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020 所有其他語系電影 鑰命監獄

【鑰命監獄 Escape from Pretoria】2020|通往自由的籌謀|腦粉影評

關於『逃獄』題材的電影故事何其多?! 最近重返大銀幕的《刺激1995》堪稱影史必看,可是一部『大』電影又豈會侷限在單一想法?《鑰命監獄》則是巧妙地與《刺激1995》劃分出界線,即使乍看之下以為是類似片型,箇中奧妙是截然不相同。《鑰命監獄》以1978年南非種族隔離事件為背景,改編自反種族隔離暨自由鬥士提母詹金的自傳小說『越獄 : 逃出普勒托利亞』,講述三名年輕政治犯史無前例的大膽方式成功逃離出南非著名監獄。一個國家、兩個種族、一段歷史和既將展開的未來,一步步環環相扣、息息相關,在非常政治化的前提下,反而以自由為目標邁開大步向前飛奔過去。『你可以囚禁一個人的軀體,卻控制不了他的靈魂與想像。』開頭的自由、平等和獨立都不是主要的概念,重點是『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放棄。』

 

《鑰命監獄》記錄著一個動蕩的時代,非洲人民大會秘密反種族隔離行動開始,被政府視為恐怖份子。觀眾們可以經由導演具體的畫面切割去發現『現在的重點是什麼?』,無需多加揣測及自以為是,簡單地陳述在觀眾眼前。好比電影開頭是一只常見的買菜麻布袋,導演刻意地將麻布袋和拎著麻布袋的男主角提姆 ( #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飾) 的全景畫面切成二段,我們可以分別看見舊舊的布袋和緊張兮兮又故作鎮定的提姆的眼神,這時候觀眾會不假思索地準確接收到導演欲傳達的訊息『這只袋子有鬼!!』這是一場因為曼德拉非洲民族議會籌備的反種族隔離行動,提姆帶著夥伴史蒂芬李在街頭引爆自製的『傳單炸彈』,爾後被羈押以及接受不公義的審判。普勒托利亞監獄是南非最惡名昭彰的囚地,種族隔離政策在獄中也強烈執行,雖然都只是白人,可是也因為囚衣分為藍色和灰色,而有其象徵性。丹尼斯 ( #伊恩哈特 /飾) 是普勒托利亞監獄中的前輩,在幫助之下提姆與史蒂芬李又結識了來自法國的李奧納。俗話說的好『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提姆與史蒂芬李的家庭環境都屬中上階層,為奮而全力投入在政治活動裡,一方面是提姆的戀人是被白人歧視的黑人,另一方面則是所學的知識教育著新一代的年輕人該是平等且自由及獨立的個體。監獄大門一扇接著一扇開啟,又一扇接著一扇關上,將自由完完全全阻隔在囚犯們的視線之外,浩大的天空中唯一能飛越高牆的是隻鳥兒,三位年輕人都不是十惡不赦的壞人,只是在政權體制下,他們被判刑的年數一年一日都不比殺人放人的惡人來得少。當你只能七零八落小心翼翼地蒐集一些小塊木頭時,每削下一次木屑都代表著距離未來更靠近一些。

 

《鑰命監獄》透過一塊塊利用木頭凹凸槽組合而成一把足以被施力轉動的鑰匙,看起來簡單,可是卻需要時間和心力,因為木頭質地偏軟,在對比鑰匙孔的卡榫時候,不是一昧地使用蠻力來解決。依賴的是三人間合作的默契無間,他們必須不著痕跡的仔細觀察監獄長牢牢扣在腰間皮帶上的大把鑰匙串,用眼神挑出最吻合鑰匙孔的其中一把,然後每一次注視後要將影像刻畫在腦海裡。提姆既然可以在『傳單炸彈』中擔任運送的角色,十足十的耐心是肯定有的,這也是為什麼提姆可以『成功越獄』的一大主因。一開始的『為什麼要抗爭?』和最後的『為什麼要逃離?』說明了不是求仁得仁的容易,再加上親情的渲染和被迫骨肉分離,每一場撕心裂肺的悲傷衝擊,都是促使必須『逃離』的原因。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

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

如果自覺無力發光,那就蜷伏於牆角。

不要因為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

也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

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的人。

我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蟲

by 南非第一任總統 曼德拉『漫漫人生路』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