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_幫老爸拍張照 中野量太導演 日語電影

【幫老爸拍張照 Capturing Dad】2019✪腦粉影評✪兩人份的愛,所以好好道別

中野量太導演真的很厲害在描述母親一角的定義上! 這次的《幫老爸拍張照》也是,單親媽媽佐和從十四年前與丈夫離婚後,就在地鐵站口的彩券販售站賺錢,獨自的將兩個女兒葉月和呼春拉拔長大; 但就在三天前,前小叔突然在一個平靜的午後來電,和佐和說:「大哥罹患癌症、目前狀況非常不穩定,如果可以,希望至少讓葉月和呼春來探望一下吧…」當下,佐和非常氣憤的說:「不要再叫我大嫂了。」就掛上小叔的電話。可畢竟曾經自己的丈夫又是一對女兒的親生父親,佐和還是挑了天傍晚囑咐女兒們早點回家,有大事要宣佈。

 

佐和其實是個很堅強的母親和極富韌性的女人,眼前這個從高中時期就開始談著戀愛到論及婚嫁到已經有兩個幼稚園大的女兒時,丈夫挑了個下著小雨的日子帶著母女三人來到常常來玩的小公園。我們看見葉月和呼春像是模仿龍貓一樣將透明的塑膠雨傘舉的高高的,父親則是帶著溫柔又開朗的笑容伸長手臂拉扯大樹枝葉,讓原本停留在樹葉上的雨珠紛紛落下,滴滴答答的聲響是葉月和呼春傘面被雨水滴落的聲音; 兩個小女孩笑的好開心,大聲地用軟綿綿的童音偶有停頓的算數著,因為她們正在計算雨滴的數量 (笑)。鏡頭切換了另一個角度拍攝,是佐和和丈夫西森坐在冰冷的石凳上談論著離婚,西森雖然面有難色,但還是堅定的說出:「請讓我撫養女兒們。」佐和先是愣了一下後回過神說:「你不要再來找我們。」語畢,就轉身帶著小葉月和小呼春玩起捉迷藏遊戲。與其被烏雲纏繞遮蔽,佐和選了更實際的方式坦率的面對問題。小呼春曾經問過母親,為什麼明明工作是在賣彩券卻從沒有買過呢? 當時的佐和踏實的說:「買夢想不如買米」。母親佐和不同於一般女性的作法也教育在葉月及呼春身上,當嬸嬸一邊流著眼淚一邊裝可憐又一邊強硬措詞地說:「你們不要以為來這裡就可以爭奪財產。」時,呼春一改平常畏縮的個性,非常非常認真的告訴嬸嬸:「我們不是為了財產來的,是為了和父親好好的道別。」

 

有趣的是在《幫老爸拍張照》裡,真正串起家庭及親情的是父親外遇後的兒子『千尋』。千尋首次出場是來到車站接葉月和呼春兩位『未曾謀面』過的姐姐,在千尋的帶領下,三個人浩浩蕩蕩地前往祭拜會場,才讓觀眾驚呼:「天啊,這麼小的孩子居然走了這麼遠的路!」尤其在葉月和呼春將母親佐和準備的『早日康復』水果籃交到年幼的千尋手裡時,千尋根本是使勁吃奶的力氣扛著,連平常習慣使喚妹妹呼春的姐姐葉月都忍不住說:「不然我們輪流搬吧! 每五根電線竿就交換。」是千尋的微笑讓葉月及呼春暫時忘記了與父親間的生疏和隔閡,三個孩子用最原本坦率的心靈成為彼此的避風港了。

 

從《幫老爸拍張照》、《幸福湯屋》都是在呈現一個無論彼此有沒有血緣關係,都能夠發自內心與之產生羈絆的故事; 甚至是與其強烈定義母親這個角色,不如說是母親是具有魔法般可以直接影響兒女的想法和觀感。雖然葉月在白日酒店上班、呼春的學生生涯也是偶爾翹翹課到河邊打瞌睡,佐和倒也都很坦然地接受女兒們安排自己的生活方式; 也或許是這樣的個性使然,當佐和請葉月和呼春搭乘遙遠的電車到前夫西森的家鄉時,拿出特別買來的數位相機,央求女兒們為她拍攝最後一張照片,這也是《幫老爸拍張照》的緣由。

 

一直到今年度的《漫長的告別》之前,中野量太導演『講』出的故事都不在於血緣,而是在於家庭及成長,甚至連『幫女兒買新內衣』都是恭賀邁向人生另一段的紀念品。如果你正在對人生感覺到絕望或是沒有目標,無論是『幸福湯屋』或是『幫老爸拍張照』保證都是滿滿幸福正能量的補充; 希望中野量太導演可以繼續用溫暖的方向感動每一位觀眾❤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