乎想象徵這個家庭的文學涵養和氣質。女子又開始走進走出了,她一邊穿梭在這間不大的屋子裡邊,一手接著電話,那是照顧老母親的看護所打的電話,告訴女子說老母親又擅自偷跑出看護所受傷了。憂心忡忡的女子眉頭深鎖,彷彿在思考著什麼,但她什麼話也沒有說出來,只是徑自地環顧著這間雖然不大,但只剩下自己與丈夫的家。當女子在打掃時,丈夫依舊自顧自的坐在那張厚實的古董單人座沙發上,女子喊了聲:「腳。」丈夫便把雙腳抬起來,讓女子流俐的操控著的吸塵器可以自由的經過腳下。

 

《一家之主》裡中年女子繁忙的生活日常宛如將城市一角的某一間屋子裡的某一位女主人呈現出來,那麼活靈活現,甚至可能是你或我的母親的角色。這也是《一家之主》作品突出所在! 影中寇世勳飾演的丈夫和爸爸就像是我們回到家打開門之後看見的父親的模樣、鮑起靜飾演的中年女子葉老師亦是如此,一邊要擔任丈夫神來一筆的投資顧問(?!)、一邊要擔心出社會的女兒柯佳嬿的感情狀況和工作、還得分心掛念著自己罹患失智症的老母親、兒子又從美國遠端操控著自己打理回台灣後的種種事宜…母親的角色在台灣的社會環境下塑造成一個堅實的銅牆鐵壁,再怎樣天大的問題只要有母親就可以迎刃而解,但是當大家發現母親的重要性時,偏偏都是母親不在家裡的時候。如同丈夫寇世勳整天就是出一張嘴叭啦叭啦的唸個不停,又要嫌棄飯菜做的不如過往、碎唸著鮑起靜總是寵溺著女兒柯佳嬿,再加上想聽從妹妹曹蘭建議投資陰宅、還想養鴿子建鴿舍(?!)…《一家之主》中把寇世勳的角色一點一滴地逐漸加深在觀眾的心裡,我們都忍不住懷疑起自己眼中的母親是不是和影中的鮑起靜一樣,在自己沒有看到的時候都默默接受著丈夫(父親)給的無形的壓迫?! 在只看到片名《一家之主》時,相信許多人都會將刻板印象套用在父親身上,然而透過故事架構觀眾將逐一明白,真正能夠撐起一個家的,往往(大多數)都是女人(妻子、母親)的角色。

 

即使已經進入21世紀,華人社會對女人的傳統要求框架仍舊難以擺脫,《一家之主》將耳順之年的婦女重新燃起自我意識,與向來倚整自己的家庭抗衡; 但是在上承黨國教育、下啟民主時代的生長環境,夾雜在宛如兩個世代間中流砥柱的女人,卻反倒找不著容許自己說話的一席之地。鮑起靜帶著老母親再一次重回童年住所時,海風陣陣吹拂在臉上,兩位年紀加起來都超過百歲的女人,是這輩子最親密的組合,她們相伴一生; 一個是滿懷喜悅的迎接新生命的到來、一個是將必須接受因為時光流逝的生老病死,她們學習著在動蕩的環境裡尋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與價值,無論歲月如何的不留情面,她們都要微笑著面對。

 

導演特別在《一家之主》中安排了一個橋段,故事其中一幕是郵差在樓下按鈴送包裏,女兒卻為情所困而置之不理,甚至因為沒有足夠的現金,又委屈又憤怒的將情緒轉嫁在母親身上,懇求和命令同時並濟地要求母親擺平。在本事裡有特別說明到,這段是一鏡到底的計設,搭配家庭成員的情緒以及門鈴聲響,都在逐步堆疊著觀眾與鮑起靜在焦躁不安的情緒下,顯現出母親在家庭中被忽視的地位。而那一朵朵美麗鮮紅色的玫瑰花,是傳承、是希望、是永不被遺忘的後盾…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