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020 所有其他語系電影 馬拉薩尼亞32號陰宅

【馬拉薩尼亞32號陰宅 32 Malasana Street】2020| 假使那時那刻… |腦粉影評

《馬拉薩尼亞32號陰宅》極盡所能的將驚悚緊張氛圍經營的恰到好處,故事開頭以一對兄弟玩耍彈珠開始,當那一顆被爭奪著的彈珠像是被指引般滾下階梯,再進而從門縫進到屋子裡。小男孩趴低身子試圖詢問門內的婦人是不是可以讓他進去拿回彈珠,但是卻沒有人回應,小男孩大著膽子緩緩地將手握住門把,房門居然沒有上鎖! 小男孩依然有禮貌地說著:「夫人! 夫人! 我要進來囉…」彈珠一路滾至一張搖椅邊,一位看起來已經年邁的婦人面向著窗外、背對著小男孩,當小男孩小心翼翼走到搖椅旁彎下身拾起那顆兄弟倆最愛的彈珠時,一陣劃破天際的尖叫聲在旋轉樓梯間迴蕩不已…沒有人知道那位老婦人是誰? 為什麼獨自居住在這裡? 只看得見牆上掛著一張擁有著美貌臉龐的年輕女子的半身照片,她蓄著時尚的微捲短髮、濃眉大眼,稱讚她是位美女真是一點也不為過,那麼相片中的女子又是誰呢?

 

一對從鄉下搬上來到馬德里的夫妻攜家帶眷的搬入這間已經荒廢許久的屋子,丈夫賣掉了祖宅和農田,還必須向銀行貸款,才能讓一大家子住在馬德里。爺爺已經年邁,時常分不清現在或是過去、姐姐安帕羅擔任起照顧小弟弟和爺爺的角色,爸爸、媽媽和哥哥為了可以儘早還清銀行貸款都各自出門工作賺錢。偏偏,從搬入屋子裡的第一天就不太順利,先是哥哥發現與隔壁屋間有著可以來回傳遞訊息的繩索,且在一早就收到自我介紹的字條,雖然感覺不可思議,但是哥哥卻相信這是鄰居友好的表現; 再來就是爺爺了,他時常發出驚呼聲,不過家人早已習慣,認為這只不過是他身體不舒服的時候發出的用力喘息聲; 小弟弟看著電視節目,卻在轉眼間消失! 姐姐驚慌失措的報警,警方淡定地認為只是一般離家出走案件。小弟弟的失蹤讓整個家陷入愁雲慘霧之中,夫妻倆雖然無心在工作,可是想想身上揹著的欠債,依然只能拖著疲倦的步伐外出。母親坎德拉在一間服飾店上班,這天遇見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年輕女孩,她不會說話,只是使勁的用力吹響那只架在嘴邊的哨子,尖銳又刺耳的聲音得到許多人的關切的眼神,坎德拉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這時候一名打扮時髦的貴婦人幽幽地轉過身來,再緩緩的從手提袋中掏出一張卡片說:「回去唸給你的孩子們聽…」

 

或許是太過貧窮,也可能是極欲想擺脫左鄰右舍的閒言閒語,這一家人完全承接了前屋主遺留下來的每一樣家具、擺設、衣服,甚至是那掛在牆上的照片,連電話本上唯一記載著一組號碼都還清晰的就像昨天才剛寫上的。《馬拉薩尼亞32號陰宅》最令人害怕的不是那鬼影幢幢的屋子、也不是呲牙裂嘴的魔鬼,真正讓人從內心感受到恐懼的是當時的時代對於思想的認知。即使是一家人,如果其中有一位成員的發展不如預期或是不符合社會觀感時,他就會被家族遺棄在懸崖邊獨自嘗盡寂寞的滋味,好似見不得光似的丟人現眼; 比起承認他的存在,不如斷絕關係來的更容易些。所以《馬拉薩尼亞32號陰宅》其實是個略顯憂傷的故事,生時無法被包容的願望,才迫使著一樁樁的悲劇不斷地重覆上演。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