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日語電影 三角草的春天

【三角草的春天 Liverleaf】2019✪腦粉影評✪大家一起來互相傷害啊。

其實當下真的很想問問導演:「血包可以這樣浪費嗎?!」但事後想想,這大抵是最能表達出女主角春花當下內心的忿恨和毫不猶豫的舉刀,即使對方的鮮血再也止不住,都彌補不了心中的缺口,因為已經很深很深; 深到就算對方的屍體直接斷成兩半,都不足以形容。《三角草的春天》敘述的故事非常簡單,簡單的就像是每一日每一間學校每一個班級每一位同學,都會經歷過的事情一樣; 最刺痛我們心的是,有多少次我們也像是那些日那些間那些班級的那些同學們的同學一樣,都是冷眼旁觀的置身事外。我們稱不上兇手,可也是共犯,我們看著一具具千瘡百孔血肉模糊的屍體,卻選擇幫助兇手挖洞掩埋和製造不在場證明; 摸著自己的心想想,其實我們和加害者又有什麼分別呢?《三角草的春天》經由一個最白皙弱小又美麗的女孩子,在一連串不間斷的被霸凌的學校生活後,該如何茁壯? 原本一開始的膽怯心態,就是一昧地忍耐,「反正只要再二個月就畢業了。」不僅自己說服自己,連父母親都這樣的百般告誡; 所以忍下來才是唯一的出路嗎? 可惜的是,加害者永遠不會感受到被害者一退再退的委屈,他們眼中只看見被害者的身軀還有哪一處是沒有傷口、沒有見血的。或是說,這個世界上,只有看見流著血的才是傷口嗎?

 

野咲春花 (#山田杏奈 /飾) 因為身為教師的父親職務調動,所以從東京來到這個偏遠的鄉鎮國中就讀; 這是一所即將被廢除的校舍,整個畢業班學生加起來才二十個左右,他們都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鄰居、朋友兼同學,早已經自成一隊的小團體,又該怎麼融入這位外來的轉學生?! 唯一與春花較好的同樣也是轉學生相場 (#清水尋也 /飾),外表俊秀的他成為少女小圈圈頭頭妙子 (#大谷凜香 /飾)八卦的對象。《三角草的春天》佈達了一個完整的故事情節,從春花如何一次一次地被霸凌,甚至包含在同間學校擔任教師的父親,也曾數度被學生從背後推下樓梯; 一直到劇情高潮時,因為霸凌者們的起哄,所以「不小心」放火燒了春花家,但不只是房屋毀了,連父親和母親都因為這場火而逝世。就連一直感情非常要好的妹妹祥子,也因為這場無情的災難,全身重度燒傷; 瘦小的身體被白色紗布和繃帶纏繞的滿滿的,一句話也無法說出,甚至還沒有清醒過來。在這一認突如其來的噩耗後,春花要怎麼面對發生的一切? 原本以為再二個月就可以結束的悲劇,就像是那一晚的大火般,開始無邊無際的綿延燃燒起來。

 

劇情導向不只一次將事發矛頭指向「從東京來」,我們可以更進一步的推測,是因為在這小鄉鎮裡的年輕人們,因為對大都市東京抱持著執著的夢想,所以與其說是厭惡,不如說是「羨慕」; 他們羨慕從東京來到這所國中的春花一家,因為和從小就在這裡出生和成長的他們,好像高了一截,因為「東京」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很遙遠很遙遠且必須成人之後才可以到達的地方。《三角草的春天》在快片尾時,揭露了一個非常有趣的伏筆; 讓大家淺顯易懂的明白,每個人都有可能各懷鬼胎的接近著; 小至一個學校的同儕圈,大至一個鄉鎮、一個城市、一個國家、一個社會,也在大家絞盡腦汁思索著自己有沒有過成為共犯的旁觀經驗時,春花的爺爺又用了另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解析新的視野,而這也再一次推翻「旁觀者立場」的認知。三角草在撐過嚴冬後從雪地掙脫而出綻放,那麼春花呢?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