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020 導演 / 감독님 / 映画監督 / Director 1996_夏天的故事 艾力·侯麥導演 所有其他語系電影 夏天的故事(1996)

【夏天的故事 A Tale of Summer】2020| 關於那個夏天 |腦粉影評

《夏天的故事》是《人間四季》的第三部曲,一段發生在盛夏的布列塔尼,一個自以為痴情的男孩賈斯柏,彷彿是張愛玲的著作《紅玫瑰與白玫瑰》般,多重的選擇讓賈斯伯暈頭轉向了整個夏天。『夏天好似熱情奔放的季節,不論是炙熱的氣候或是蠢蠢欲動的春心蕩漾,都像是愛神丘比特矇住雙眼似地任意放縱手中的愛情弓箭; 或者,這些都只是凡人為了愧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的多加揣測?』說穿了不過就是『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閑引鴛鴦芳徑裡,手挼紅杏蕊』干卿底事? 賈斯柏來到布列塔尼,為的是追尋著與愛人蕾娜訂下的約會,在看似為愛傷神的心碎男角色中,其實不過就是那一陣的風乍起。賈斯柏說的倒隨意:「我不喜歡不計代價的去挑動偶然,但我喜歡偶然挑動著我。」為此,當他初相識在餐廳工作的女服務生瑪戈時候,也是一得空閒便約著她到處轉轉繞繞著; 口中還不忘告訴瑪戈自己是為了與女友蕾娜赴約才來到這座海島,而且,總是愛哼著那首賈斯柏自吹自擂要贈送給愛人的創作曲。瑪戈也不特別放在心上,語帶保留著頻頻試探賈斯柏口中『愛情』的深度,當她發現蕾娜只存在一張相片中,且賈斯柏根本對蕾娜完全不瞭解開始,瑪戈就已經瞧出端倪。終歸這場夏季邂逅,真正全身而退的只有瑪戈,可是瑪戈在賈斯柏眼中卻只是朵宛如薰衣草般可有可無有陪伴。

 

真正熱情如火的蘇蓮比起瑪戈總是以退為進,她相反地是直接闖進賈斯柏的心房; 兩者具有的共通點是他們都讓賈斯柏相信自己是值得被體諒和享受被愛的,可惜,當必須面臨抉擇時,賈斯柏瞬間像是無頭蒼蠅,除了嗡嗡嗡地打轉著以外,其餘根本一無是處。一段發現在偶然相遇的海島街頭的愛情,難道就沒有終成眷屬的可能嗎? 賈斯柏的年輕是給自己可以不必承擔所有罪過的理由,他看不清自己真正想要的,居然真正以為自己是佟振保?!『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蘇蓮倒也沒有真正介入賈斯柏與誰誰誰的情事裡,反而是年少糊塗的賈斯柏處處許下承諾,每一朵花都有其綻放的嬌艷的時候,賈斯柏則正是想將經過眼前的每一朵花都攀折下來收在心囊中的男人…蘇蓮的開懷大笑是賈斯柏最喜歡的地方,好像天塌下來都不需要去擔心,因為只需要享受在現在這一刻便好。直到賈斯柏對蘇蓮提出一起去威松島的邀約時,才明白蘇蓮的熱情如火,正是敢愛敢恨的代表…

 

從賈斯柏來到布列塔尼開始,每週必訪的海灘是賈斯柏自認為最專情的約定,他在這裡尋找他的白玫瑰,即使這個約定已經延遲了數週。當蕾娜與賈斯柏真正『重逢』了,卻又對於自己過去消失的兩週支吾其詞,賈斯柏雖然心中的疑,但畢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蕾娜呀,賈斯柏失去了周旋在瑪戈與蘇蓮間的主動性,被動的像個男孩子般讓蕾娜隨意地操控在手掌心中。『有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蕾娜的出現是《夏天的故事》中最高潮的段落,瑪戈與蘇蓮和蕾娜其實各據一方,她們清楚明白自己內心所渴望的和追求著的; 尤其乍看之下是賈斯柏將三個女人玩的團團轉,不如說是被三個女人玩的頭暈目眩…

 

《夏天的故事》將男主角賈斯柏優柔寡斷的個性敘述的淋漓盡致,時而令人同情、時而又令觀眾感到憤慨。不需要以道德觀感來評頭論足這部電影裡的每一場露水姻緣的愛情,縱使是貨真價實的愛情也不一定代表經得起放大鏡審視。意亂情迷的夏日戀曲,注定就隨著夏季的尾聲告一個段落; 在《夏天的故事》裡,誰也不屬於誰的,賈斯柏愛上了每一個女人,卻又膽小的不敢多做停留。他希望創作一首歌送給蕾娜,但透過與瑪戈之間音樂上的共鳴點編奏出曲目後送給蘇蓮! 也許最終就如同蕾娜愛唱著的那首音樂一樣:『我要出海遠行,留下瑪戈一個人…思及戀人心悲悽…』 只有深陷在愛情漩渦裡的傻蜜蜂,還恣意遊走在豔陽下的花叢裡,鍾情著紅玫瑰帶來的歡愉、陶醉在白玫瑰聖潔美好的夢中以及時時都能感受到薰衣草的柔和與芬芳,在旖旎的風光下找尋著自己的方向。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