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_惡魔的脊椎 吉勒摩·戴托羅導演 導演 / 감독님 / 映画監督 / Director

【惡魔的脊椎 The Devil’s Backbone】2020|有些東西死了,卻仍像活著|腦粉影評

《惡魔的脊椎》是吉勒摩戴托羅導演2011年作品,在人性黑暗面的悉心安排原來早就有跡可循。且在故事中,善良戰勝了人性的貪婪、慾望,喚醒了每個人對生命的熱情和重視。雖然在視覺效果上沒有《羊男的迷宮》魔幻和華麗,但《惡魔的脊椎》本就是個樸實的故事,在戰爭背景下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溝通、慈悲或是殘酷,都會生成一股力量,一股促使我們繼續前行的希望。是了,用『希望』描述《惡魔的脊椎》彷彿是再貼切不過了,因為戰爭迫使人類學習著面對生離死別,有的轉身前還來得及說再見,有的是無聲無息就從孩子的生活中抽離。在這所孤兒院裡,收留的孩童都是戰爭的遺孤,大家一起受教育、一同作息,彼此才是唯一親人。1939年西班牙內戰期間,一天夜裡,轟炸機從空中拋下一枚炸彈在孤兒院的中庭,但是並沒有爆炸,不過一名小男孩Santi卻從此失蹤,從此院內就出現了一個會在黑夜時嘆氣的鬼魅。

 

院長Carmen是個十足熟女魅力的女性,雖然只剩下一條腿,但她仍積極地照料著院童們的生活,從教育到生活起居都親力親為。Carlitos剛到孤兒院時就屢屢受到同樣是戰爭棄兒的院童們的欺凌,可惜Carlitos的善良並沒有馬上獲得回應,他溫文儒雅的性格很受院內醫生Casares的幫助。當Carlitos無意間發現鬼童Santi時,他對Santi的恐懼是正常人的反應,Carlitos三番兩次都試圖逃跑,但是Santi總是在黑夜來臨時輕靠在Carlitos的床邊,幽幽地一聲嘆息。在長期艱苦的生活中,孤獨造就院童容易緊張的防護網,因為院童無法確認親加入的Carlitos是什麼樣個性的人,所以會不自覺得認為『要先保護自己』,才會充滿著冷漠的敵意。

 

唯有Jacinto才是這所孤兒院中唯一的壞蛋、惡魔。Jacinto曾經也是這所孤兒院的院童,可惜他選擇成為自私、憤世嫉俗的個性。相較之下,女友Cochita反而是堅強又純潔的化身,尤其Jacinto和院長Carmen之間的情慾糾葛,讓Jacinto總是有機會在私底下偷摸幾把Carmen的鑰匙,只為了找到孤兒院儲蓄的黃金。醫生Casares從年輕就陪伴在Carmen身邊傾訴愛慕之意,可惜Carmen從未選擇過Casares成為伴侶; 這樣子形容也許有點殘酷,但肉體的情慾需求遠不及靈魂得到安慰及救贖,而Casares恰如其份地扮演好這個角色,總是在剛好的時機點敞開雙臂擁抱疲憊的Carmen,就連到了最後Carmen在Casares的懷中咽下最後一口氣,那首情詩是那麼地蕩氣迴腸又充滿無限感慨。

當我的燈熄滅,你就在我身邊。

我渾身的血液湧上心頭,我的神經因為緊張感受到陣痛,我那害病的心,和車輪慢慢滾動。

當我虛弱的身體,感受到真實的疼痛,你在我身邊。

在狂噪的時間裡,你依然如塵埃般飛舞著,憤怒的生命依然向大海奔湧。

當我筋疲力盡的時候,你在我身邊,你可以指揮我結束我自己的戰鬥。

永恆歲月裡的黃昏,就在生命昏暗的邊緣流動…

 

電影開場就說道 :「惡魔是什麼? 是悲劇的重複上演? 有些東西死了,卻仍像還活著。」所以Santi被殺死後幻化成恐怖的惡靈,是因為仇恨還在心裡生根著; 那麼醫生Casares的靈魂,就肯定是因為愛才不願意離去的。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