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020 神棄之地 Netflix

【神棄之地 The Devil All the Time】2020| 沒有回頭路 |腦粉影評

Netflix 本週推出的新電影《神棄之地》在導演Antonio Campos的呈現下,充滿著濃厚的悲劇性色彩! 人物兜兜轉轉,『罪惡』卻彷彿是世襲的; 小至同學間的霸凌、左鄰右舍的嘲諷及調戲,再從二戰到越戰,環繞了二個輪迴的因錯陽差,在再都將人類的軟弱、渺小、不公及自私貪婪,描述的淋漓盡致。電影開頭讓人誤以為是昆汀導演的《八惡人》,每個角色都各自有獨立的故事線,又好似擺脫不了命運的安排。以景做為開頭的方式,讓觀眾聚焦在被比喻成已經消失在地圖上的兩座城鎮上。而牽起故事線的則是第一位登場的人物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威拉德,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威拉德在返鄉途中駐足停留在某一小鎮的咖啡館,與咖啡廳的女服務生夏洛特一見鍾情; 而在卡爾善意地將座位禮讓給威拉德時,也巧合地與另一名女服務生桑迪展開一段戀情。這是命運的開頭也代表著結局,故事繞了一大圈後,曾經擁有的未必是完全得到、已經失去的再怎麼努力都只是亡羊補牢的殊途同歸。

 

小男孩阿爾文在這座深山裡的小鎮上顯得特別格格不入,因為居住在這裡的原住民們,彼此都有著或淡或濃的血緣關係。這是個封閉的鄉鎮,他們認為近親聯姻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情了,相形之下從外地搬過來落地生根的威拉德及夏洛特,以及他們的孩子阿爾文就成為被欺辱和霸凌的對象。威拉德在二戰時期親眼看見同袍被日本軍削掉頭皮後被釘在十字架上,全身流滿鮮血吸引著蒼蠅圍繞,威拉德決定朝同袍的頭顱叩下扳機! 這是最溫柔的回報。但是這段記憶卻無法從威拉德的腦海中抹去,尤其對兒子阿爾文而言『父親彷彿時時刻刻都在與惡魔對抗。』。十字架原本是希望與贖罪或渴望救贖的代表,可是在威拉德心裡,十字架已經等同於重現自己向同袍開槍的『罪惡感』。他拋棄了信仰,因為他再也回不到過去。當威拉德再次重拾信仰時,他在自家後院用木板釘釘了一個十字架,歪斜又粗鄙地埋根在樹木環繞的泥土之中。威拉德開始要求阿爾文也要學習著在十字架前懺悔、禱告、祈求救贖。其兩極化的忠誠展現在一次威拉德帶著兒子阿爾文一起禱告時發生,母親夏洛特的美貌是小鎮上出名的,就在這個時候鎮上幾名無聊男子拿著獵槍在樹林中追捕著動物時,刻意繞經過阿爾文的住家,並且大聲嚷嚷著:「是不是該將夏洛特視為獵物的其中之一呢?」; 阿爾文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調戲話語,意圖中斷禱告並且要利用自己瘦小的身體保護母親,但父親威拉德不僅裝作沒有聽到,甚至將阿爾文的膝蓋將壓回泥土之中繼續祈禱…

 

《神棄之地》將這個世界欠缺的溫柔描述的真實且令人不忍直視。低生活水平的偏遠鄉鎮正如同開頭旁白敘述的:「好像已經消失在地圖上,或是真的不曾存在過。」一樣,即使眾人們保有對信仰的虔誠,卻總是被遺忘。彷彿全世界的『罪惡』都不約而同的選擇在這個地方發生。導演細膩將人物設定非常清楚,即使角色過多也不至於讓觀眾感到困惑。當眾人都會為此部電影中的女性價值定位在廉價、悲慘、平庸之時,真正細考的確是該如同該時間的時空背景。如果你喜歡《神棄之地》,那就一定大推《走過煉獄的女人》; 在《神棄之地》中是被遺忘的鄉鎮,而在《走過煉獄的女人》裡女主角則是用血淚刻畫出一段最觸目驚心的煉獄之地…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