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贊郁導演 導演 / 감독님 / 映画監督 / Director 2005_親切的金子(復仇三部曲之三)

【親切的金子 Sympathy for Lady Vengeance】2020|再見我的愛|腦粉影評

《親切的金子》相信是不少已經觀賞過朴贊郁導演『復仇三部曲』後,認為是最容易最接受的故事陳述方式。其實《親切的金子》只是將所有的復仇形式埋藏在『美麗』的外表下,彷彿透過『美麗』的復仇,一切就能順理成章。可是回頭細想,或許最令觀眾覺得『貼身』的原因,不僅僅是金子的美貌,還包括了『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金子』的潛意識腦海。在《親切的金子》裡,所有的血腥、戮殺的鏡頭都經由『隱喻』的方式帶過,就連男童被撕票的過程,都只是因為被枕頭強壓窒息而亡。和前二部曲在男性視角的復仇過程相比較,《親切的金子》不愧為三部曲最終回! 鮮艷色彩的對比畫面,搭配上金子搖曳生姿的體態、玫瑰花色般的眼影、血紅的唇膏和那雙正紅的高跟鞋。

 

當旁人不明究理地詢問金子該如何復仇時,她只是淡淡的一句:「復仇從13年前就開始了…」 帶過。且當觀眾依照導演安排的先後順序拼湊起完整的一幅圖畫時,我們都宛如陪同金子走過中間漫長等待、縝密周全地思考計畫、邏輯推算和按圖索驥,至最終將一直缺落的那一塊拼圖安放在等待它的位置時,一切突然都圓滿的令人鬆一口氣; 就好比金子特意安排製作那把舊時期的近距離射擊雙管槍和描繪出細膩的女性側臉銀飾鑲在握把上,最後當所有人都『私刑』完畢之際,金子透過手槍的槓桿機制,扣下扳機,用最小的施力點去釋放被儲蓄的最大機械能,『砰』的一聲,完美收尾…『法句經』第一品雙品其言: 心是所有法的先導,心是所有造作的主導,若人造作身口意惡業,必定受苦報,一如牛車緊隨牛的足跡; 金子卻是透過牧師的教誨明白可以選擇召喚內心的天使,成就《親切的金子》。偏偏手槍的架構模型被描繪在經書背面—惡有惡報,再以槍決的方式施行在白老師的屍體上—以暴制暴。

 

《親切的金子》不單純只是片名,還包括其他曾和金子在相同監獄服刑的女獄友們的形容,且即使是極端的名詞巫婆,則同樣指是金子的另外一面。金子出獄的那天,牧師特別帶領著教會的教友們前來迎接金子,當牧師捧著象徵純白無瑕的豆腐至金子面前時,金子面無表情的直接推翻碟子,任由純白無瑕的豆腐墜落在柏油路上碎裂成一團爛泥…像是腦海中已經演練過千百萬次的劇本一樣,金子熟稔地前往該去的地方,在久違了13年後,她再次來回在熱鬧的大街上、擁擠的地鐵人潮裡,金子沒有笑容、也不特意搔首弄姿,聚光燈自然而然的跟著她移動,這就是金子的魅力,『沒有人可以抗拒金子』。13年前綁架幼童一案,金子那年才20歲,她的眼神沉著,就算不小心流露出驚慌,那也是為了在人群中尋找女兒的小小身影。《親切的金子》將中間的過程近乎鉅細靡遺的描述,金子是如何拉攏人心、又是如何將所有角色拖曳到相同一塊故事版面,當年的偵辦員驚是讓人驚鴻一瞥的添花!!

 

『警察』是正義的象徵,而在《親切的金子》裡唯一正義的時候卻是在所有受害者家屬齊聚在荒山野嶺的廢棄學校裡,當大夥吱吱喳喳地討論著該如何處置白老師時,當年偵辦綁架案的員警不慌不忙地在寒冷的教室內燒起一壺熱水,親切和善的一遍又一遍詢問著大家:「咖啡或茶?」。這一幕說荒謬是實在荒謬,偏偏這一刻,得以『復仇』的不僅僅是受害者家屬,對員警而言,這同樣也是他等待已久的『救贖』; 他終於得以平復自己當年草率結案的愧疚,即使13年的光陰是無法加倍在金子的人生上,但至少他可以將記憶的缺口蓋上,無需再時刻反覆追究著自己當年為何那樣做?! 嘲諷的是,眾受害者家屬在看完自己孩子被撕票的慘況時,紛紛尖叫、拍桌、捶心肝地逼問老天爺怎麼捨得這樣對他; 一方面義憤填膺口口聲聲地表示要『懲罰』兇手。可是當金子溫柔地告訴大家白老師已經在另外一間教室,等待大家決議『處理』方式時,一瞬間眾口鑠金,唯獨一位白髮蒼蒼的奶奶穩重地坐在位置上,『會叫的狗,不會咬人』完全是最佳寫照…最後,原來哽在喉頭的魚刺是當時交付的贖金…

 

真正實施『私刑』的片段約莫四分之一,因為復仇代表的還有金子內心的『放下』及對女兒純白無瑕的期望。影末,當金子小心翼翼地捧著雪白的蛋糕盒來到女兒珍妮面前時,天空下起鵝毛細雪,是直到這一刻,金子救贖了自己曾經荒誕的青春愛情、得到珍妮的諒解,兩個流著相同血脈的女人一起展開重生。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