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020 N2020 日本沉沒2020(影集) Netflix

【日本沉沒2020 Japan Sinks 2020】2020| 如果,有一天 |腦粉影評

這是第一次在網站分享非電影系列作品,就獻給Netflix獨家影集《日本沉沒》;主角是一平凡的家庭和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們有的原本是左右鄰居、有的如救世主降臨,當然不同於原著以政治家或是科學家的立場為出發點,但反而更貼切地將人性在面對生離、死別及為了活下去而奮鬥著的樣貌。最大主角是日本爸爸武藤航一郎和菲律賓藉妻子武藤瑪莉所組成的武藤家庭,小步和剛雖然土生土長在日本的國土上,但因為文化因素等封閉的觀念之中,即使大家都和善的以禮相待,可實際不過就是一張皮笑肉不笑的假面具。

 

第一集就直接進入重點,當小步在學校體育場練習田徑及小剛獨自看家時,突然一陣天搖地動,雖然小步不少同學們都老神在在地說:「啊~這大概只有4級或5級吧。」而小剛也只是繼續拿著遊戲機乖乖地按照地震演練SOP靠著桌腳時,觀眾們就可以清楚地體會到日本人民對地震時稀鬆平常的態度。就好比我們居住在台北市區的,就算感受到地震大多數也是喃喃自語著:「大概又是花東地區附件吧~」之類相似。可是,就是置身事外的態度,才促使著人們輕忽可能必須面對的絕境。當然也會有觀眾認為《日本沉沒》未免也太過於誇飾了,怎麼會因為板塊間的移動導致整個海島型國家沉沒呢? 但是當我們透過佐藤一家人的眼睛向外看去,才赫然驚覺大自然的變動並非渺小的人類自以為可以利用高科技設備進行掌握的; 所有的因果只是先後的順序,如果我們一貫地以習以為常的方式對待自然環境,那麼我們是不是就會隨著地球的進化而迫使演變?

 

《日本沉沒》很有勇氣地將看似和平樣貌的日本民族內心某部份的黑暗面呈現出來。第一次是小步善意地想將最後一瓶水分給坐在橋橔下休息的陌生老爺爺和老奶奶喝,沒想到老奶奶喝足後,就直接將剩下的瓶水收進包包裡,還一邊面帶微笑地向小步道謝 (這段安排和最後的RAP完全是血淋淋的襯托); 再者即是,當有民眾自組成人工浮島團後,列出條件只提供給純正血統的日本人上船,所以在發現小步和小剛是混血兒,且媽媽瑪莉悲慟地要求至少讓孩子得救時,人工浮島民眾剛毅的說出:「那就請你將一半的女兒和一半的兒子合起來成為一個純正血統的日本人後,就可以上浮島。」(這和德國納粹時期屠殺猶太人有什麼不同?)。

 

而原來所謂的包容,充其量是將一群對人生沒有目標或是在日本文化中找不到慰藉感所成立的聖光市。它們有自己產生的宗教信仰__聖母,在聖光市延續著一項日本已經非常少見的傳統『金繕』,『金繕』是利用金粉將碎裂的陶瓷品重新粘補起來,這時候原本的裂痕處會呈現金色的痕跡,帶有重生的美感。聖光市的成立也非偶然,當小男孩終於帶著遲緩的含糊的發音說出:「謝謝你,媽媽」再加上聖母抱著小男孩的屍體自言自語時,我們才發現在聖光市被喻為聖子的小男孩應該是個發育遲緩的孩子。母親 (也就是聖母) 不希望外界異樣的眼光投射在孩子身上、也不希望小男孩遭人閒言閒語,所以才創立了聖光市。因此在這裡,你可以隨心所欲的過著你想要過的日子,順從自己的心,比配合旁人的眼光,都要自在和快樂許多。

 

從天而降的凱特在《日本沉沒》裡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愈接近後面的集數時,我們發現他的特立獨行以及獨樹一格的思考邏輯,同時充滿著勇氣、不屈不撓的毅力和強大的自尊心。不過,當觀眾們欣賞到最後時會發現非常有趣的數秒片段,小時候的凱特穿著可愛的小裙子,但是在某一個時刻起,她決定剪起短髮並且以中性面貌為自己活著!!

 

《日本沉沒》絕非以單一災難型故事架構為主軸,反而是藉由這個被廣泛接受的題材來淺入深出地讓觀眾明白『生命』的意義。挫折肯定是人生道路上的必經之路,相反的你也可以選擇勇往直前地朝著目標邁進; 因為我們會學習著在困境中發掘自己內心所嚮往的,同時也會學習珍惜著現在握緊在手掌心的,每一次的轉折也許都令當下的自己感到徬徨和無助,可是當你回頭再仔細審視選擇的每一次時,其實都清晰明朗,不是嗎?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