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捲煙 57 金馬相關

【手捲煙 Hand Rolled Cigarette】2020| 潮溼的記憶 |腦粉影評

淡藍色的鐵盒、細碎的煙草、從容而不迫地在關超粗糙的手指間靈活地捲起一支煙來。在舉目望去是迷惘的未來的時候,幾個大男人坐在黃土飛揚的山崖邊,談論著未來的希望、聊著無關緊要的是非,那些已經回不了頭的過去,誰不是負載著沉重的枷鎖過河呢? 眼前看山卻不是山,當逐漸脫序的未來就在眼前展開,他們茫然的不知該何去何從。《手捲煙》以數名華裔軍人在英國政府統領香港時候叱吒風雲,卻在最後狼浿退場; 曾經呼風喚雨的地位變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回不了頭的英雄豪傑,徒留下時不我予的哀愁。關超就是横跨世代的最佳代表,沒跟得上舊時代的退場,從此流落江湖,依靠走私維生。在充斥著各式人種的『重慶大廈』裡,眾700多戶的簡漏小屋子裡,破爛的傢俱、腐敗的氣味,早就壞掉卻又被強壓扣緊的木頭櫃門裡是塵封已久的英勇歷史,無奈的是正如同關超不願意再次回想起,可又眼睜睜擺在面前的不堪。

 

英軍退出時,關超是一支菁英隊伍的頭兒,領著數名患難弟兄們出生入死為英政府報效心力。原本在旁人眼中擁有至高無上的尊崇身份,萬萬沒想到會在香港即將回歸日的倒數中,展開截然不同的人生。南亞來的文尼,在新時代的風口浪尖下幹起古惑仔,在家鄉人人都說香港好,走私、偷渡想方設法都要來到這裡,可惜在香港人的眼中,無論文尼的廣東話說的再好,終究是『局外人』。香港倚靠各國民族融合擠進世界經濟體系的排行榜,但又發自內心不接納『外來者』。移民與遺軍成為新世界電影中新角色的最佳代表,正午日照下才多陰影,陽剛到了底,浴血兄弟情。

 

眼看昔日在麾下的弟兄們各個尋找到自己的出入,關超卻仍然獨自悠晃著,穿梭在夜晚的香港街道上,彷彿白日已不再屬於自己。卑微著感受著自己的格格不入,又放不下過往的尊嚴隨意找個工作糊口維生,他一心希望平步青雲的飛黃騰達。文尼如同所有其他的移民般,對『重慶大廈』有著熟悉的情感,所以在遇到危險的時候,他不假思索地逃難到這裡,熟門熟路地奔跑在其中,擁有和自己相同氣味的外來客們,這是無庸置疑的安全感。『重慶大廈』滿滿著大大小小的商戶,和無數南亞籍的打工者,他們努力地學習著說出流俐的廣東話,卻怎樣也融入不了想像中寸土寸金的香港; 他們被打壓在社會的最底層,既使是如同關超這樣只是遊走在黑白兩道間的無國籍流浪者,都不將他們看在眼裡。多數的外來者會安分守己的賺取微薄的生活費,但當然也有為了賺錢不擇手段的。這些來來往往的人們成為香港土地上獨特的小族群,他們自成一家、團結合作。

 

當文尼因為避難躲在關超家中,不打不相識,都是邊緣人,眼中釘變成鏡中影,他們在彼此身上看到自己。心有稜角,時不時揮拳相抵,而終也以背相靠。在廟堂與街頭勢力夾殺而來,看槍火如花、刀劍無眼,黑道講數,街頭喋血。江湖救急、龍在邊緣,識英雄重英雄,觀眾們透過《手捲煙》看見香港電影最熟悉的風情,唯有在時代的邊緣人,才能再見江湖。一直深藏在關超玻璃櫃中的菸草盒,承載著最英勇又最不堪回首的記憶,風光已不如著,人在江湖不得不低頭; 隨著歲月泛著潮溼氣味的菸草,就像是是吸收著被現實折騰的不成人形的汗水的痕跡。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