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所有其他語系電影 我們

【我們 Us】2019✪腦粉影評✪共享的靈魂,始之於我們

《逃出絕命鎮》導演再次聯手黑人演員挑戰好萊塢電影作品,喬登皮爾擅長的針對人性黑暗原貌為雛型,一次又一次接二連三的揭開隱藏起的面具,只為了向大家證明「並非人人完美」的假象。先不說《我們》的驚嚇程度有多少,但導演應該真心很愛「靈魂學說」這一類吧! 再者就是喬登皮爾先生真心很會運用時事加入電影劇情中,再偷偷的明嘲暗諷一下。如果要討論《我們》隱藏的各式彩蛋,可能會太過燒腦的超過一般領悟力,就先以簡單的部份聊聊吧~~

 

在預告裡站在車道上與自己長相一模一樣的一家人,關於為何而來、從何而來,其實是屬於較深層的階段。言簡意該來說可以分成兩大類看法: 第一種是,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另一個如我們影子一般的人,只是共享一個靈魂,看誰可以拿到主導權。而若是用這種方式來看,那《我們》就該是部恐怖電影,就像都市傳說裡只要遇見另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其中一個就必須死一樣; 第二種則是影子即表示我們主體的另一個黑暗面,說黑暗可能太刻板,客觀來說應該是另外一種個性,好比瑟拉在影中原生是一個彷彿全天下都對不起自己的臭臉青春期少女最佳代表,而她的影子安珀拉則是天生臉部表情只能維持一抹詭異的微笑。《我們》可以延續上述兩種觀點方式並行思考,也可以獨立進行,只是如果要自認聰明的話,應該會比較偏向第二主軸。

 

《我們》自前導預告起根本完全正中觀眾們的胃口,大家無一不期待電影上映。關於其中的劇情架構粗略的淺談,原本以為只是單純的鬼魅,其實有更深的意境,尤其那句「他們就是我們」已經一語道破故事主軸及走向,緊接著來的的確是「到底誰能夠活下來」的命運大對決。厲害的點在於,沒有所謂善惡誰必須得到勝利,單純只是誰能夠獲得掌控權,且非以一概全,而是各自「獨立」的成功或是失敗。

 

如果觀賞過導演前一部作品《逃出絕命鎮》就該心裡有個底,不到最後關頭你不會知道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又或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轉折,會不會只是引誘你走向另外一條道路的轉捩點?! 你知道我們也都有一個影子嗎? 如果你還沒遇見,不必開心的太早,也許你只是學會了「共生」的能力。

 

 

================分隔線下略略微雷,請斟酌服用==============

 

 

另外,就導演一貫「明嘲暗諷」的風格; 當阿蒂一家問影子說:「你們是誰?」,影子回答:「我們是美國。」時,就是在對美國政府最大的嘲笑。一方面可能隱喻著這是一項曾被允許的秘密行動,只是在失敗後就被棄之不顧,而他們不甘心被玩弄於股掌之中,所以決定來一次超級大反撲! 另一方面則是,美國人是在地球上各個國家中最具優越感族群之一,他們以身為美國人感到驕傲,所以換言之是「我們是一樣的」。而講到國家,就不能忽略的是種族; 繼《逃出絕命鎮》後相同以黑人為主角擔當,在《我們》裡也不遺餘力再次強調關於社會階級問題。其中最好的例子就是當蓋比和阿蒂帶著女兒瑟拉及兒子傑森去海灘遊樂園時,白人一家人對待蓋比一家的態度,還是可以感受到落差的,就算他們倆父親口口聲聲的說:「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也不會改變什麼; 接著是白人媽媽的影子對著鏡子抹上唇蜜的動作也是,當影子爭奪到控制權時,第一件做的事情是化妝打扮和換上漂亮的衣裳,這同樣也是一種更高層級的追求。可惜整件事情其實只是「取代」,而非誰才是正確的。

 

一九八六年時慈善活動Hands Across America共有約五百萬 (或是六百萬) 人參與,他們手牽手象徵為飢餓的人民發聲,是一場頗具規模的活動; 而影子阿蒂,則是藉由當年小女孩阿蒂走失時穿著的那件手牽手白T,而後發想出同樣是以紅色連衣褲為「影子」代表服飾,並且一樣手牽手橫跨各個草原、河川、山峰等表示一體的概念。影子們手中緊握的金屬剪刀,則是如同影子阿蒂所說,是第一次獲得的聖誕即禮物,是一個尖銳又冰冷的物品,就算是輕輕觸碰也會讓自己割的鮮血直流; 而這把金屬剪刀可以代表「切割」,也能說是「缺一不可」,綜合前段述說的兩種觀點,亦是不謀而合。影子拿著剪刀殺死主體後,就可以獨一無二地享受靈魂; 剪刀沒有辦法單只剩下一邊使用,因為它是兩片利刃重疊交叉後的物品。

 

遊樂園中那位一直拿著紙牌的男子:「耶利米書11章11節; 我必使災禍臨到他們,是他們不能逃脫。他們必向我哀求,我卻不聽。」白話文譯:「不是說神完全不理祂子民的祈禱。但當百姓請求撤銷所預言的災難時,神不同意除去他們的懲罰。神知道什麼對祂的子民最有利。所安排的管教是有益處的。雖然迫近的民族災難是無法避免的,神卻隨時樂意傾聽個人悔改的祈禱,一如既往地批准赦免個人罪孽的請求。」那麼,這一切是安排的管教? 對子民最有利的益處? 指的是否為物競天擇之後的適者生存? 如同活下來的阿蒂和傑森?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