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海角上的兄妹 日語電影

【海角上的兄妹 Siblings of the Cape】2020|回到原點嗎?|腦粉影評

《海角上的兄妹》沒有《三夫》欲言又止的政治立場、沒有《寄生上流》那樣美侖美奐的偽裝,真實的殘忍過頭,你忍不住握緊拳頭後又無法自拔地鬆開剛剛緊握的手…就是這樣的無能為力感,又該怎麼去批評哥哥良夫所做所為? 你可能是影中良夫的好友阿肇,口口聲聲喝斥著這是不法的行為、是不道德的行為,可倘若靜下心來想想,良夫又該怎麼辦? 其實從頭到尾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他一直盡著本分工作,擁著一隻瘸的腿慢慢走在泥濘不堪的道路上。良夫沒有努力過嗎? 他努力了,他一邊工作還要一邊照顧著有自閉症的妹妹,三不五時就逃離家不知去向,良夫必須突然離開工作崗位尋找妹妹真理子,那他又怎麼辦好好工作? 千萬不要說妹妹的存在是責無鷺貸,真理子不是良夫生下來的,是母親生下來的。或者當大家宛若正義使者附身時嘗試思考,如果你是良夫公司同事或是企業主老闆,你真的會佛心大發的聘僱一位三不五時就要立刻離開工作職務的員工嗎? 或者更直白了當的問:「你會僱用良夫嗎?」大家都別再指桑罵魂了,我們都不是體會過走頭無路之人,那就別吹毛求疵大言不慚著控訴第三者眼中「不道德的行為」。

 

真理子雖然患有自閉者,但就算是籠中鳥都明白不自由的滋味,那又何況是活生生的人? 從畫面第二次她想再逃出家門的模樣,就知道第一次絕非偶然。良夫也是在那次之後才發現,妹妹真理子會和城鎮裡的男生發生關係並且收取金錢。工作上的不順遂很快的就將良夫兄妹倆的生活逼進死胡同,尤其真理子挨不住餓的開始偷偷吃著良夫為糊口兼職的家庭代工用衛生紙後,良夫終於明白日子不可能繼續這樣過下去了。真理子稱賣淫的工作叫做冒險遊戲,而且近乎樂在其中; 剛開始良夫必須承受顧客的冷言冷語:「居然是哥哥帶著妹妹在賣淫啊。」。畢竟良夫雖然瘸了一條腿,但是個有種一般道德觀念的成人,他不止一次問真理子要繼續嗎? 要繼續嗎? 真理子總是不假思索地回答:「要」,才逐漸讓相依為命的兄妹休生活逐漸步入可以三餐溫飽的一般日常。前一晚,良夫帶著真理子在暗黑的巷弄裡翻找著被扔在溼冷柏油地面上的垃圾堆,就算是吃剩的碗裝泡麵內底還留有一絲汁液都可以、醬料包也可以,他們都可以喜孜孜地舔的乾乾淨淨; 而這一晚,倆人面前放滿了速食餐廳的各式各樣漢堡、雞塊、薯條,連飲料都有三杯,餐桌上的燈泡也會發亮,有電了…

 

對真理子來說性愛肯定是非常歡愉的事情了,她從未扭捏不自在,甚至是喧賓奪主的掌控著主導權,無論對方是兇神惡剎的街頭混混、或是罹患糖尿病的老人、或是侏儒,真理子一直享受著工作帶來的快感; 這是他們憑藉著一己之力謀生的方式,即使卑微被瞧不起,都比餓肚子還不重要…《海角上的兄妹》徹底描述在社會底層兄妹倆的生存之道,比起偷拐搶騙殺人放火都綽綽有餘,十惡不赦的是如良夫口中的『偽善』,千篇一律的大道理置身死於度外。收尾在手機鈴聲響起的那一刻,真理子站在懸崖邊,被海風吹的凌亂的長髮,海浪不停歇地一波一波拍打在岩石上; 回想著良夫和真理子的處境,那通電話是捎來什麼樣的訊息呢?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