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3_甜蜜蜜(陳可辛1996) ★傳說台藝大電影所必看華語50部★

【甜蜜蜜 Comrades Almost a Love Story】2020| 後來的我們 |腦粉影評Ⅱ

後來的我們什麼都有了,卻沒有了我們。日子最難捱的時刻,我側坐在你的身後,搖晃著雙腳、輕輕哼唱著甜蜜蜜; Goodbye My Love在耳邊響起,你擁抱著你理想的女人,我依偎在我男人的雙臂裡; 我們都以為只有月亮代表我的心才是真正屬於彼此的旋律,偏偏當音樂迴蕩在耳邊時才發現是除卻巫山不是雲。2019年第一次欣賞《甜蜜蜜》,2020年的今天再次按下播放鍵重溫《甜蜜蜜》,事隔不過短短一年,感觸卻已大不相同。阿翹和小軍之間數次的擦肩而過,都是在彼此最美好的時刻; 當真正重逢之際,彷彿時間倒轉回到『重新來過』。電影收尾在開頭的1986年3月1日,原來命運早就埋下了日後的伏筆,只是身陷其中的我們依舊渾然不知。當阿翹和小軍搭乘著同一班次列車抵達香港這座遍地黃金的城市時,兩個人都充滿著理想和抱負,一個頭也不回地向前衝、另一個則是迷惘的看著十字路口,那時候就注定了截然不同的性格的兩人在未來的人生路途中,必定將經歷數次的擦身而過。

 

阿翹的個性鮮明襯托出小軍的木訥寡言、豹哥鐵漢柔情與小婷的女性自覺,四位主角從1986年直到1995年交錯在對方的生命中,有的如曇花一現的凋落、有的如細水長流,可能是含苞欲墜或是執子之手。當阿翹再與小軍重逢時,電影配樂響起月亮代表我的心,然而那時是白日,沒有月亮,只有太陽; 就算到了深夜下起大雨,更無遑月亮在哪兒了,徒留的是小軍剛許下的誓言隨著雨水滑落臉龐,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怎麼抵得過阿翹一個女人的肝腸寸斷?! 阿翹將要告別的話吞回肚子裡,眼前的豹哥不復當年的耀武揚威,但在阿翹看似堅強的外表下,仍然只是個還留在家鄉做夢的小女孩,如果失去了倚靠的肩膀,依她過去勇往直前的性格,是不足以阻撓阿翹的決心的。跟隨一個男人浪跡天涯需要多大的勇氣? 小軍的決心下的太遲了! 曾經如夢似幻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寂寞陪伴,偏偏小軍經過數年後才明白,當時阿翹曾給過小軍機會的,但是小軍堅持著來到香港的理想…

 

小婷的畫面不多,卻震撼著我們的心。她留在家鄉天津等待著愛人小軍達成理想後,再遠嫁香港。小婷面對著小軍已經支離破碎的承諾時:「如果你沒有來到香港,就什麼事也不會發生了。但是你到底來了,然後她也來了,最後我也來了。」《甜蜜蜜》勾勒出一段在大時代下的愛情故事,宛如一座城市殞落的《傾城之戀》; 一封我也難過的的告別信,粉碎了小婷的愛情、一艘一去不復返的漁船,載走了小軍的夢想、一根燃起的香煙,宣判了阿翹的死刑、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讓人是全非的淪落人再一次重逢。

 

如果幸福是愛情,那麼遺憾也是; 如果經歷是愛情,那麼記憶也是。小軍的姑姑Rosie即使年華老去,也都叨唸著威廉帶她去半島酒店,她甚至偷了刀叉杯碟紀念這一天。但是迫於現實的無奈,Rosie只能一輩子懷抱著吉光片羽般的愛情記憶:「不過不要緊,我記得就好了。」那段露水姻緣成為Rosie腦海中最美麗的星光璀璨。「我們,回不去了。」十年的風雨、十年的漂泊無依、十年的等候,才讓命運寬容的讓彼此都願意為對方佇足停留。

 

在《甜蜜蜜》裡,每個角色的愛情都獨一無二且真誠。愛情往往會在命運裡被渲染,但甜蜜也會在愛情裡的各種滋味中逐漸放大…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