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常秀導演 2019 韓語電影 2019_江邊旅館 江邊旅館

【江邊旅館 hotel by the river】2019✪腦粉影評✪冬日裡,喜鵲開始築巢了。

《江邊旅館》是洪常秀導演最近期的作品之一,同時間另一部為《草葉集》,於此,洪常秀導演的故事內容逐步提升,從男女之間的愛情慢慢昇華至『親情』或是『傷心不算是失敗』等階層,遠比早時期的電影鉅作更充滿另一種深度。有印象的話,大約是從二零一七年《獨自在夜晚的海邊》開始吧,主角們間的愛情開始慢慢進入悲傷,甚至會加入旁人的批判來突顯主角們正在或是已經結束的愛情是多麼不被朋友及家人所接受; 也差不多是這個時間點,媒體蜂湧而至地報導洪常秀導演與女演員金敏喜間的婚外情,當大家千夫所指的對這對情侶說三道四時,他們反而堅定的在影展紅毯上緊緊握住彼此的雙手。完全不負愛情導演的虛名,就算是此時此刻,希望他們也沒有對這段感情失望過…在《江邊旅館》裡,以一名老詩人在某一日醒來後,突然開始對自己的人生大徹大悟的同時,也與關係疏離的兒子們促膝長談一番; 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們無法對老詩人過往的路程指桑罵槐,也不想要將老詩人與洪常秀導演本人重疊。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獨立走過的歷程,選擇面對或是逃避或是視而不見或是自怨自艾,都怪不得別人; 只有自己才會明白,那時候掏心掏肺的看待一段愛情,是值得或不值得。

 

在漢江邊的一小棟旅館裡,住著一位老詩人和一名為了切斷婚外情的年輕女子,他們分別在一樓的咖啡館及臥房中與摰親相見,並敘述關於過去的種種。老詩人的年紀可能真的有點大了,有的時候說話會反反覆覆,大兒子結了婚也離了婚,但是沒有告訴老爸爸; 小兒子成為了一名導演,推出被歸類在藝術電影 (小眾電影) 的作品。在『愛情』這一面,老詩人可能與洪常秀導演的看法極為相似,他說著:「人要有愛情,即使愛過了,失敗了,也不能因為愧疚感和一個人生活一輩子。我愛過了,失敗也沒有關係。」他是如此拼了『老』命也要追隨著愛情,將與兒子母親的原始婚姻已經拋諸在腦後; 老詩人好像是為了『愛情』才活著的,他的詩詞散文裡擅長著對蒼穹的感知和逐漸流逝的溫度,他只好將這一份情懷寄予在小兒子身上。

 

與以往作品略有差距的是在《江邊旅館》中多數場景是以『喝咖啡』為主,反將過去必見的『喝酒』壓至最後一段,也就是將老詩人與兒子們把酒言歡(?!)後,還將一首未發表的新詩朗誦給姐妹聽,為的是讚揚她們的美貌。其中,則有一小段是未詳細說明,就突如其然的出現,然後再無聲無息地收尾,即為姐姐在半夢半醒間喜孜孜地告訴金敏喜『剛剛偷了一雙手套』; 這一安排別具心裁,電影從頭至尾都沒有出現過那雙手套,甚至我們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有偷手套的這個行為,可能只是姐姐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想法』。還有最後出現在加油站的年輕男子,我們也無從判斷他是屬於魔幻主義的虛構角色? 或是曾經是老詩人的青春? 而無論如何,洪常秀導演是真心直到了現在都還浪漫至死的男人,正如同老詩人對小兒子並秀說過的:「感知的蒼穹及生活的富足,是我希望你能夠兩者並行擁有的; 就算其中一項變得非常強大,而讓其他力量變的繁瑣,也不要嫌麻煩就放棄了。做為人而出生,就該學習著生活。」

 

雪在下

這抹色有了組織

人們無端地被它們操縱著

也有人不在其中

但身在其中之人卻無緣無故

這抹色不讓人離去

離去是它們的專屬

成為這抹色的一員

就不能隨興所欲的離去

在下雪的天

兩個女人帶著一個小男孩到來

雖是小男孩卻有著虎牙 且虎牙外露

但他也如此的美麗的

人們也漸漸明白虎牙男孩的珍貴

兩個母親想帶著男孩離開這裡

但即使時間流逝他們還是無法離開

她們想帶著孩子離開

但是孩子對周遭的人來說太有吸引力了

是這抹色想把孩子留在這裡

決定留住這萬人迷的男孩

兩個母親無法帶孩子離開

孩子便在這個地方陰暗的成長

長著長著便長大了

黝黑的臉和明亮的眼睛

不自信是否還殘留著兒時的痕跡

他的變化與樣子令人感到悲傷

這一抹色很殘忍

孩子在以這種樣子灌著油

像挖煤工人一樣灌著油

在一個孤獨又荒涼的地方

拿著加油槍獨自一人站著

雪在下

 

洪常秀導演作品還是該深得人心,而每一次,也都展現了對相信愛情的堅持; 希望如同老詩人說的,只要相愛過,就不算失敗。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