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55 日語電影 金馬相關 斬、(金馬影展) 斬、

日本‧暴力‧美學【斬、 Killing】✪腦粉影評✪2018

日本鬼才塚本晉也導演在這次的《斬》中帶出日本最原始的藝術美學; 結合暴力和人性的衝突及迷惘。透過都築杢之進對成為武士的嚮往,及小優在農業的階級制度下無法突破的情素滋長,原來希冀能夠終成眷屬,才是最遙不可及的夢想。一個人在面對什麼樣子的困境,會選擇讓刀出鞘? 既使劍術練習的再完美、或是一心一意憧憬著為國家效力,都不足以讓人可以置旁人的生死於度外。或許在對比塚本晉也導演過去的作品之下,《斬》不能算是最瘋狂的想像呈現; 但我們都能在都築最後的目光中,感受到與他原本自己的內心,已經是截然不同的。《斬》這件事情,看似容易或是做好萬全準備,可實質上,一個普通人是沒有辦法在因緣際會、突如其然的情形下,活生生且血淋淋的讓另一個人致命。【不會有人明白我內心的徬徨,在我日夜勤練劍術下; 堅定的目光和不曾動搖的心,應該是順著血液,流竄我的全身。如是天將大任,盡一己之力的維持著和平的現狀; 我們都應該已經過了最動盪不安的情緒,所有人為這個世代的辛苦,都該告一段落了。即使時勢造英雄,我甚至不能夠確認有沒有成為英雄的資格; 或者說,我本來以為我可以,但沒有考慮到的是還尚未泯滅的善良人性還保存在內心裡。如果不是那次眼睜睜看著中意的女人受欺凌,也許我會一直自怨自哀的認為是時勢沒有造就英雄的我。】

 

在江戶時代末期,日本已經擁有了二百五十年和平的時光; 許多貧窮的武士成為了浪人,足跡踏遍各個鄉鎮,有的靠協助務農換取飽餐一頓,淡淡的過著日子。都築杢之進 (#池松壯亮 /飾) 即為這個時代最好的例子,他擅於劍術,認為自己委身於這個小村落靠勞力換取食物; 同時也傳授劍術予農家子弟市助 (#前田隆成 /飾)。姐姐小優 (#蒼井優 /飾) 雖然總是冷眼看著都築和市助兩人以木劍練習的過程; 可當看著兩個男人義無反顧的欲追隨澤村的腳步前往中央參與保衛國家的效命任務時,依舊無法將兒女私情屏除在一旁的懷抱「活著」的希望。

 

在《斬》中,都築內歛豐沛的情感,無法表達於外在,深沉的壓抑住澎湃,就好比將手指小心翼翼的伸出於竹籬縫外,又或像是都築總站在竹籬的一邊激動的自我慰藉; 種種都是無法萌芽的情緒張力,充滿在所有觀影者的內心。就導演塚本晉也的說法是現在環境充斥著暴力解決的方式,可當一個人真正在面對拿起刀「斬」下去的過程時,真的一點一滴都絲毫沒有糾結或後顧嗎? 而《斬》這部電影則是以此為主軸,利用都築的身份和原本自我期許的角度在面對環境的變化時,內心的猶豫及無法一刀兩斷的執念。《斬》算是久違的極致日本暴力美學電影,血腥及羶色為後期日本電影的小清新呈現另一風範。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