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020 華語電影 ◇無聲 無聲(2020北影開幕片)

【無聲 The Silent Forest】2020| 對不起,這個社會永遠不可能溫柔地擁抱你 |腦粉影評

在觀賞《無聲》時,不自覺的一直拿來與韓國電影《熔爐》相比; 因為無論是劇情起伏與故事架構都非常地雷同。可是,在觀賞完《無聲》之後,突然驚覺這並不是個仿效的手法,反而是血淋淋地提醒著我們,類似的案件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正悄悄地在發生,韓國只是比我們先推出《熔爐》這部作品而已。一旦開始這樣認為後,手臂的細小汗毛都承受不住震驚的豎立起來,原來,我們一直離著罪惡如此之近,可是從未有人正視這個問題!! 我們都在漠不作聲著、我們都在試圖保持距離著、我們都隔岸觀火著、我們冷眼看待著孤立無援的孩子們,如同此時此刻的我們也只是輕鬆地坐在影廳裡欣賞著導演獻出的作品,那麼,我們和影中每一位加害者有什麼不同? 我們的沉默等於是間接促使這些性侵案件的發生、我們的不語只是因為自己及親友並非被害者、我們遠觀是因為我們發自內心的自以為高人一等的與眾不同。貝貝說:「只要繼續一起玩遊戲,我就會有朋友。外面的世界,不是我的世界。」張誠說:「我一直覺得我是多餘的,但自從認識貝貝之後,我才明白有我存在的原因。」

 

在紅林啟聰學校裡,從幼稚園到高中都是一起的,這些天生失聰的孩子在這裡認識與自己相同的朋友,對他們來說,這是唯一一個可以讓他們感受到『正常』的地方。張誠剛轉學過來的那天是校慶晚會,同學們掛著助聽器可以感受到聲波的頻率,擺動著肢體,在這裡即使你跟不上節拍也沒有關係,因為大家都是『一樣的』。貝貝是舞會裡最突兀的那個女孩,她瘦小的身軀包裏在一件鮮橘色的連身泳衣下,及肩微捲的頭髮亂糟糟地披散在臉龐,但是她笑得很燦爛,彷彿這一刻是人生中最開心的事情。這裡的學生不多,每天都是有校車往返學校與宿舍之間,貝貝最喜歡坐在靠窗邊的座位上,因為路途上會經過一間廟宇,總是有著八仙過海的歌仔戲在彩排著,貝貝告訴張誠自己小的時候身體很不好,所以奶奶請八仙收她做乾女兒,貝貝最喜歡何仙姑了。這天,當經過廟宇時張誠習慣性地向貝貝平時的座位望去,卻只看見貝貝的背包,一轉頭,校車的後半段被幾件運動外套遮蔽起來,張誠忍不住掀開其中一角。貝貝的臉被一件運動外套罩住,雙手被其他人緊緊扣住、雙腿被強迫分開、內褲隨意地被掛在其中一條腿上,貝貝死命的一直搖頭、張著嘴支吾著啊啊的聲音,其他男同學只是開心地、輪流著強暴貝貝…前排的幾位女同學偶爾回頭看幾眼,好像只是稀鬆平常的事情,繼續與臨座的同學聊著天; 最前方的輔導員回頭看了一眼後,泰然自若地掛起耳機,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只有張誠呆愣在原地,在這個無聲的世界裡,他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那麼地唐突的出現在此時此刻。

 

大軍老師 ( #劉冠廷 /飾) 積極善良的急欲保護孩子們不再受到傷害,但是源頭一旦被追溯起,受害者人數只是不斷地向上攀升、性侵案件數量多到令人錯愕; 身為老師,不就是應該要保護學生嗎? 在正義與同情之間,大軍老師以最善良的道德為標準。加害者固然可惡,但不應該有人天生生下來就注定是施暴者,孩子是最單純的產物,當還未被人性污染時…小光 ( #金玄彬 /飾) 是從頭徹尾被指向主事者的人物,他總是輕蔑的看待這一切、指使者其他同伴霸凌弱小或是異己,其中當然也包括欺辱張誠 ( #劉子銓 /飾) ,小光就是看不慣張誠自栩宛如王子的身份,憑什麼貝貝 ( #陳妍霏 /飾) 可以有人保謢? 那麼,又有誰來保護自己呢? 校長 ( #楊貴媚 /飾) 以及其他師長都一致認為這只是同學間無傷大雅的『小遊戲』,哪個青少年為性不會蠢蠢欲動?! 『強暴』未免太誇大其詞了,只是『試』一下而已…

 

《無聲》以2011年發生在台灣台南的一所特教學校被爆出過去兩年內有多達百件的性侵案件,且加害者與被害者間全是學生,彷彿像是一種詭異的傳承制度。其中,不少被害者曾向師長求援,但是都遭到校方的漠視,校方並非不知情,而是這攸關校譽以及校長升遷等私心考量。當事件終於再也無法被隱瞞下去後,校方也只是草率的逕行成立七人調查小組和安排學生上性別課程,甚至讓被評估仍有可能再犯的學生與其他學生同住,性侵案件仍層出不窮,但都被以消極的態度進行處理。就如同《無聲》的結尾,一直飽受凌辱的小男孩冷眼看著同校車上其他同學們嘻嘻哈哈的玩樂時,他一語不發的將一件外套覆蓋在另一位熟睡的小男孩臉上…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