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 導演 / 감독님 / 映画監督 / Director 2012_桃姐 許鞍華導演

【桃姐 A Simple Life】2020|最簡單卻最雋永|腦粉影評

我從來不知道我從小是在妳的背彎裡長大、我已經忘記多少次的分離而妳總是用最熟悉的方式等待我、我習慣了與妳相處的珍貴回憶,即使我太晚才明白。妳堅持到了最後一刻,堅持到我已經足夠讓內心裡任性的小男孩長大成為大人,當父母都不能理解我的夢想時,只有妳偷偷地幫助我。比起母親,妳更像是我的媽咪,雖然沒有血緣上的關係,但妳的存在已經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家裡永遠有一碗甜湯,那是放學後我可以帶著同學一起來家裡玩的原因、早餐永遠有老火煲湯和熱騰騰的稀飯,妳不會忘記我獨愛清鱸魚、也會記得我偶爾嘴饞嚷嚷著要吃蟹黃,妳會一邊麼麼我要注意三高,但卻又會在我返家的時候默默端上飯桌,妳最懂我了,這個世界上只有妳比我媽咪更疼愛我。《桃姐》從小出生貧苦,後來又輾轉被收養,再被安排到梁家幫傭,那一年桃姐才13歲。她懂得沒有比13歲的我們多多少,但是她開始操持著一個家的事務,從採買、烹食、帶孩子,梁家一家四代都有桃姐的陪伴,從未有人料想到生老病死同樣也會發生在桃姐身上。或是說當一個人的存在已經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時,我們不願意也不想去想關於『死亡』這件事。

 

《桃姐》的故事展開直接從第四代羅傑 ( #劉德華 /飾),片頭是一個男人拖著一卡行李箱獨自站在冷的發抖的火車站等候列車,從列車再抵達下一個目的地,畫面從白天到深夜,男子抬頭望向自家的窗台是點亮了一盞燈,像是在等待著他回家一樣,他喜歡這樣的感覺,喜歡有人在家等待的感覺。桃姐與梁家人一起生活,名義上是主僕,雖然電影開頭時顯得主僕之間的關係生疏,但僅僅透過簡單的意象畫面,就能夠讓觀眾體會到背後的情深意重。桃姐在七十多歲的時候中風,羅傑不計花費時間和金錢為桃姐尋找合適的安養院,因為桃姐不願意成為羅傑的負擔,而葉德嫻內歛深厚的演繹更建構起桃姐這位女性的韌性和生命力。特別的是,片名雖然為《桃姐》但實際上卻是從羅傑的角色為出發點,一步一步重拾起與桃姐間比起血緣更勝母子的親情關係; 而這一步則從羅傑吃魚的方式可以探出究竟,剛開始羅傑吃魚時總是挑最肥嫩的魚肚吃,而到後期桃姐生病後,羅傑逐將魚肚的部位挑刺完後放在桃姐的碗中,也是從這一刻起,羅傑認真明白桃姐對於自己人生的重要性。

 

《桃姐》英文片名是 A Simple Life 也正如帶給觀眾們的感受,是一部平淡且真實的故事題材,沒有刻意的渲染、也無需矯揉造作,就這樣點滴地慢慢刻畫在我們的心頭。當桃姐二度中風時,羅傑蹲在床尾細心地確認著桃姐雙腳是不是有套上厚厚的毛襪,他擔心桃姐容易腳冷。而在之後向醫生表示願意讓桃姐減緩藥物不再承受人間的病痛。只可惜,羅傑如同我們一樣不懂得該如何和最重要的人道別,他選擇離開這個熟識的地方遠赴另外一個城市,似乎只有這樣子才能說服自己不需要去面臨死別。桃姐的一生等同於羅傑的一生,倒不是指榮華富貴,而是桃姐真正把羅傑當做親生兒子般地照顧。手把手帶大的孩子個性就正如桃姐溫厚且善良,雖然羅傑在工作上總是強硬又執著,但是在照顧桃姐時倆人又會像孩子般胡鬧。人生最甜蜜的歡樂,都是憂傷的果實; 人生最純美的東西,都是從苦難中得來的。我們要親身經歷艱難,然後才懂得怎樣去安慰別人…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