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三部曲 之二 : 香港有個荷里活 導演 / 감독님 / 映画監督 / Director 陳果導演

【香港有個荷里活 Hollywood Hong-Kong】2020|『走 !』|腦粉影評

在陳果導演的作品中,最常見的手法是宛如簡單扼要的提點出主題,同時又擅於以其他事物來進行隱喻。總是讓觀眾以為已經輕而易舉地深入中心時,卻又恍然大悟原來不過是『指桑罵槐』。在『妓女三部曲』中也是大同小異的藉此為主發點; 當《榴櫣飄飄》的阿燕 ( #秦海璐 /飾)隻身來到黃金淹腳目的香港旺角,像是被制定條件的機器人般從早到晚的接客賺皮肉錢。然後又堅毅的回到家鄉牡丹江小鎮後絕口不提。在《榴櫣飄飄》裡是阿燕追著男人跑,低聲下氣都是為了日後更好的生活,即使在電話中都必須表現出「沒什麼啊」只是經商奔波討生活,可實際上都是要有香港當地的皮條客幫忙安排『工作』。不僅如此,阿燕省吃儉用的過著日子同時,還要有額外的開銷忙著和皮條客打好關係,這些都是為了自己生張熟魏的日子可以過得更順遂…等到了《香港有個荷里活》時,紅紅 ( #周迅 /飾)已經自主到可以透過電腦的彈跳視窗來『宣傳』自己。而且『上海天使紅紅 / 芳芳 / 東東』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擄獲大磡村老中青三代男性們的心。《榴櫣飄票》和《香港有個荷里活》是極反差的對比,尤其在描述香港本地人對內地人的看法上; 起初是瞧不起的讓人家幫忙洗澡洗到手脫皮,之後反而是『爭先恐後』地對內地人『蜂擁而至』,而且是掏心掏肺在所不惜的程度。

 

鑽石大磡村 – 這裡大概是香港最後一條的窮街陋巷了,在隨著香港歷史消失的特區政府的城建計畫裡,很快地也會被高樓大廈所覆蓋。朱家父子開著的一間燒臘店,過著簡單又周而復始的生活。直到一位內地女子的『求愛』的廣告不斷地出現在各個平台的網頁上,翻天覆地的朝著大家席捲而來。在每位男人的眼前,紅紅有著各式各樣的身份,也許是芳芳或是東東,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幾乎愛上他的男人們都不曾懷疑過她的忠誠,任憑她展現巧笑倩兮魔法,讓大家都暈在同一條船上。《香港有個荷里活》說穿了只是在這大磡村不遠處有個『荷里活廣場』,那裡與這邊是完全不相同,就好似平地突然長起的高樓大廈,正在無聲無息的準備要將低層人民的生活吞噬一樣。紅紅周旋在眾多男人之間是如魚得水,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去深究紅紅到底從哪裡來? 只知道紅紅的出現宛如『夢中情人』,可以單純、天真、幽默、有趣又親切,獨獨阿細最開心了。阿細沒有成人世界複雜的慾望,無論是性慾或是愛慾,他只是想和東東姐姐一起玩、一起吃著自家獨門絕活烘焙製造的燒肉。所以東東在對待阿細的嬉鬧和談話都是真誠的,只有阿細可以走進東東在『荷里活廣場』的華廈,同時也只有阿細知道東東即將要去美國。因為東東是如此渴望的在另外一個遙遠的國家生活,可以遠離從小長大的地方帶給自己的煩惱和憂愁。好像只有走在『美國的好萊塢』大道上,才叫做真正的自由自在。唯一將《榴櫣飄飄》與《香港有個荷里活》連結且貫穿的是孩子; 東東和阿細,以及燕燕和阿芬,當世界已經失控的被黑暗籠罩,唯有純潔的友情點亮了這個空間。

 

東東的『得道升天』是完全沒有在理會其他人的處境,只是在和《榴櫣飄飄》中的燕燕還需要討好馬伕的情形相比較,就可以發現兩岸微妙的共生共處。也許有的觀眾只會認為陳果導演的作品即使含著深深喻意可卻無從了解起,那麼即使只是當作『一部電影』來欣賞,當然可以。雖然這樣就會失去三部曲的意義…在東東的熱情笑靨下讓整個村子都容光煥發起來,可是在阿強與阿明分別和東東一夜春宵後,居然接到指控對未成年少女進行性侵害的勒索信件…陳果導演總是不吝嗇的在電影作品中傳達出最原始的人性特色,可能是充滿著慾望、或是疲憊、又是所有的事情都是無奈且束手無策的。但又不完全是悲觀,反而更像是試圖用低層的角色來告訴觀眾們「是啊,這就是我的生活」的從容感。阿細搖晃著那面比他身高還高很多的旗幟,上面大大的寫著『走』! 又有什麼題材可以比妓女和貧民區更原始呢?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