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_大佛普拉斯 黃信堯導演

【大佛普拉斯 The Great Buddha+】2020| 黑白 與 彩色 |腦粉影評

阿堯的台語旁白成為《大佛普拉斯》中最經典也最精彩的一環。這是一部描寫社會底層小人物的故事,電影從送葬隊伍吹奏著七零八落的樂器聲開始,接著畫面一轉則變成是一台老舊的資源回收車在撿拾路邊的垃圾,這兩幕共同的角色是主角之一的菜脯,影中菜脯穿著剛剛送葬儀式的服裝跑到醫院去接年邁的老母親。這畫面的衝擊是在兒子穿著長輩最忌諱的喪葬服飾,可是忙著為生活汲汲營營的小百姓,誰又有那閒下來的工夫去兼顧儀容呢? 其一在《大佛普拉斯》中並沒有特別用台詞或是預設立場來強調社會的貧富差距,不過看久了就會明白,整部電影並非全黑白的,而是只有在『有錢人』出場時才會變成彩色的!! 瞧~ 連在電影中的階級制度都如此明確,那又何況是現實人生呢?

 

其二是《大佛普拉斯》中所有的對白台詞都直接以英譯中兼台語呈現,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方式; 當人人都在講求『國際化』的同時,黃信堯導演也將『國際化』融合在裡面了,例如葛洛伯文創藝術中心的董事長黃啟文身兼藝術家與慈善家的雙重身份,設立這間藝術中心為佛像工廠,並從中與許多官員賄賂勾結。這當然是一極大的反差,眾所皆知在現實社會中部份慈善事業型的集團,其實必須犧牲奉獻數百萬的新台幣,才有可能換上那一身『旁人稱羨』的連身旗袍; 救苦救難、莊嚴穩重的大佛,即使多次連番登上新聞版面惹的腥風血雨、眾說紛云,依舊毅力不搖。而這次在《大佛普拉斯》則是將這一段落以極大對比方式呈現,套句阿堯旁白說的:「有影像,有真相。」,再加上啟文、高委員和師姐、天九上人的對話,更是錦上添花的令觀眾忍不住高喊一聲『阿彌陀佛』。

 

再者,黃信堯導演利用了『行車記錄器』的方式讓黑白的菜脯及肚財 ( #陳竹昇 /飾) 可以一窺有錢人的『彩色生活』; 在這裡指的『彩色生活』是別具意義的,縱使只是葛洛伯藝術中心門前那條無論菜脯或是肚財來來回回的走過幾百遍,我們觀眾看見的雜草、柏油路、廠房…都是黑白色的,惟有透過啟文的『行車記錄器』時,才會是彩色的。行車記錄器就代表著有錢人 = 啟文 ( #戴立忍 /飾) 的視角,如果是透過菜脯的視角,黑白的生活中最明亮的『黑色』卻是老闆啟文的賓士車。值得安慰卻又感慨的是導演給了土豆 ( #納豆 /飾) 唯一的粉紅色,因為雖然只是一輛抽獎中的摩托車,沒想到是成為小百姓心目中『身份』的象徵。

 

同時,被諷刺的皆是社會中的『達官顯要』,這樣說可能誇大其詞了些,不過,至少是普遍人眼中認為的正義的化身。透過新聞媒體播報警方巡邏時查獲可疑人士肚財,且因肚財拒捕而發生激烈衝突,在再顯現了警方負責任的工作態度。可當我們反觀由監視器視角帶出的『完整』畫面時,才恍然大悟地明白社會大眾以為的『真相』也許都只是畫蛇添足變老虎。

 

最後『和董仔去衝海浪』就是《大佛普拉斯》的開頭、菜脯以及肚財窺看行車記錄器的高潮和當兩人發現『案件真相』後收尾; 對於菜脯和肚財將一段段畫面拼湊起來後才明白自己『不小心』走到了事件中心,正義不全然是兩人心中的盤算和考量,因為苟延殘喘的生活、世襲制的貧窮,良心值多少錢? 而身為觀眾的我們又真的忍心苛責他們嗎? 肚財又怎麼會想到『面會菜』加的那隻雞腿,究竟是命運憐憫的施捨或是蓄意的安排? 如同當我們聽見護國法會時,從大佛身體中傳來哐哐的聲響時,陣陣的回音是不是代表著當我們剝開『階級』的表象後,真正存放在內心的到底是什麼呢?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