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贊郁導演 導演 / 감독님 / 映画監督 / Director 2009_蝙蝠:血色情慾

【蝙蝠:血色情慾 Thirst】2020| 饑、渴、誘、罪 |腦粉影評

《蝙蝠 : 血色情慾》的劇情轉折離奇、荒誕、赤裸同時又不衝突地挑戰人性道德的底線。雖然說朴贊郁導演的作品向來如此,必須極端、必須極致、必須突出,彷彿唯有綜合上述所有原因之後,才有足夠的動力迫使觀眾進入電影裡如同主角站在進退兩難的局面。誰會想得到在宛如宗教電影的開頭故事,竟然可以完全引導至另一個方向,且這個轉折,不僅僅是直接在肉中挑刺,偏偏更具體而言,嗜血的蝙蝠性格並非只是特立獨行; 反而是處之泰若的我們,都正在面臨的局面。

利用信仰及宗教只是皮毛,真正不可思議的是朴贊郁導演將善惡交戰、愛慾與愛情、長生不老與生老病死的衝突企圖湧現在觀眾眼前; 這是非常挑戰視覺、感官和心理的刺激。尤其回過頭想想神父尚賢 ( #宋康昊 /飾) 在千里迢迢前往教派所設立的研究所進行疫苗實驗時候,研究所負責人曾要求尚賢面對鏡頭說明:「我尚賢,並非為了展現忠誠,而以實驗之名行殉死之實。我是真心希望奉獻我的身軀來為廣大的民眾謀求福音。」可當呼應著故事收尾,真是讓人不勝唏噓…

 

雖然在注射病毒後可能隨之而來的死亡是可以被預想的,但尚賢萬萬沒料到的是當病情發作時候,醫生為尚賢輸入未經檢驗的血漿後,瀕死的尚賢卻宛如奇蹟般的活過來。即使全身因為病毒發作而生出大大小小佈滿全身的爛瘡,在纏緊著繃帶離開院所時,依舊被當作『神蹟』的崇拜…前半段在藉由尚賢為了信仰欲付出生命,對比後期被形容是『神的代表人』的差異,有多可笑? 在尚賢進行實驗之前,他只是一所醫院內安排的神職人員,工作內容在陪伴瀕死的病患在大限將至時,決定懺悔的一生。聽著垂死之人的有感而發,和被民眾當成神祇般的崇拜,前者身份是因為信仰、後者身份則晉階是『被信仰』。

 

『這是一首黑暗的詩歌、一曲欲望的絕唱。』尚賢的嗅覺在重生之後變得更敏銳了! 他可以精準的聞到屬於生命的鮮血味道,像是一首耳熟能詳的旋律不斷地縈繞在腦腦、像是一朵含苞待放即將成開的花蕊散發著吸引蝴蝶翩翩飛來的味道,尚賢再也無法抑制蠢蠢欲動的慾望,他太渴望將充滿溫度的血液大口大口地用力吸吮,這才是『重生』的味道。可是,這樣的行為與尚賢本人的信仰是背道而馳的,既為『神父』該做的是解救眾生,給予人們看見天堂的希望; 但是現在,人類的生與死,全在尚賢的一念之間。尚賢內心的糾結和求生的本能已經相抵觸,而此刻的他正躺在一位昏迷不醒的病患床邊,狼吞虎嚥的品嚐最新鮮的美味…

 

兒時玩伴強宇 ( #申河均 /飾) 帶著妻子泰珠 ( #金玉彬 /飾) 出現是在尚賢擁有了怪異的嗜血性之後。強宇身體孱弱,也因為強宇的母親 ( #金海淑 /飾) 完全是過份疼愛的寵溺,相形之下,她總是把不滿的情緒不由分說地發洩在泰珠身上。成為吸血鬼後的尚賢,像是直接大躍進至人類的原始慾望,從饑渴開始,到壓抑多年的性慾完全的爆發開來。當他聽著強宇和妻子泰珠引人遐想的呻吟聲時,尚賢再也無法隱藏內心的渴望,再加上泰珠重重謊言的推波助瀾之下,尚賢愈一發不可收拾地迫切的私心想佔有泰珠。泰珠的美麗將蛇蠍心腸藏的密不透風,當她意圖自刎希冀以華麗的悲劇收場來表達自己迷途之返的決心,尚賢還是無法克制住渴望,衝動地將舌頭以尖銳的玻璃碎片切割開來,以激吻方式強輸自己的血液進入泰珠的身體裡面。這一幕畫面比多場性愛的肉體交纏更為挑動人心,不顧一切只期盼唯一深愛的女人活下去的心情,和明知道這是一條回不了頭的不歸路的矛盾感是百般交集。

 

『不死之身的愛情應該為天長地久,其實是延長及放大了倆人的自相殘殺。』泰珠誠實地將吸血鬼的使命發揮的淋漓盡致,比起尚賢的欲蓋彌彰顯得更加突出。暴力、痛苦、愛與救賭成為辯證的相呼應,尚賢的恐懼原本該是被天父遺棄,但是這時候的尚賢已經感受不到天父的慈愛,他無法拯救因泰珠一己之私而罔顧的人命。尚賢必須心甘情願地褪下偽善的姿態,沉淪在地獄…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