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020 所有其他語系電影 無聲救援

【無聲救援 Resistance】2020|當淚水融化了冬雪|腦粉影評

我們用淚水融化了冬雪,或倒或臥在白茫茫的山崖之中…我們都曾發自內心最真誠的祈禱「善良可不可以應驗在我們的身上?」,換來的是一陣陣低聲的涰泣與不安。我們將瘦弱及恐懼的靈魂,投入在你們保護的羽翼之下; 我們嘗試用純真的眼光去學習重新看見每一日都昇起的太陽; 我們伸出小小的手掌,抹去雙頰因為痛失親人所流下的淚水; 我們明白世界的動蕩和不安,都只是最悲慘的命運給予我們的考驗,等待重新擁抱嶄新的未來和再多活下去一天,都是我們最孱弱的願望。《無聲救援》以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為背景,乍看與許多納粹和猶太之間不平等的大屠殺歷史相似,其實以更廣泛的視野重新調整大眾所認知的『雅利安血統』; 原來在金髮碧眼的背後,還包括了同性戀者、吉普賽人、殘障弱病者。雖然在《無聲救援》中不可免俗的仍以猶太人為主軸,但是在延伸的範圍之下,我們可以更深入地了解人類歷史上最殘酷的痛…法國默劇大師馬歇馬叟擁有猶太血統的肉舖二代,一直嚮往著以自己熱愛的默劇藝術生活在每一天,可是父親總是無情地打壓自己的夢想,並且總是批評的一文不值。然而,也許就如同全世界孩子都有著與生俱來的反抗心態,反而更促使馬叟更專注在這份熱忱上,甚至辛勤的在每日幫忙父親經營的肉舖打烊後,再奔波地趕往地下小酒吧的迷你舞臺表演。

 

馬叟 ( #傑西艾森伯格 /飾) 原本是個非常安於現狀的年輕人,兄弟亞倫就經常嘲笑他都以『自我』為中心,不過一切都改變在馬叟與艾瑪第一次相識的場景。當馬叟看見一輛輛的大卡車載來數百名在德軍納粹掃蕩下劫後餘生的孩子們時,那些孩子無助又膽怯的瑟縮在角落一動也不動,即使大家都親切的微笑迎接著,但是一雙雙的大眼睛卻充滿著不信任感,這讓馬叟決定要幫助孩子們重拾歡笑。亞倫多次嘲諷著馬叟的默劇表演是不被人們欣賞的,可是我們卻從一群猶太小孩們的臉龐看見崇拜的眼神; 或許是成人在經過社會的洗練後,變得迂迴的揣測,但是孩子是單純的,他們直線地思考和感受一份親切是不是值得靠近。所以馬叟成功地打破僵局,成為孩子王,馬叟亦不辜負期待在嚴苛的困境裡奮力地求生存,這才有了《無聲救援》,讓人性善良的鮮血替冰冷的歷史加溫、讓我們可以少一些悲從中來的感歎…

 

雖然今年從《兔嘲男孩》到《安雅回家路》都是以二戰時期的猶太人遭受納粹壓迫為故事背景,不過《無聲救援》還融合了真實人物進行改編,顯得更加真實以及正向動力。綜觀讓人印象深刻的戰爭主題添加人性善良,還涵蓋了《一袋彈珠》、《美麗人生》、《戰地琴人》、《穿條紋衣的男孩》、《蘇菲的選擇》、《回不去的時光》…等等,相信即使是歷史分數低的我們都可以透過電影一窺過去。每一部作品都有獨特的視角去做解析,可能是小孩、等待著的親人、或是愛情。在《無聲救援》中有一段對白是值得觀眾們去思考的,當艾瑪和米拉被蓋世太保們挾持後,艾瑪對於納粹們的不擇手段比喻為禽獸不如憤而想要殺死對方時,馬叟回答說:「納粹的人數是我們永遠都殺不完的,況且死亡只是一瞬間的事情,那有什麼事情是可以令他們難受一輩子的呢? 就是我們要保護好他們一心一意想要斬草除根的猶太孩子,當他們發現處心積慮的一切都不在掌握之中時,對他們而言就是眼中釘肉中刺般的痛不欲生…」

 

那一天的路程危機重重,但是為了活下去,我們還是揹著行囊繼續往下走。一望無際被厚厚的白雪覆蓋住的阿爾卑斯山,是多少人為了攀登上山峰而耗費心力才舉步向前,但是你們知道該是什麼樣的決心可以奮不顧身嗎? 因為我們已經沒有回頭的餘地…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