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證人

【證人 Innocent Witness】2019✪腦粉影評✪ 藍色是可以被信任的

即使《證人》的電影預告已經將劇情近乎八九成都先讓大家知道了,真正進入戲院後才有機會發現,這是遠比想像中更需要耐心尋味細心品嘗的故事。在電影中帶入較令大眾陌生但卻應該被關注的議題,近幾年來完全是韓影的強項; 而且總適時地加入灑狗血不手軟的插曲,除了能更捉住觀眾的心之外,就是不會落下個「哎呀,太藝術了」的評價。淺顯易懂的是身為疑似兇手的辯護律師楊淳鎬 (#鄭雨盛 /飾)求得面面俱到的考量下,準備想辦法進一步接觸目擊證人林智友 (#金香起 /飾)的生活後,該如何靠近自閉症患者的內心深處? 或者更口語的說法是該如何成為他們的朋友? 如何和他們溝通? 希望你也能夠總結不是他們的世界太過奇怪,而是他們無法理解現實生活中為什麼要充滿謊言,也不能明白什麼是表裡不一,當然也不會知道虛偽為何成為生存法則。你必須和智友的媽媽一樣擁有耐心,才能夠學習著如何一步一步靠近和智友一樣個性的朋友; 雖然這個過程會讓人容易感受到挫折和不解,不過他們其實和一般人無異,甚至更真心,一旦對你產生了信任,將會是永遠不變的真誠。嚴格來說,比我們所謂的正常人好上百倍甚至千倍,只是當我們不願敞開心胸去了解和接納時,我們更常習慣指責那些我們無法融入的異己。坦白說,當你偶爾有空閒來反思這樣的人生時,難道不會有一絲絲的感歎人性可悲之處嗎?!

 

《證人》能夠討論的議題太多了,簡單的是在現實與夢想之間,當然也包括了我們是不是為了更順遂而選擇同流合污? 其中也會有選擇走在自己善良之路上的人,那對方是堅持己見,還是自命不凡? 摒除成見,接納彼此,算不算是某種程度上的妥協? 或是真的只是坦然接受? 大家認為楊淳鎬律師在利用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質問智友這是開心還是哭泣的方式,會不會太過殘忍? 如果你認為太殘忍,那肯定會為最後楊淳鎬不顧一切地幫助自閉辯白的收尾感到欽佩。然而,這份工作其實是楊淳鎬律師選擇的義務,即使他義正嚴詞的儘管挑對委託人有益處的方式說明,他又真的有錯嗎? 如果你會因為當他又選擇回自己原本的跑道而感動之際,是不是嚴苛的指責了他融入現實的選項? 其實我們誰也沒有權利要求誰必須按照誰的遊戲規則往下走,不需要委屈著辯解,因為都很多餘。我們可以為了他對於辜負了智友的信任,所以道歉而感動; 會因為犯人坦誠罪過,而感到勇氣可嘉? 但,不都是為了一己私念的想法嗎?

 

小時候大人常常說:「當你一根指頭(食指)指向別人時,還有其餘四隻指頭是指著自己。」; 所以與其去檢視律師的做法或是旁人的觀點,真正該花時間的是自己。我們可以從不了解轉化成諒解,可以從困惑之中學習,每個人都明白人生已經很複雜又辛苦,放過別人也是鬆開自己。靜下心思考一下,社交障礙也許在你學生時期發生的話,你會因為使同儕排擠感到難過; 但當在出了社會已經三十好幾之後的話,何嘗不是一份禮物? 因為缺少的,所以你必須讓自己從別人身上吸取經驗且學習; 當你擁有較高的能力時,過半的人已經不會去在意旁人的觀感,因為你已經準備好隨時都在軌道上準備啓航,不是嗎? 你可以不了解,但不該隨意批評,所以其實重點在於的是將心比心,而非誰對誰錯。提醒你,愈想爬到高處在眾人之上,你會跌的越深越讓眾人唾棄。

 

畢竟,欺凌弱小是弱者的天性,因為似乎只有利用這種方式,才是唯一能證明自己不是最弱勢的一樣; 可惜的是這類型的問題,只要是群聚動物都會發生,防不勝防。當你告訴自己要秉持著善良時,旁人的流言誹語肯定會說的天花亂墜讓人不勝其擾; 閉上眼睛關上耳朵仔細想想自己的心,不去傷害別人的同時也不要讓自己受傷了。大家都會活在一個自己覺得最安全感受最舒坦的世界,你可以不和別人分享,可也別先入為主的批判別人。Hi 歡迎來到現實世界~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