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所有其他語系電影 靈魂生死線

【靈魂生死線 ANIMAS】2019✪腦粉影評✪生病的玫瑰

【Hey親愛的你(妳),我們相識在五歲那年的夜晚,妳開心的模樣我都還記得,那天妳說妳可以幫我修好我最喜愛的玩具,就是從那一刻起,我知道我們會是永遠的形影不離。我永遠記得你眼中擔心害怕恐懼的模樣,是我教會你在緊張時默數心跳,它會因為你開始數數,就趨於平緩,不再恐慌; 從此,我成為你的一部份,我們朝夕相處,知你莫若我; 唯有我能撫平你眉心的皺摺,誰也沒有辦法取代我、取代你、取代彼此。】《靈魂生死線》開始在一處住屋的樓梯上,因為父親怒吼而害怕到發抖的小男孩,瑟瑟地躲在這裡; 緊接著一位笑得燦爛的小女孩走過來坐在身旁,她稚嫩的用童言童語的語氣說著:「你知道我害怕時會做什麼嗎? 我會開始數我的心跳,一下、二下、三下、四、五…」。小男孩原本冷冰的手因為小女孩握住而開始逐漸溫暖起來,就在窗外黑到不能更黑的深夜裡,他們第一次見面,然後一起渡過了未來將近十五年的日子。「我是艾莉克斯,我可以幫你修好你的陀螺嗎? 我保證我會修好它。」這句話,才是永恆不變的誓言。

 

每當我們看見亞伯拉罕時,總可以一併看見艾莉克斯跟隨在側,她並不是個性好相處或是善解人意,而是每當亞伯拉罕進入一個悲傷致極或是手足無措的慌亂時,艾莉克斯總會剛好出現,適時地安撫亞伯拉罕的情緒。在與亞伯拉罕相處之外的時間,艾莉克斯的家裡彷彿都是靜悄悄的,只是從某一日開始,艾莉克斯總會看見一個黑影,無時無刻的突如其來的靠近自己。比起亞伯拉罕近乎膽怯的個性,艾莉克斯反而激進的容易讓自己陷入瘋狂的氛圍; 她可能會在一個人的浴廁間,拿起刮鬍刀片,看著鏡中閃閃發亮的鋒刃,一邊咬緊下唇皺著眉頭,卻又果斷的割劃在內衣掀起處的下肋附近; 一道道的傷疤像是見證了艾莉克斯的心情,只有看見在刀片割下後,從傷口湧出的鮮紅色血液和享受著椎心刺骨的痛,才可以讓艾莉克斯感覺自己依舊存在著。即使整個世界都不能理解亞伯拉罕和艾莉克斯之間的友情也不要緊,他們已經習慣與所有人背道而馳; 因為只有艾莉克斯可以了解亞伯拉罕父親那難以捉摸的脾氣; 只有艾莉克斯會明白,亞伯拉罕母親總是空洞著眼神盯著時鐘走的每一分鐘來持續生活步調。外人總像是霧裡看花,白茫茫的一片,即使水氣散去,依舊事不關己的冷眼看待這一屋子內發生的任何事情。

 

在畢業舞會上認識的安琪,是亞伯拉罕人生中的一大轉捩點; 她知道著艾莉克斯的存在,但仍和亞伯拉罕成為朋友。只是這個時候的艾莉克斯對亞伯來說已經是個累贅了; 除了安琪以外,所有的人都不能理解亞伯的行為,心理治療師是唯一的出路,而這段治療的日子已持續長達一年。艾莉克斯仍是亞伯最好的朋友,沒有被改變。艾莉克斯的脫序行為愈發不能控制,她將所有問題來源的矛頭指向安琪; 她自殘的次數越來越多、間隔的時間越來越短、噩夢的時間越來越多,總是讓自己走進一間沒有人的屋子,只有一扇扇開不盡的門和一面面的玻璃鏡,被包圍的壓力感讓艾莉克斯喘不過氣,可無論她嘗試多少次說給亞伯聽,都是徒勞無功。一直到她發現了「生病的玫瑰」這本書,才發現一個自始至終都存在的秘密。

 

解離性人格的案例多發生在幼童時期,當孩子在面對無法解釋、無法抗拒的情況時,因為沒有辦法因時制宜的回覆,所以會產生另一種個性的人格來面臨這些突發狀況。沒有特別強調一個主人格可能產生多少另外的人格,且產生的多重人格亦會有不同的家庭環境、生活背景、年紀、性別等都不一定會與主格相同; 分裂出來的人格一般具有保護主人格的意識,或是幫助主人格逃離面臨的困難,例如家庭暴力、同儕問題…等等都有可能。分裂的人格也會有自己的人生,當多重人格出現時,主人格會呈現一種類似放空的狀態,進而安慰自己「這不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感覺。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