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020 犬鳴村 日語電影

【犬鳴村 Howling Village】2020|消失於地圖上的村落生人勿近!|腦粉影評

挾帶著日本著名恐怖大師清水崇導演的名號下,對咒怨仍記憶深刻的觀眾們肯定迫不及待準備買票入場。不過,這次推出的《犬鳴村》表達的意境不僅僅是『恐怖』,而是將病態、詭譎的氛圍感融入後,再將人性黑暗面發揚光大,同時又不忘與生命延續下去的自然本能合而為一。光是對《犬鳴村》抱持期待感是不夠的,它完全將清水崇導演作品推向另一個極致點!! 從《犬鳴村》的故事架構會發現許多因果循環的現象,甚至許多應該讓人毛骨悚然的畫面裡又帶著濃濃的憂愁; 你無法改變的,是既生的事實,然而你以為你改變了,其實都是命中注定的結果。《犬鳴村》將這個主題描述的淋淋盡致又簡單且貼切,你無法輕易忽略那些你不想關注的事實,因為每一幕都殘忍的讓你不忍心相信人性的殘暴,無論是在利益中糾葛或是單純地相信愛情…沒錯,雖然清水崇導演只是輕描淡寫的加入的人類最脆弱的情感元素,但不可否認的是再兇殘的人性都有其軟弱的一面,而不爭的事實的確就清楚的呈現在眼前,只是你敢不敢承認?!

 

首先在《犬鳴村》裡是一個平行時空,透過血脈相承連繫著彼此獨一無二的特性,同時也包含著『命中注定』。在乍看以恐怖電影的開頭,實際上是陳述一段歷史事件,當然電影已經與事件本身不全然相符,但有興趣的觀眾們可以透過搜尋引擎即可瞭解《犬鳴村》被喻為『從地圖上被抹去的村莊』緣由…以年輕情侶明菜和真悠在凌晨時分按圖索驥的找到犬鳴隧道開始,先是無人的電話亭突然響起令人不寒而慄的鈴聲,到手電筒以微弱光芒照亮的漆黑隧道,沒有人知道正確的路口在哪裡? 因為從來沒有人可以活著逃出來…進入犬鳴村之前,泥濘的石子路上一塊殘破不堪的木牌上寫著『前方將不適用大日本帝國憲法』,再沿著落葉往前走去,木條搭起的簡陋房屋,一片片堆疊起用釘子凌亂的拼湊固定著,都讓人無法控制的思考,究竟在多混亂的狀態下會搭建起看似只是想要將『什麼』囚禁住的牢房? 臨床心理師森田奏 ( #三吉彩花 /飾) 接手一宗病例,小男孩遼太郎總是在夜晚開始哀嚎和尖叫,父母束手無策,只能頻頻將遼太郎送醫。但是當小奏特意支開遼太郎母親後溫柔地詢問遼太郎時,遼太郎只是小小聲地說:「那個媽媽說是秘密…」,小奏不可置信地環顧四周,狹小的看診間只有自己和遼太郎,她開始回想起小時候只有外婆才懂的『悄悄話』。小奏以為隨著年紀增長,這項『特殊才能』早就消失,沒想到在遼太郎的童言童語下,小奏才恍然大悟『悄悄話』原來一直存在著…

 

『生命會在一個恰好的時刻,告訴你祂的安排。』《犬鳴村》將要闡述的重要論點即為此,冥冥之中注定好的每一個轉折點都像是輪迴,你以為你逃脫出來了,真相卻是被算計好的…故事早就在明菜和真悠探訪《犬鳴村》時已經展開,事件的真相早就蓄勢待發,一探究竟的結果是生命唯一的出路。在鴨舌帽男子放映的歷史片段,如同鬼魅般在小奏的腦海及內心播放著,曾經被殘酷的非人道對待方式,而今正輪番上演。清水崇導演利用小奏穿著的淺色上衣,巧妙地和背景白牆融為一體,投影片呈現的不僅是《犬鳴村》的歷史,還指引著小奏目擊不堪的身世之迷; 且當小奏為了尋找兄弟在寬廣的道路上急駛著轎車,明明該空無一人的座位上都坐滿著面目青森的鬼影幢幢,小奏載著原封不動的『過去』朝著『未來』踩緊油門飛馳而去。 這些費盡心思的安排,更是代表著清水崇導演開啟更上一階的恐怖電影大門…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