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020 所有其他語系電影 小魔花

【小魔花 Little Joe】2020|花吃了那份憂愁|腦粉影評

《小魔花》實屬評價兩極的電影作品; 喜歡的人像是吸入了小小喬的快樂花粉,陶醉不已,不喜歡的人會認為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然而更貼近的方式卻是『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小魔花》在電影配樂上充滿著濃濃的日本風味,懸疑、吊詭的衝突感,如同我們面對著『快樂花粉』時的澎湃情感,躍躍欲試又裹足不前…當科技的進步演變成利用技術來彌補人類自身缺憾時,原本與生俱來的『快樂』也必須依賴『外在』充實至內心,《小魔花》就是最好的例子。影中出現的角色都有其特定的人設,研發出『小小喬』的植物學者艾莉絲 ( #艾蜜莉比查姆 /飾) 全心全意投入熱忱在工作中,獨力撫養的兒子喬 ( #基特康納 /飾),當艾莉絲研成功栽培出可以藉由照顧者的心情,而成為獨一無二的鮮紅色花朵時,她將其命名為『小小喬』,靈感來自於兒子的名字『喬』。這款植栽非常特別,照顧者必須細心地『關心她』按時澆水、陪伴小小喬說說話,植物可以感受到照顧者的心情,進而分泌出一種催產素; 經由科學家發現,催產素是密切影響人類在跟其他人建立人際關係上,主要在雌性哺乳動物生產時會大量釋放,所以母親會無法抗拒地與孩子間的關係,所以也稱為『擁抱荷爾蒙』; 在社交行為時亦被稱作為愛情激素,有助於減輕壓力與緩解疼痛。

 

當艾莉絲成功培育出一種會開出密集鮮紅色花瓣的奇幻植物時,不僅外觀嬌艷地受人注目,同時她具有令人開心的神奇療效。『小小喬』在經由與照顧者間頻繁的接觸下,會逐漸茁壯至開花,中間飼養歷程沒有固定的時間長短,端依照顧者為『小小喬』付出的心力而定。如果你很細心地勤於澆水、維持固定溫暖的室溫、陪她說說話,『小小喬』會開花迷幻的花朵並且透過花粉散放出催產素。這種源自於母親的溫暖感受,促使照顧者會與『小小喬』之間產生連繫感,進而從中感受到被需要以及快樂的滿足感。一開始艾莉絲研發出這項植栽,主要是為人類『增加快樂』。可是當其他研究員逐漸全心全意地『只』投入在『小小喬』的美麗花朵時,艾莉絲在同事貝拉的誘引下慢慢發現『小小喬』散發的快樂花粉,已經不單單是為了散播快樂…起初吸入花粉的人和一般人無異,並沒有太劇烈的變化,隨著時間一久艾莉絲發現,每個人最終的目的都在保護『小小喬』! 因為在科學的基改下,小小喬是沒有辦法授粉受孕自行繁衍,而是必須依賴照顧者的保護,當快樂延伸成為小小喬擴張領土時,這股魔力已經讓周遭的所有人走火入魔…

 

故事裡單親家庭中長大的喬,在吸入快樂花粉之後,彷彿一夜長大,他逐漸看清母親艾莉絲是個工作重於家庭的女強人,成為一個母親是始終扮演不來的角色。艾莉絲可以研發出經由照顧而回饋快樂花粉的小小喬,卻沒有辦法在親子關係中成為兒子喬依賴的棟樑,這是極強大的對比,可是艾莉絲自己卻沒有發現。痛失愛犬貝雷的貝拉,一直將貝雷視為自己唯的好友,從不試圖與真實的同事們衍生出友情,僅僅將全部情感托付在貝雷身上,所以當貝雷驟逝後,一度悲傷的無法自拔。一直想與艾莉絲發展成情侶關係的同事克里斯 ( #班維蕭 /飾) 始終被艾莉絲拒於門外,即使克里斯一直在工作上提供穩定的支援,都敲不開艾莉絲心中的大門。不過在目睹綻放的驚豔的小小喬後,小小喬隨風擺動的細蕊散發著快樂泉源,突然之間『愛情』已不再是克里斯心心念念的牽掛,孤獨感逐被小小喬填滿。短短幾日之後,小小喬成為全世界注目的焦點,大家爭先恐後的想購買到這株植栽。但是感受不到悲傷和遺忘後的我們的快樂,是真實的嗎? 還是已經沒有人會去在乎快樂的原因? 而身為觀眾的我們,究竟是因為電影的角度引發起我們相信小小喬有快樂花粉的秘密? 或是眾人皆醉我獨醒? 瘋子認為自己是唯一正常的,因為其他人都瘋了? 荒誕的故事背景,也許就是《小魔花》迷倒眾生的原因…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